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烽烟记_第十七章 金銮殿唇枪舌剑 大名府持节出塞 (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金銮殿唇枪舌剑 大名府持节出塞 (一) (第2/3页)

首王继恩从后宫转进大殿,高声喊道:“万岁驾到!”他的话音未落,赵光义便已缓步而出,坐上那张千万人梦寐以求的龙椅。

  云子霄从未见过赵光义,不免仔细打量一番。只见赵光义年纪在五旬左右,生得方面大耳,浓眉龙目,虽已上了些年纪,可依旧神采照人,令人莫敢逼视。

  众臣见到赵光义,忙大礼参拜,三呼万岁。赵德芳也用手中金锏朝赵光义点了三点,算做行礼了。

  赵光义笑道:“众卿家,平身吧!”

  众人又齐道:“谢万岁!”这才都纷纷直起身。

  赵光义看向王继恩,王继恩当即会意,高声道:“诸位大人,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王继恩的声音还未落地,武班之中便走出一员上将,“官家,末将有本要奏!”云子霄目光看向说话之人,但见他生得剑眉虎目,顾盼之间不怒自威,可除了通身的威风外,竟还隐隐透出一股儒雅,可见绝非一介勇夫。

  赵光义见说话的是枢密使曹彬,忙问道:“曹卿家有何本奏?”

  曹彬有些担忧的道:“官家,自太祖开创大宋以来,河北道便是大宋与辽国的边境,乃兵家必争之地。昔日有老将符彦卿镇守,纵然辽国倾巢而出也未必能耐何老将军。可老将军告老还乡后,河北道便由其子符昭信接管,若是太平年间自然无妨,可如今辽国又屡犯河北重镇,倘若辽兵入侵,只怕符将军未必能担此大任啊!”

  赵光义笑道:“河北不是还有宇文延懿吗?朕听说宇文将军之神勇可绝不在昔年符彦卿之下!”

  “官家此言差矣!”大将潘美闻言也上前几步,谏言道:“官家,常言虽道虎父无犬子,可论及才能,符昭信与其父符彦卿相去甚远。而宇文延懿虽文武双全,屡建奇功,可符昭信对其嫉恨已久,只怕一山不容二虎啊!所以依末将看,不如在朝中派出一员上将,代符昭信掌管河北,方为上策!”

  赵光义见两人都这么说,不禁有些迟疑道:“两位卿家所言有理,论及才能符昭信确不如其父符彦卿,身为国舅又有些仗势欺人,好在宇文将军不与之计较。加之辽国已被慕容卿家打得元气大伤,想必近期不敢再大举进攻了,所以朕认为时下有符卿家镇守宋辽边境应该绰绰有余。”

  曹彬仍有些不放心,“官家,纵然您不愿换将,也总该多派些人手前去相助,不然河北一旦有闪失,则北方危矣!”

  赵光义点点头,“曹卿家所言有理,朕近日就物色人选。”他说完扫视众人道:“朕今日略感不适,不知哪位卿家还有本奏?若无人动本,便退朝吧。”

  赵德芳忙道:“官家,臣有本奏!”

  赵德芳是朝堂上的稀客,常常数月不上早朝。众人见他今日不但上朝,居然还出班奏本,都大感意外。个个都像看戏一样看着他,都觉得今日这早朝是来着了。

  赵德芳全不理会众人目光,兀自道:“官家,古人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近日小王偶然间为您寻得一位高人,还望看在小王的面子上将此人委以重任!”

  赵光义见此很是吃惊,闻言有些不敢置信道:“皇侄,你所言当真?那位高人现在哪里?”

  赵德芳一指身边的云子霄道:“官家,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是小王失散多年的表兄,不但是位剑术高手,而且论及运筹帷幄更是少有人及,还望官家慧眼识英才,委以重任!”

  赵光义好奇的道:“皇侄,你说他是你的表兄?可朕记得伱母亲只有一个兄长,也是幽氏家族中唯一的子嗣,当年他与慕容燕云交往甚密,后来被我大宋官军剿杀。朕记得此人生前并未留后,不知皇侄何来的表兄?”

  赵德芳解释道:“我这位表兄乃是昔日燕国丞相云逸墨的独子。云逸墨与家母幽若雨本是一对亲兄妹,只因当年江湖上发生巨变,祖父母为保全他们的性命,才致使骨肉分离。若非昨日表兄对我言明,我对此事也是一无所知呢!”

  方才殿中还一团和气,可闻听此言,个个脸上都露出敌意,气氛瞬间降至冰点。赵光义也面色不善道:“皇侄,当年宋燕交战之时,你尚在襁褓之中,你可知当年我大宋死了多少将士,你不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