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烽烟记_第四章 魔女大闹明芳阁 醉丐拜师龙潭寺 (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魔女大闹明芳阁 醉丐拜师龙潭寺 (四) (第2/3页)

音都听得一清二楚。谭松竹和车夫王二此时哪还去管什么规矩,馋的都快要流口水了,小乞丐见三人的馋虫已被他勾出来了,鱼也烤得差不多了,站起身来给每人都分了一条鱼。

  谭松竹吃了一口,脸上不禁露出笑意。他又拿了一条烤鱼,缓步走到谭正芳身边,一拍他肩头道:“芳儿,这位小兄弟烤的鱼当真不错!你肚子饿了,这左近又没有素食,你还是勉强吃点吧。”

  小乞丐瞥了谭正芳一眼,吃了一大口烤鱼,吧唧着嘴道:“你真不吃呀!你真不吃,那我们仨可都吃光了,到时候你饿得睡不着,可别怪我不够意思!”

  谭正芳无奈的转回身,轻轻接过父亲递来的烤鱼,犹豫了许久才咬了咬牙,在鱼身上轻轻抿了一口。旋即,谭正芳的眼睛亮了,朝小乞丐竖了个大指,“小哥哥,你烤得鱼太好吃了,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你有这么好的手艺,为什么要当乞丐,怎么不去酒楼当厨子呢?”

  小乞丐笑道:“乞丐有什么不好!当乞丐不比当厨子强?当厨子每天都要看店主的脸色,到头来也只能赚笔辛苦钱,当乞丐却可以逍遥自在,受百家奉养,岂不是比厨子强上百倍?”

  谭正芳一怔,随即使劲儿点头,“嗯嗯……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谭松竹却笑着摇摇头,小声喃喃道:“这个小乞丐真是个妙人,竟能把这种歪理讲得头头是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次日,烈日高照,把本就庄严的龙潭寺衬得愈发恢弘。

  一位小和尚拿着扫把正在寺门前扫地,额头不时滴下汗珠,显然已打扫多时了。他像是有些累了,直起身擦了擦汗,刚要继续打扫,却见从山下走上来一大两小三个外乡人。

  小和尚见有外人来了,忙快步迎了过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小僧看三位施主面生得很,想必是从外乡来的吧?不知三位来此是想上香,还是来求签的?”

  谭松竹一笑,还了一礼,“在下谭松竹,是贵寺方丈大师的忘年之交,有事求见方丈大师,还望小师傅通禀一声。”

  小和尚笑道:“小僧刚皈依不久,不认识施主您,还望勿怪。方丈刚带我们做完早课,此刻想必正在禅房中休息,施主既是方丈的朋友,就随小僧进来吧。”

  谭松竹笑着点点头,“那就有劳小师傅了。”

  小和尚引领几人一路向寺庙后院走去,来到一处幽静雅致的禅房前。小和尚轻叩房门,恭敬的道:“方丈,有位谭施主带着两位小施主来拜访您了,说是您的忘年之交。”

  良久,禅房中才传出一个苍老却洪亮的声音,“阿弥陀佛,是松竹来了吧?你可有几年没来看望老衲了,老衲还以为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随着老僧洪钟般的声音,禅房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位老僧走了出来。小乞丐一路上就听说这位老僧武艺非凡,还以为是谭松竹故弄玄虚。此刻终于见到了,不免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见这位老僧虽然面容略显苍老,但体魄却很精壮,只怕与正当年的小伙子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他那双泛着精光的双眸,更是神光炯炯,透出的满是慈悲与威势。

  小乞丐常年混迹市井,见过的高人也有不少,可任谁也无法与眼前的老僧相提并论,由衷叹道:“阿弥陀佛,谭氏父子一路上并非故弄玄虚,这哪是什么老僧,分明是罗汉下凡啊!”

  谭松竹朝老僧深施一礼,道:“大师,在下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还望大师看在在下的薄面上,一定要答应此事。”

  昆仑大师看了看小乞丐,又看了看谭正芳,不禁笑了,“阿弥陀佛,松竹,你说有事要求老衲,老衲也正有一件事要求你呢。”

  谭松竹一愣,问道:“不知大师有何事要在下相助,还望大师明言。若是在下办得到,定会不负重望。”

  昆仑大师笑道:“阿弥陀佛,老衲生平从不求人,也没有过什么愿望。不过年岁大了,在世的时间也不会太多了,虽收了一些徒弟,可没有一个能传承我的衣钵。老衲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寻得一两个天资异禀的小施主做弟子。”

  谭松竹大笑,“大师,如此看来,我们心有灵犀呀!”

  昆仑大师也笑了,“哈哈,你几年没来,刚来便将两块价值连城的璞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