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日食的那一天_第10章 肚子里的蛔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章 肚子里的蛔虫 (第1/3页)

  楼雨她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季云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又要与留守儿童吴凯聊一聊的。

  八卦对他而言,犹如狗嗅到了x一样。

  “没错,我看上去没有生病。”季云说道。

  “那……”

  “不一雪前耻,今天有重要的事情问你。”季云再次道。

  “有……”

  “有什么比一雪前耻更重要?”季云道。

  “啊,对。”吴凯瞪大了眼睛。

  “有!”

  一番抢着节拍的谈话,让吴凯顿时在楼道口的风中疯狂凌乱。

  他百思不得其解,对方怎么把自己要说的话全都说了!!

  难不成自己的好兄弟季云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

  “为什么我一抬屁股,你就知道我要拉什么……”吴凯质问道。

  “记不记得有一个晚上,楼雨家老房子乒乓一顿乱砸,在那之后就传出楼雨他爸爸丢下他们母女两出国去了?”季云说道。

  “这事啊,有印象,我趴在窗户边听的。”吴凯显然对这事有印象。

  “你听到什么了?”季云问道。

  “什么都没听到,光感受那气氛了。”吴凯自豪回答道。

  季云突然间想给吴凯那张自豪的脸上也来一脚,送他去草场。

  “不过,楼雨那会躲在我家楼道下面……”吴凯说道。

  季云眼睛里重新有了光,急忙问道:“她说什么了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小时候结结巴巴的,大致就听她说,妈妈带了个叔叔回家,爸爸就大发雷霆。”吴凯说道。

  “带了個叔叔回家??”季云不由的张大了嘴。

  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小,对带一个叔叔回家这种事情可能真没觉得什么。

  可联想到之后楼雨爸爸愤怒狂躁的行径,以及他突然远出海外,再无音讯,便可以用成年人的视角进行推断:

  有问题的不是楼雨他爸,应该是她妈!

  而且在季云的印象之中,楼雨她妈妈并不算是那种非常务实的女人。

  穿着总是和老匠街其他妈妈不大一样,按理说楼雨父亲一直生病,经济状况也因此受到影响,作为妻子很难每天都保持花枝招展才对。

  也就是说,那个所谓的带回家的叔叔,很有可能就是楼雨现在的开奔驰继父了!

  楼雨的亲妈和继父,品德上已经出了问题,那么他们两个说的话更不值得人相信了!

  ……

  “楼雨,在看医学的书呀?”

  “嗯。”

  “那个我问你个事情啊……”

  “怎么连你也来欺负楼雨,哼,别理这家伙,走,咱们去排练!”

  季云指着看上去极不好惹的吕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终究是刚才的问题太尖锐了,引得了楼雨的不适。

  得重来,不能这样问!

  咦!

  就在季云收回目光时,

  季云无意间发现了一样东西。

  是一个蓝色镶边的笔记本,就压在厚厚的书本底部。

  显然这笔记本是藏起来的,似乎因为那颗飞进来的足球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