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烽烟记_第十三章 洞庭畔帅棍显威 玉华前芳心暗许 (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洞庭畔帅棍显威 玉华前芳心暗许 (二) (第1/3页)

  几日后,马车到了鄂州城郊,遥遥望见前方有座高楼。只见此楼形如宝塔,高愈六丈,共分五层,楼身用上好的青砖所砌,楼顶铺着白色琉璃瓦,阳光照耀下整栋楼仿佛美玉雕成,格外清新雅致。

  此刻楼前正围着许多人,不断朝着场中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好不热闹。云子霄闻声把车帘掀开个小缝向外看去,怎奈围观的百姓太多,什么也没看见,但车厢上的万剑锋,却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人群中站着两个人,一位紫衣姑娘和一位黑衣少年。万剑锋打量一下黑衣少年,但见此人眉目清秀,面色却十分冰冷,仿佛一块千年不化的玄冰。他身着一件华丽的黑色长袍,身后背着一件奇异的兵刃,既像一柄剑又像一把尺,把他整个人衬得愈发与众不同。

  万剑锋又去打量那位紫衣姑娘,可一看之下,不由自主打了個寒战,心想,“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刚到鄂州又碰到这个小魔女,看来今日不是我教训教训她,就是她教训教训我!”

  他正合计着该如何教训一下这个小魔女,却见黑衣少年突然拔出背后兵刃,点指慕容云瑶喝道:“姑娘,我劝你快把偷来的银子还给我,不然我真出剑了!”

  慕容云瑶指指自己,冷笑道:“笑话!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本姑娘从头到脚哪里像贼?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父亲慕容延钊战死沙场了,你们这些无知小民就可以随便欺负本姑娘!”

  少年冷傲的道:“我墨非攻从不欺负女人,但你若执意抵赖,我也只好破例了!”他说着手中兵刃陡出,其速快如闪电,势如破竹。

  慕容云瑶见状正想闪躲,可少年手中的兵刃,竟已抵在她的项间。慕容云瑶不敢置信的盯着黑衣少年,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用的又是什么邪门剑法?”

  少年冷冷一笑,“在下睢阳堂主墨非攻,方才所用剑法乃昔年燕国皇帝慕容燕云所授,名曰势如破竹!”

  慕容云瑶冷哼一声,不忿的道:“我当是谁教伱的,原来是慕容燕云那个贼子!算他走运死得早,否则我父亲定会斩下他的首级,以报我祖父祖母的血海深仇!”

  墨非攻闻言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似乎慕容燕云的生死与自己全无干系,但手中的兵刃却紧紧的贴上了慕容云瑶的脖子。万剑锋见状一笑,单手一撑车厢,整个人轻飘飘的落在两人面前。

  两人见突然又来了高手,心中俱是一惊。墨非攻收回兵刃,冷冷的望向万剑锋一言不发,慕容云瑶却愤怒的道:“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当初父亲在时,谁敢欺负本姑娘?可他老人家尸骨未寒,我就被家人扫地出门,流落江湖无依无靠,就算阿猫阿狗都欺负到本姑娘头上了!”

  万剑锋笑着看向墨非攻,“哈哈,姓墨的!你听到没,人家可说你是阿猫阿狗了,既然是阿猫阿狗那就得少管人事!不如你让开,我来教训教训她!”

  墨非攻闻言脸上寒意更甚,一言不发,手中兵刃径直斩向万剑锋。万剑锋见状一笑,“喂,姓墨的,你这人真是腰里掖冲牌,谁来跟谁玩儿啊!好,本少侠今天就先教训教训你!”

  “教训我?你也配!”墨非攻眉头微蹙,手中兵刃瞬间化为一阵狂风,但见寒光闪闪,顷刻把万剑锋掴入其中。万剑锋轻功堪称一流,就连云子霄的剑他都能轻松躲过,但面对墨非攻却显得有些笨拙。

  “嚓!嚓!嚓!”只听几声轻响,万剑锋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霎时又多了几个大口子,就连系在腰间的破麻绳也段了,裤子竟当众掉了下来。

  慕容云瑶噗呲一笑,指着万剑锋喊道:“喂,臭叫花子耍流氓了!你要再不把裤子提上,本姑娘就阉了你,送到宫里当宦官!”

  围观众人无不哄堂大笑,就连墨非攻也露出一丝微笑,“臭要饭的,你若再多管闲事,不用这个小贼动手,本堂主就一剑先阉了你!”

  万剑锋没有一丝尴尬,反而笑了,“哈哈哈,这个小魔女心狠手辣,精通阉割一道也在我意料之中。可姓墨的,我看你斯斯文文,还以为是个读书人,没想到却是个养猪的,而且每天还没少豮猪吧!”

  墨非攻闻言瞪了万剑锋一眼,手中兵刃再次攻出。此招大开大合,虽只攻击一人,却颇有横扫千军之感。万剑锋见状忙向后连退数步,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未及他再做任何抵抗,墨非攻手中兵刃已砍向他的咽喉。

  万剑锋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心想,“本少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没想到今日要在小河沟里翻船喽!”

  就在墨非攻手中兵刃将落未落之际,众人突听身后传来一声龙吟,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令人心惊胆战的寒芒。慕容云瑶被寒芒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但还是好奇的眯着眼睛看向声音来处。只见一位白衣少年从天而降,微风把他的衣袂吹动得仿佛天上的白云,他手中宝剑璀璨如星,未及看清招式,已把墨非攻手中兵刃挑飞到三四丈外。

  墨非攻不断的上下打量眼前少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谁?为什么会有流云剑!为何会用失传已久的诛天十三剑!”

  慕容云瑶怔怔的望着云子霄,一颗心跳得前所未有的剧烈,“少…少侠莫非是当年的白衣神剑燕寒生?”

  “姑娘认错人了,在下云子霄。”白衣少年微微一笑,随即把视线落在墨非攻身上,“久闻睢阳堂的大名,今日能亲眼见到堂主风采,也算在下的造化。”

  墨非攻闻言双手微微发颤,看向白衣少年的目光愈发惊诧,“你叫云子霄?莫非是当年燕国丞相云逸墨的……”

  云子霄笑着摆摆手,随即缓缓转过身,径直向马车走去,好像眼前的一切跟自己毫无关系。

  墨非攻见状忙道:“久闻云兄幼年时便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