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玩个游戏,怎么成仙了_第369章 新游,兽与天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69章 新游,兽与天齐! (第1/3页)

  霞举飞升。

  放在眼下的修仙界,那绝对是炸裂的。

  飞升,指的并不只是飞离修仙界,更多指的是与天同寿,从而踏足更高生命境界。

  在修仙界,这么些年来,也不是没有修仙者飞升过。

  可若是谈得上霞举飞升的,那真就是屈指可数了。

  霞举飞升,意味着与天地规则融为一体,被世间认可,被天道承认,连雷劫都不会出现。

  正常修仙者经过九死一生,登仙破镜之时,都会降下无与伦比的天道神雷,一方面是修士过强,一举一动已经足以影响到天地运转,那么就必然会世间秩序,那么自会有雷劫降下,对此做出惩戒与考验。

  换句话说便是,这世间不允许有这么强的人存在。

  而霞举飞升,霞乃是天地赐下的霞光。

  霞光乃万物意志凝聚,宛若受封的正神一样,是受到天道认可的象征。

  意味着不仅大道圆满,还身怀天大的气运与功德。

  是无数修仙者最高的追求。

  飞升者本就是罕见,能聚霞飞升者,更是万中无一。

  而此刻,也不知隔了多少年,再度出现这一幕。

  东荒。

  举霞异象,九洲共现。

  东荒的修仙者望着这一幕,一时间呆住了。

  如今这世道,大乘登仙者都未曾有过,更遑论霞举飞升的修士了。

  若说大道能悟,仙途可期盼,那这举霞异象便是真正万载难遇。

  “月剑仙,霞举飞升了?”

  众多天鬼门弟子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撼的同时又为师尊感到默哀。

  自家师尊还能有这样的红颜知己?

  简直不可置信啊!

  “传闻霞举飞升者,必对天地有大恩,乃天道认可…”

  “据说当年剑仙门的初代剑仙,飞升之际,便是霞举飞升…”

  “此番这位月剑仙能霞举飞升…怕也是覆灭这番修仙界的大劫大灾,有功德相伴,加之已经悟道圆满,又能吸收天地功德,自然一跃仙门,飞升成仙。”

  见识多光的冷无情感叹道,“剑仙门之事我早已听闻,这幽厄之灾侵袭九洲,如今剑仙门又只是孤身一人,这位月剑仙作为如今剑仙门唯一的传人,能一剑屠灭九洲幽域,还得寰宇清宁确实是一番天大的功德…”

  众人默默点头。

  都是修仙界的高阶修士,自然对此早有所料。

  毕竟敢孤身一人,深入幽域斩杀那等潜伏其中的幽厄可怖,还不止一次,这般实力和魄力,也难怪能成仙。

  “我怎么感觉不太对…”一旁的周凰儿忽然道,“霞举飞升者,按理说与自身相关之物,便如那鸡犬升天一样,都会随之改变。成为独一无二的仙宝。”

  “可为何,这位月剑仙此刻飞升之际,她来时带的那把神剑,却脱离她离开了?她又没有天劫要度,也不需要任何法宝来抵御,这种时机,是不是有点奇怪?”

  众人有些意外的看向周凰儿。

  谁这时候关注这个?

  注意力不全都在飞升者身上么?

  但此刻经过周凰儿这么一提,反倒是让众人也感觉奇怪。

  这确实也是。

  能跟随月剑仙一起深入幽域,共同作战的神剑,那自然如本命法宝一样,绝不可能轻易离开。

  尤其是还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不应该共同随之飞升么?

  这时候怎会直接脱离,远离而去。

  望着那渐渐升入天际的月剑仙,许多东荒围观的元婴修士不太能理解这一步。

  毕竟,光是飞升就已经很难让他们理解了,或者说,差距太遥远了,已经无法正常理解了。

  “周师妹,你一天没事儿怎么关注这个?”萧火笑道,“此番大劫已闭,又能见到这霞举飞升一幕奇景,自然该当庆贺才是…”

  “不知道…”周凰儿摇摇头,“我就是感觉奇怪,而起那把剑,我看着和之前月剑仙留给师尊的那把秋月神剑有几分相似。”

  “那估计是师尊去了剑仙门,把那把剑还给了月剑仙吧…”

  “如果师尊在此,看到这一幕,应该也会高兴的…”

  “至于这把剑…”

  众人对此也无法做出解释。

  周凰儿看向一旁正在发呆的沈青婵问道:

  “沈女侠,你是月剑仙的徒弟,你可知晓一二?那把剑,你熟悉么?”

  此话唤醒了正在发呆的沈青婵,她动了动嘴唇:

  “不知道…”

  “沈女侠…”周凰儿微微皱眉,看了沈青婵一眼,“你怎么感觉好像有些不太对?”

  此刻的沈青婵脸色苍白,额头微微冒着冷汗,浑身也有些颤抖,哪怕是刚才与那些幽寰奇兽作战,也没有让她露出眼前这种看着有些‘失力’的状态。

  这显然有些不对劲。

  师尊飞升,作为徒弟的,不应该高兴么?

  “没…我也不太清楚…”沈青婵低下眉宇,似乎也无法表述此时内心的感觉。

  她露出一丝微笑,想要勉强装作高兴的样子,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受伤了?

  周凰儿神识探察了一下,并未发现任何意外。

  而且,作为此次支援镇压幽域的助力,这位沈女侠的实力和修为也正是踏入了一个他们东荒修士也看不懂的地步。

  就算他们受伤了,这位小剑仙从头到尾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势。

  奇怪…

  “那把剑,为什么会离开呢?”周凰儿嘀咕一声。

  她只是感觉心中忽然空了那么一下,有点怪怪的,才注意到了。

  心脏一跳。

  ‘该不会和师尊有关系吧?’她心中一想。

  难道这把剑是师尊打造的?

  可师尊的炼器水平,都没有自己高。如何能打造出这么一把锋芒内敛,却又蕴含无边伟力的神剑?

  想不通。

  连月剑仙的徒弟都不清楚,就更无人想得明白了。

  就在这时。

  远处,一道婉柔中却又透着几分威严的女声从后方缓缓响起:

  “那是因为,若此剑不离开,她便飞不了升…”

  这声音陌生,绝非东荒的高阶修士。

  也更不是那前来支援的廓宇军。

  众人立刻转头看去,便看到了一名素衣的女子,腾云驾辇而来。

  虽这名女子衣着简单,那素衣也只是用淡金色的纹理勾勒出了简单的山川日月景象,看上去十分寻常,却好似仪态万千,清眉吐露间,却是仪态万千。

  他们的几乎是下意识,他们便屏住呼吸,好似生怕大声了一点就会有些不敬。

  那原本肃穆在一旁的廓宇军,纷纷稽首而拜,却被女子一扶手凭空而卸:

  “无需多礼。”

  众人见此,心中咯噔一下,瞬间明了。

  沈青婵见状连忙整了一下神态,低声道:

  “您怎么来了…”

  “自然是来见见此番奇景的。”女子望着远处,淡声道。

  众人默然,心中大致是猜出了来人的身份,却莫名有几分畏于对方身上那股独特的气势。

  这种气势,他们不是没见过。

  尤其是周凰儿,她可熟了。

  所以,她第一个开口道:

  “道友为何这么说?”

  她知道,这女子应该就是星启的那位女皇了。

  可她又不怕,作为东荒修士,也不是星启的臣子,称呼一声道友不过分吧?

  女子倒也不介意,只是看着远处那远遁的剑光,缓缓道:

  “幽域乃一界,其中幽寰奇兽于幽域中不死不灭,是因为这些奇兽吸收了天地还未诞生之前的混沌之气而成。这清浊相互交杂的混沌之气足以让任何生命发生改变,使其不死不灭,并慢慢衍生隔离成了一方幽界,诞生了这些奇物。”

  “其中吸收最多的混沌之气的,便成了幽域的王。它们形态万变,能掌控众多幽寰奇兽。自身更是汇聚了大量的混沌之气。同时作为幽界生物,在混沌之气的驱使下,自然想要更广阔的天地…”

  “一旦侵入此地,便如扎入骨髓的一根利刃,天地自然不舒坦。可此物生怀混沌之气,不受天地规则束缚,便是天道也束手无措…”

  她声音平淡,“若能解决这根刺,自是一番大功德。只是,一旦动手,若是那些幽寰奇兽还好。可若是那些幽域的王,便会被感染混沌之气,若是直接斩杀那些幽域的王,虽看似一劳永逸,可那混沌之气未消除,只会涌入后者体内。”

  “那么,对于修士而言,便会被这混沌之气改造,消逝消逝…”

  “她一人一剑,斩了幽域十王,此番功德大不可量…”

  说到这,女子顿了顿,“但同样也吸收了幽域十王身死而涌出的混沌之气,按理说飞升之际,便也是身亡之时。”

  听到这里,众人隐约已经听個明白了。

  “道友的意思是……”周凰儿恍然道。

  “那把剑,在斩了最后一位幽域十王,不出意外,应该是趁此机会直接吸收了这位洛剑首体内的全部混沌之气。”女子淡声道,“然后远离此地…”

  “算是,相助对方飞升成仙。”

  众人瞬息凝神。

  “神剑有灵啊…”周凰儿长叹一声,“难怪最后这把剑没有跟着月剑仙一起飞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有没有可能是月剑仙自个儿把那混沌之气排出到神剑中的?”有修士疑惑道。

  “你怎么能这么想?”周凰儿有些无语,“这个级别的法宝,有灵性那是正常的,如果是被强行排出,那肯定不是这样离开,而是和月剑仙打起来了。”

  “额…好像也是…”

  “那这把剑…”一旁的沈青婵沉默片刻,看向女子,“最后会怎样?”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