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在恋综摆烂划水,爆红全靠一张嘴_第19章 那马,一脚把他的头踢飞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9章 那马,一脚把他的头踢飞了 (第1/3页)

  “咦——”周时远呲牙咧嘴,一脸嫌弃:“他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吗?好恶心。”

  “不是霸道总裁,但霸道不讲理。”

  时念捏起纸巾擦了下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嚎得撕心裂肺:

  “可恶,退不掉啊,根本退不掉!”

  江晚乔被她惊人的演技吓懵了,半晌,小心翼翼地问:

  “所以你现在还是那渣男的未婚妻?”

  时念吸了吸鼻子,摇头:“不是了,就在我决定录制爱谈的前一天,他意外离世了。”

  “死了?”周时远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时念点头,“嗯,被马踢死的。

  那马,一脚把他的头踢飞了,飞到三米开外的水泥地上,脑浆都摔出来了,好家伙,可惨可惨了!”

  江晚乔想象了一下头身分离、脑浆横流的画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但这个时候了,她还不忘安慰时念:“乖乖别哭,都过去了,熬过了苦难,以后大把的好日子等着我们呢!”

  “嗯,不哭,也不难过!”

  时念擦擦脸,握起拳头,认真地说道:

  “我时念这一辈子,虽然没大红大紫过,但好歹绿到发光过,值了!”

  “砰!”

  客厅响起一道尖锐的拍桌声。

  众人惊诧,纷纷扭头看向制造噪音的陆佑川。

  此刻他正恨恨地瞪着时念,表情凶狠,胸膛剧烈起伏着,好像一只暴怒的美洲狮,要扑上前把人撕吃了。

  离他最近的纪遇啜了口凉茶,淡然出声:

  “陆先生看起来好像很生气,怎么,和时念一样被人绿过?还是说……你也当过脚踏两只船的渣男,害怕被马踢死?”

  愤怒的情绪散去,陆佑川也有些后悔刚才过于冲动的行为。

  他和时念的婚约只有陆时两家的人知道,并没有对外公布,只要当事人不说,别人就永远不会知道那个脚踏两只船的渣男是他。

  不对,他什么时候脚踏两只船了?

  他和徐笙是搭档,在恋爱节目里关心一下自己的搭档哪里过分了?

  思及此,陆佑川心里对时念的厌恶又加重了一层,小心眼的女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