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烽烟记_第七章 匿草庐偷饮佳酿 访君山戏耍群丐 (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匿草庐偷饮佳酿 访君山戏耍群丐 (一) (第1/3页)

  当晚,趁着朦胧的月色,俩人悄悄出了禅房,悄无声息的到了墙边。万剑锋纵身骑上了院墙,笑着朝下面的谭正芳招招手,“谭兄弟,快上来!”

  谭正芳随后足尖轻点,向上猛的一纵,轻松的翻过了院墙。昆仑山天气极寒,谭正芳一早就穿上了绵衣,可月光下他怀中竟还抱着一件比自己穿的还要厚实的绵衣。万剑锋见状打趣儿道:“哈哈哈,谭兄弟,要不是我天天夜里带你溜出来玩儿,你能有现在这身轻功?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喝上几坛啊?对了,你多拿一件绵衣是干嘛的,怕本少侠冻死在这山上吗?”

  谭正芳一笑道:“万兄,你身上不是已经有一件绵衣了吗?我手里这件是给那位剑仙准备的,他一个人在这山上修行无依无靠的,要是冻出个三长两短如何是好?如果今夜能见到你说的剑仙,我明日就下山帮伱买酒去。若是见不到,你还是自己下山讨酒去吧!”

  万剑锋点点头,“好!我们一言为定,不许反悔!”他说着脚下加急,刹那就飞奔出五六丈。谭正芳一笑,随即运起全身功力,在后面紧紧跟随。

  俩人跑了两三个时辰,万剑锋遥遥望见昨夜来过的那個山谷,他兴奋的指着前面对谭正芳道:“谭兄弟,你快来看!我昨夜就是在那里碰到剑仙的,我们快要到仙谷了!”

  谭正芳功力不如万剑锋深厚,此刻早已累得大汗淋漓,他气喘吁吁的道:“万……万兄,我……我快跑不动了,你确定那里真……真有剑仙?”

  万剑锋点点头,肯定的道:“有,当然有!不然深更半夜的,我放着好好的觉不睡,和你跑这么远,我吃饱了撑的?”

  俩人说话间已到了谷前,可山谷中却是空荡荡的,莫说是剑仙,就连一个鬼影都没有。谭正芳停下脚步,失望地对万剑锋道:“万兄,这山谷地势偏远,谷里连个脚印都没有,看来是个人鬼不近的地方,你却说这里有剑仙,我看你还真是吃饱了撑的!”

  万剑锋道:“不可能啊!我昨夜明明见到这里有个剑法超绝,容貌若仙的少年,我们还打了一架呢!我绝对没有记错!不信,你随我进谷找找,若是还没有,我明日戒酒一天!”

  此时山风骤起,天上突然下起大雪,漫天飞舞的雪花,把本就壮丽的昆仑,映衬得愈发苍茫。可谭正芳已累得快要脱力,哪还有心情欣赏雪景,只顾大口喘着粗气,“算……算了,我实在走不动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不就是几……几坛酒嘛,我给你买还不行,何必编这样一个故事骗我。再不回去师父又要罚你了!”

  万剑锋固执的摇了摇头,“不,要回你回!我昨夜真在这里碰到了剑仙,骗你是小狗!今天若是见不到他,我就不回去了!”他说着大踏步向谷内走了过去。

  谭正芳无奈的叹了口气,望着万剑锋远去的背影,喊道:“万兄,是你执意不回去的,到时候师父罚你,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万剑锋头也没回,兀自向前行去,口中喊道:“你自己回去吧,若是明早师父问起我,你就说我喝多了,可千万别说我们一起出来过,小心师父连你一起罚!”

  北风呼啸,大雪纷飞。

  晨曦将至的昆仑山,壮美中带着悲凉。

  此时山谷深处有一位少年正跪在两座坟前,他神情冰冷,双目殷红,红得似乎要滴血。两块墓碑上分别刻着一行字,左刻“故显祖考凤公讳九天之墓”,右刻“故先考云公讳逸墨之墓”!

  这两座坟茔的主人虽非同姓,却是一对亲父子,一对曾经叱咤风云的父子。可无论曾经多么风光,如今却都长眠在这冰冷的昆仑山上,逐渐被世人遗忘。

  世人会遗忘他们,但这位少年却不会,永生永世都不会。他此刻凝视着云逸墨的墓碑,目光似乎透过墓碑,透过漫天风雪,看到了昔日一段不忍回首的往事。

  “父亲,您当年为了拯救万千黎民,不惜放弃了安逸富足的生活,而投身刀枪剑雨之中,为助慕容燕云复国出谋划策,可谓鞠躬尽瘁。可慕容燕云称帝之后,却忘恩负义,把您赶出朝堂。您孤身一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