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马甲还没掉完,全球都轰动了_第十六章 从此再无黑龙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从此再无黑龙社 (第1/3页)

  厂房里摆着一些货箱,再往里,中间空地上放着木质长桌,两边是黑色沙发。

  沙发正中央坐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端着方口酒杯。

  他眉毛杂乱,阴沟鼻尤为显眼,身边坐着个熟面孔,沙发后站着十几个穿黑色制服的人。

  张海德一见到来人,立即起身,他仰着头显得底气十足。

  “呦!小美人而怎么来这儿了?一天不见想哥哥了?”

  澜希冷冷地瞥了张德海一眼。

  张海德见她不吭声,离她更近了些,脸上挂笑不怀好意。

  “怎么不吭气了?这是害怕了?”

  冰刃般冷冽的的目光扫过张海德,最终停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脸上。

  “我朋友在哪里?”

  感觉到自己被忽略了,张海德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抽了抽嘴角,这可是他二舅的地盘!他这么低三下四跟她说好话,眼前的人却不搭理他,这么多人看着,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张海德当即拉着脸又开口道:“来,先陪哥哥喝点酒。”

  说着那只不安分的手就要去拉澜希的胳膊,澜希反手一抓。

  “咔”地一声,那只被刚接好没多久的手再次被折断!

  撕心裂肺地惨叫声回荡在厂房里,十几个人立马上前将澜希团团围住。

  张海德恼羞成怒,“臭婊子,你tm敢伤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是吗?”

  澜希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张海德龇牙咧嘴,痛不欲生。

  “疼……疼!二舅,你快救我啊,二舅!”

  刘胜强喝了口酒,缓缓开口。

  “小丫头,敢在我地盘上撒野的人,坟头草都割了一茬又一茬了。”

  澜希不甚在意,甩开抓着的咸猪手,直接在刘胜强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嘴角微勾,想碰她,岂止是断手这么简单。

  张海德叫嚣了几句,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背和脸奇痒无比,让他有点忍不住想去抓。

  刘胜强点燃一根香烟,吐出烟圈,抬手间,一个下属将他背后大概三米远的一块黑色幕布扯下。

  幕布后,袁寄夏被倒吊在半空,她的手脚被麻绳困住,上半身湿漉漉的,嘴角青肿,脸上也多了几道紫红色的伤痕。

  她的发梢滴着水,正下方的大桶周围蔓延着大片水渍。

  “寄夏!”

  澜希心头一惊,大冷的冬天里,她的朋友竟这么让人虐待!

  眉宇间霎时染上一片阴戾,戾气扩散至整个人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