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烽烟记_第十一章 会湘祠密谋奇计 斗洞庭立名扬威 (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会湘祠密谋奇计 斗洞庭立名扬威 (二) (第1/3页)

  次日正午,炎炎的烈日当空高悬,万道金光宛如无数射在水面上的火箭,偌大的洞庭湖似乎都要被煮成一锅沸水。可阳光纵然再强,仍照不透湖面上一层黑压压,仿佛绵延到天际的“浓雾”。

  只见洞庭水面上密密麻麻布满水匪的战船,船身上尽数涂着黑漆,聚在一起好像湖面上腾起无边无际的乌云,似要遮蔽日月的光辉。

  此刻君山岸边伫立着无数乞丐,有健壮的少年,也有苍然的老翁,有魁伟的大汉,也有瘦削的老合,他们虽长相各异,可手中都紧攥着武器,眼中都闪着悍不畏死的光芒。

  此时烈日似火,杀意似火,人心更似火,只需微不足道的草芥,便能彻底引爆这早已沸腾的天地!

  司徒钟身上并未带武器,也没多说一句话,只屏气凝神的望着水面,神情间满是视死如归。司徒天行站在他父亲身边,手中提着一根铁棍,微微舞动便传出“呼呼”的破空声。他们身后的众丐早就摩拳擦掌,只待帮主一声令下,就要与来犯的水匪们血战到底。

  水面正中一艘战船上,站着一个彪形大汉,他上身打着赤膊,下身穿着紧身的水靠,他手中一把九环宝刀,在阳光的照射下,刀光令人不寒而栗!

  大汉望着众丐轻蔑的一笑,随后提刀指着司徒钟喊道:“司徒老儿听着,我们大王能看上君山,是尔等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尔等如果识相就快快投降,大王非但不会为难你们,而且会满足你们的一切愿望,不论是金银还是美人要啥给啥!可若不实相,那就休怪本大爷将尔等刀刀斩尽,刃刃诛绝了!”

  不待司徒钟答言,司徒天行已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君山大放厥词?我们丐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帮中人人都是铁骨铮铮的大丈夫,焉能向尔等这群吃飘子钱的恶贼投降!”

  大汉喝道:“尔等如此不识事务,就怪不得我姚鸿斌了!”他说着足尖在船头轻轻一点,壮硕无比的身子竟轻飘飘的跃下岸边。

  司徒钟见状眉头微蹙,望向司徒天行小声道:“天行,万少侠是否已按计划潜入洞庭?”

  司徒天行微微颔首,“是的父亲,今日天亮之前他便跃入古井,想来此时应该到了!”

  司徒钟闻言欣慰的点点头,“那就好!他一人对付姚鸿远已经够难了,我们说什么也要拖住姚鸿斌,否则他纵然武艺再高,也绝难一人击杀姚氏双寇!”

  他说话间人已跃向姚鸿斌,一掌带着雷鸣之声,猛击他的前胸。姚鸿斌见状身子向旁一晃,高高举起手中大刀,斜砍司徒钟手腕。他手中宝刀寒气森森,九环齐响宛如鬼哭,莫说招数凶猛绝伦,单只这把宝刀就足以骇得人魂飞魄散。

  司徒钟忙向后连退数步,正要再次出手,司徒天行却抢先欺身扑近,手中铁棍一摆,宛如泰山压顶般直打向姚鸿斌的头顶。

  “当!”姚鸿斌举刀架住司徒天行的铁棍,兵刃相击姚鸿斌只觉虎口一麻,宝刀险些脱手飞出。姚鸿斌纵横两湖近十年,除了威名赫赫的慕容延钊外,谁能接住他一刀?

  姚鸿斌打量司徒天行一番,随即朝身后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动手结果了这帮不识时务的叫花子!”他喊完运足全力,又一刀恶狠狠劈向司徒天行。

  司徒天行一笑,摆棍又硬接了姚鸿斌一刀。两人你一刀我一棍,宛如铁匠打铁一般,“当当”之声络绎不绝。刹那间就过了二三十招。姚鸿斌越打心中越惊,不知是天上的日头太足,还是打得已经脱力,鬓角竟开始大滴大滴的流汗。司徒钟见状忙迎上前,与儿子并肩齐战姚鸿斌,同时他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湖面的尽头。

  湖面的尽头便是姚鸿远的水寨,寨前码头一望无际,足能容纳数十艘战船。寨中聚义大厅,更是雕梁画柱、奢华至极,若非两旁各摆着一副兵器架,虎皮椅后挂着巨大的饕餮纹铜雕,只怕谁都会错把此处认作高官、富贾的豪宅。

  此刻姚鸿远正抱着一位妙龄少女,坐在大厅的虎皮椅上喝酒。他面前桌案上摆着满满一桌子山珍海味,肉似肉山,酒似酒海,如此贪恋美食,当真与饕餮兴趣相投。

  他怀中这位少女长得十分美艳,身上穿着一件极薄的纱裙,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纱裙下若隐若现的锁骨,绝对能勾走天下所有男人的魂儿。

  姚鸿远一仰脖喝干杯中美酒,随即大手抚摸上那个少女的面颊,“小美人,我已经派弟弟去攻打君山了,想必要不了多久君山就是我们的了。你不是喜欢斑竹吗,到时候我们就天天去竹林,让伱好好看个够!”

  少女闻言掩嘴娇笑道:“哈哈,我还不明白你?你哪是要陪我看竹子啊,分明是想和我到竹林里快活,好早日生個小寨主吧!”

  姚鸿远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小美人,还是你懂我!”他说着把怀中少女搂得更紧了。随即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美酒,一饮而尽,神情间甚是畅快。

  那少女在姚鸿远怀了扭了扭身子,正要再撒娇讨好,突听头顶的房梁上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男盗女娼这个词用在二位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光顾着自己饮酒作乐,也不请本少侠下来喝几杯,实在太抠门了!”

  少女闻言吓了一跳,原本发红的面颊刹那变得惨白,姚鸿远手中的酒杯也惊掉在地上,发出“当”的一声。他抬头望向房梁,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快给爷爷滚下来!”

  “好嘞,我这就滚下去,不过还请二位先把衣服穿好,我害怕看了闹眼睛!”随着话音万剑锋真的一翻身从房梁上滚了下来。房梁距离地面不过一两丈,他却在落地前的刹那,身子在空着连着翻滚了六七圈,最后稳稳的站在地上,没发出一丝声响。

  少女早已看得目瞪口呆,就连姚鸿远都怔住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是什么人?为何擅闯水寨?你这身轻功和……和谁学的!”

  万剑锋拍拍自己的胸脯,笑道:“你问我啊?我就说一遍,你可记住了,我姓祖名宗,字翁翁!”

  姚鸿远微微点头,喃喃自语道:“祖宗?翁翁?”

  万剑锋笑道:“诶,我的乖孙子,你叫翁翁什么事?”

  姚鸿远这时才反应过来,脸瞬间变得比煮熟的螃蟹还红,“臭要饭的,老子的便宜你也敢占,我看你是活腻了!”他说着一跃而起,两步走到的刀架旁,从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