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烽烟记_第十八章 金銮殿唇枪舌剑 大名府持节出塞 (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金銮殿唇枪舌剑 大名府持节出塞 (二) (第1/3页)

  朝罢,赵光义独自回了后宫。

  富贵莫过帝王家,宫闱内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无处不是典雅气派,满目尽观天家风流。昨日一宵风雪,更为宫中平添了多少寒酥碎玉,多少琼花六出。

  然而,他此刻无心观赏美景,只微微垂首,茕茕漫步于回廊之下。他伴着萧瑟肃杀的北风走了许久,似是无意间驻步在坤宁宫前,又似本就欲往此处。

  坤宁宫的侍女们见官家来了,连忙分立两厢,躬身施礼。随即,一位宫女就要进去,禀告皇后。赵光义摆手止住了她,双眸透过微启的窗子望向室内,嘴角不经意泛起笑容。

  只见,符皇后正端坐在桌案后,时而持笔书写,时而若有所思。她今年已不算年轻,眼角略带皱纹,鬓边也微生白发,但那双澄澈如水的凤目,偶得良策的笑靥,一如当年那般动人。哪怕只着一件上了年头的素色绵衣,也丝毫掩盖不住她高贵的气质,仪态的雍容。

  自从三十年前娶符馨嬅过门的那天起,赵光义似乎每次见她时,她总是在为自己操劳。无论大事还是小情,只要有她在,赵光义总能倍感安心。

  “吱呀”赵光义轻轻推开房门,轻轻的走了进去,又轻轻的慢掩门扉。他的动作十分轻柔,似乎唯恐声音大了,扰了皇后思绪。

  但皇后还是察觉了,她疑惑的抬起头,见来人是赵光义也露出了笑意,“官家来了,怎么轻手轻脚的,知道的道是来了条真龙,不知道的只当来了只狸奴呢。”

  赵光义莞尔,道:“朕不是怕扰了你的思绪吗?”

  符馨嬅笑着摇摇头,起身扶赵光义坐了,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片刻,就察觉他怀有心事。碍于礼法,符馨嬅没有急于点破,只望着他笑而不语,直到赵光义发出一声悠悠的叹息,这才开口道:“官家,朝中可是有了难解之事?”

  “朕这些年凡事都不瞒你,与你说说倒也无妨。”赵光义思忖片刻,便把赵德芳如何保本,云子霄如何舌辩从头至尾讲了一遍,临了他叹道:“唉,想当年云逸墨辅佐慕容燕云与大宋为敌,朕那时虽为晋王,却无时不刻都希望云逸墨能弃暗投明,助朕成就大事。可惜,云逸墨不识时务,终致灭亡。如今其子不计旧事投奔大宋,朕本该倍感欣喜,可每每念及他父亲惨死,朕便放不下心啊!”

  听罢,符馨嬅思虑片刻,轻起朱唇道:“官家,臣妾倒有个拙见,只是不知是否妥当,还望官家思之。”

  “哦,不知馨嬅又有何高见?”

  “官家,臣妾认为不如派云子霄去大名府。诚如曹枢密所言,如今河北战事吃紧,如云子霄真心辅佐官家,此去他定可立下功勋,日后也好封作高官,入朝为官家分忧。如他意图不轨,也可借契丹之手除去此人,免让官家担上失察之名,不知官家以为如何?”

  赵光义抚掌,道,“哈哈,馨嬅此言正和朕意,明日朕就派他去河北。但愿他是真心辅佐寡人,否则他绝难活着离开大名!”

  符馨嬅眉头却微蹙,道:“官家,臣妾认为云子霄毕竟年轻,除了德芳那边,他在朝中又毫无背景,如官家时时留心,处处在意,想必他掀不起什么大浪。可德芳以往从不过问朝政,如今贸然保奏亲信入朝,其中会不会有什么意图,还望官家三思。”

  赵光义点头,道:“馨嬅所言不错,德芳如此举动朕也觉得奇怪。不过德芳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他有多放浪胡闹,咱们心中比谁都清楚,像他这样的人即便对皇位有所觊觎,那也是隔靴搔痒,难动根本。”

  不知为何,符馨嬅总有隐隐的担忧,却又无凭无据说不出口。赵光义不以为意,道:“好了,别整日操劳了,陪朕出去走走。你不是最爱雪吗,朕和你一道在宫中赏雪。”

  符馨嬅还没回过神,赵光义却已拉住她的手,牵着她缓步出了坤宁宫。

  次日,天明。

  赵光义上朝先处理了一些要事,便命人宣云子霄上殿。晨曦中,云子霄从殿外缓步而入,朝阳映照在他清冷、俊雅的面容上,仿佛仙人翩然而至。他举止间比昨日愈发从容,似乎他已料定,赵光义不仅不会下旨将自己处死,还会被委任要职。

  云子霄走到金阙之下,深施一礼,“在下云子霄,参见陛下!”

  赵光义望着他,颇具深意的笑了,“云少侠,昨日你曾对朕讲,伱文能治国,武可安邦。不知可有胆量前往河北,为朕戍守边关,抵抗辽军呀?”

  云子霄自信的道:“有何不敢!”

  赵光义一笑,“如此甚好!”又对文官之首薛居正道:“薛卿家,就由你来代朕拟旨。”

  薛居正一躬身,道:“承蒙官家信任,臣这就去办!”

  赵光义又对兵部尚书李涛道:“李卿家,边关将士劳苦,朕有意派人前去犒军,钱粮已筹备完毕,昨日皇后也写好家书,不如你派人前往犒军吧。”

  李涛忙躬身道:“是,末将遵旨!”

  赵光义见一切事情安排妥当,朝众人摆了摆手,随后独自返回后宫去了。赵光义刚一离开,赵德芳长舒一口气,“表兄,方才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