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烽烟记_第五章 圆觉禅房话魔头 剑锋玉虚会谪仙 (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圆觉禅房话魔头 剑锋玉虚会谪仙 (一) (第1/3页)

  当晚,月色朦胧,山风吹过,林海泛波,发出“沙沙”的声响。昏黄的月光透过随风摆动的树枝,把大地映得斑斑驳驳,让人心中没来由的生出紧张之感。

  寺中没有空房,小乞丐与谭正芳只能与几位小和尚同住一间禅房,所幸这间禅房十分宽敞,五六个人睡在一张床榻上也不算太挤。

  几位小和尚刚做完晚课,都有些困倦,躺在榻上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谭正芳虽无困意,但初来乍到只好入乡随俗,见几位小和尚都没言语,也只得躺在榻上闭目养神。偌大的禅房中,唯有小乞丐手中捧着一个酒葫芦,一个人正喝得高兴。

  他很快就把葫芦里的酒喝光了,只得悻悻的把酒葫芦放下,随后笑嘻嘻地走到榻前,向几位小和尚问道:“几位师兄,亥时未到,这就睡了?难道你们都相信这山上真有個大魔头,不会是师父他老人家吓唬我们的吧?”

  谭正芳闻言来了兴致,一轱辘坐了起来,用期待的眼光看着几位小和尚。可几位小和尚却像没听到小乞丐的话,全都恍若未闻。过了良久,一位法号圆觉的小和尚开了口,“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听师父说起过,昆仑山上确实有位大魔头!”

  小乞丐眼睛亮了,兴奋的问道:“真有个大魔头?他叫什么名字?做过什么恶事?如今身在何处?”

  圆觉小和尚脸色有些难看,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这才紧张兮兮的道:“那是十年前的一天夜里,师父做完晚课后,如往常一样到山中练武,谁料他刚走出寺门就急匆匆的回来了,而且脸色特别难看。几位师兄担心师父出了事,纷纷上前询问,可师父什么都没说,只默默回了禅房,紧闭房门。此后他两三个月都没再外出练武,并严禁我们深夜外出。几位师兄心中好奇,便不住的向师父询问,师父被问得烦了,这才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往事……”

  此时莫说小乞丐和谭正芳了,就连最近新入门的几个小和尚都没了睡意,几双眼睛齐齐盯着圆觉,等待着他的下文。

  圆觉见大家都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继续讲道:“四十多年前,这位大魔头初现江湖。当时他的父亲惨遭杀害,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为了替父亲报仇,变成了嗜血成性的恶魔!他不但杀死了邪道之首九幽鬼境的冥尊,还亲手杀死了把他养大的舅父,以及传授他武艺的师父,竟公然与少林、丐帮等正道为敌,血洗了昆仑山!”

  小乞丐笑道:“哈哈,我还当咱们师父天下无敌呢,没想到居然会怕什么大魔头!”

  圆觉解释道:“师父出生在河南道,自幼家贫,被辗转卖到了昆仑山。当时昆仑山有位隐世高手,也就是那个大魔头的舅父。他见师父骨骼健壮又聪明伶俐,便收在身边做了门童,师父就这样与那个大魔头相识了。后来大魔头下山追查他父亲被杀一案,一去数载。可谁知几年后的一天夜里,他竟趁夜返回昆仑山,杀死了教养他的舅父,并在次日黄昏血洗了昆仑山,漫天的风雪都盖不住那漫山的殷红。年幼的师父亲眼目睹了血腥的一幕,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纵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当他亲眼见到这位大魔头时,仍心有余悸!”

  谭正芳问道:“这个大魔头全无人性,竟连至亲都下得去手,为何江湖中人不群起而攻之!”

  圆觉叹息道:“唉,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见过他出剑的人全都死于他的剑下!后来他师父的女儿携数位高手亲手将其诛杀,全江湖人都以为他死了,谁料想他竟死而复生了!”

  谭正芳一皱眉,“若不知道他活着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师父为何不将其诛杀?纵然一人敌他不过,也该请同道中人勠力围剿才是!”

  圆觉解释道:“师父至今心中纠结,他年少时曾与大魔头相处数载,无法将他与杀人狂魔连在一起,始终觉得事情背后另有隐情。更何况出家人以善为念,这位大魔头既已隐居在此,数十年不再作恶,师父也不愿再动干戈。不过师父说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我们最好听师父的话减少外出,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谭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