赵长河洛七乱世书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第一章 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梦 (第1/3页)

  大学课堂上,教授正兴致勃发地讲五代十国。

  一阵鼾声突兀传来,教授住了口,面无表情地看向声音来处。

  同学们也憋着笑意转头看去,最后排角落的位子上,一个高大青年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又是他。

  ”

  “赵长河最近什么情况啊,明明一个元气满满的运动健将啊?最近这是天天会所嫩模呢还是都在夜读春秋?”

  有舍友恹恹地回答:“没有,他最近天天做噩梦,半夜三更满头大汗地惊醒,有时候还会喊叫,把我们都吵得不行。

  ”

  “这是什么,鬼上身?”

  同学们的议论听在教授耳内,教授摇了摇头,倒也没把人喊醒,平静地敲敲讲台:“继续。

  ”

  赵长河哪知道现在已经进化到不仅夜里做噩梦,连在课堂上趴着打个盹都要做噩梦的程度了……

  课堂上的嘈杂迷迷糊糊缭绕在耳边,化为梦中的混乱声响,脚步声、喊杀声、怒骂声、惨叫声,以及金铁交鸣的兵刃交击声,混成一片。

  环境很快从模糊变得清晰,赵长河知道自己再度进入了这些天不停重复着的梦。

  每一次都是相同的古装武侠剧,在不同的场景里,不变的浴血厮杀。

  手中已经能感受到熟悉的重量,那是一把厚重的阔刀,长约一米五,宽过十公分,赵长河必须两手一起握着长长的刀柄,因为单手根本挥不起这么重的玩意,即使双手也很艰难。

  第一次梦里没有它,赤手空拳被人追着砍,慌不择路在附近的尸体边上随手抓的,从此每次梦里就固定成了它。

  赵长河不确定现实中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刀,感觉太重了无法续航,应该不是常规武器,但它至少在低端混战之中特别好用,只要你挥得动。

  “嗖!”锐器破空的声音从侧方袭来,赵长河爆喝一声,腰身一扭,借着腰力带动手中的重刀,横扫而去。

  刀动,风起!

  袭击者吓出一身冷汗,下意识把手中的长剑勉强一架。

  “锵”地一声,长剑断折,脑袋飞起,只留一具无头的尸体别扭地握着一柄断剑,脖颈汩汩地冒着鲜血。

  摧枯拉朽!

  “这就对了,什么长剑匕首也想振阔刀?闹呢……”

  无头尸身喷洒着血雾,血腥的场面极为惊悚,赵长河却已经没有初次见到时的不适,都有心思吐槽了。

  身后骤然传来若有若无的锐风,赵长河瞬间绷紧了肌肤,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有锐器偷袭!

  他下意识一个扭身,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从右侧方擦过。

  香风拂过,匕首击空的刹那,一道如鬼似魅身形已经到了左边。

  如果说这重刀有什么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动作太迟钝了。

  赵长河试图拖刀回旋,已经慢了一拍。

  匕首轻巧地划过咽喉,刻骨的剧痛传来,梦境崩碎。

  最后的影像是一道纤细曼妙的身躯,正在轻笑着远去。

  赵长河大怒:“又是你这妖女,老子早晚有一天弄死你!”

  话刚出口才醒悟,喉咙都被噶了,怎么还能这么中气十足?

  赵长河睁开了眼睛,前方是鸦雀无声的课堂,从教授到同学一个个目光诡异地看着他。

  教授面无表情:“和妖女怎么弄的,展开细说?”

  赵长河:“……”

  惨烈的社死,比割喉还痛。

  教授摊牌:“我忍你很久了,到门口站着清醒清醒。

  ”

  赵长河默默地离开教室,哪肯老老实实罚站,直接走人了。

  他从不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何况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对。

  一天天的身处血腥战场,精神压力有如实质,睡觉睡得比白天还累,再这么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