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_012【义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12【义子?】 (第1/3页)

  独流镇巡检司衙门,占地两亩,位于镇中心偏北,此刻是王知县的临时办公点。

  夜袭已经结束,又似乎还没有结束。

  五百多乡勇,撒出去就收不回来,黑灯瞎火一顿乱追,天快亮了尚有四十多人未归。

  “县尊,魏壮士求见。”

  “请他进来。”

  魏剑雄踏步走进巡检司正堂,拱手道:“禀县尊,贼首已伏诛。”

  王用士顿时惊喜道:“真的?可曾验明身份?”

  魏剑雄一身血污,胸前还沾着白色脑浆,回答说:“回来的路上,已经验过了,确是踏破天无疑。据投降的乱贼说,此獠唤作刘长林,乃独流镇宽河村人,以贩卖土盐为生。其父母兄弟,俱已病亡多年,有一长姊嫁去了唐官屯。”

  王用士问道:“是谁擒斩贼首?”

  魏剑雄说:“静海县举人高尔俨。”

  “原来是他,”王用士笑道,“快请高举人进来说话。”

  高尔俨很快被带进来,依旧披头散发,身上还穿着不伦不类的丝绸女装。

  旁边的费映环笑道:“阁下为何这幅打扮?”

  王用士立即介绍说:“中孚,此乃本县好友,铅山举人费大昭。”

  “见过前辈,”高尔俨面带悲痛之色,诉说遭遇道,“独流镇胡崇道是吾好友,昨日晚辈带着书童,正在胡兄家中做客。谁知那踏破天突然杀来,胡兄一家数十口,皆遭不测。便是晚辈的书童,也惨死在贼军刀下。晚辈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只得披散头发,换上家奴的衣服,佯装从贼投了乱军。幸得王县尊带兵杀至,这才有机会手刃贼首,为胡兄全家报了灭门之仇!”

  费映环指着他身上的丝绸女装:“这是家奴的衣服?”

  高尔俨解释说:“乱民贪图享受,看到好衣裳就抢。不拘男装女装,也不管是否合身,只要是绫罗绸缎便穿上。晚辈为了蒙混过关,也只得换上这一身。”

  “你倒是不拘小节。”费映环似笑非笑。

  王用士赞道:“忍辱负重,手刃恶贼,不愧是忠良之后!”

  崖山海战,陆秀夫抱着幼帝跳海,枢密使高桂也跟随殉国。静海县有两支高氏,中旺镇高氏乃高桂长子的后代,子牙镇高氏则是高桂次子的后代。

  听王用士提起自己的老祖宗,高尔俨不免有些自豪,当即作揖道:“县尊谬赞了。”

  又是一番勉励嘉许,双方交谈半刻钟。

  王用士委婉送客说:“如此大功,本县定然上报朝廷加以褒奖。阁下劳累一夜,想必颇为疲倦,便在这巡检司暂作歇息吧。”

  “多谢县尊体恤,如此便先告退了。”高尔俨从容离去。

  巡检司正堂,只剩王用士、费映环、魏剑雄三人。

  “啪!”

  王用士猛拍桌子,破口大骂:“如此奸诈之徒,枉读圣贤书!”

  费映环手摇折扇,微笑不语。

  魏剑雄没弄明白,不由疑惑道:“县尊是在骂这高举人?我看他能屈能伸、行事果决,是个有本事的大才啊。”

  王用士咬牙切齿说:“我已审问过诸多乱民,能住进胡家大宅的,皆为贼首踏破天的亲兵,而且必须纳投名状才行。高尔俨当时就在胡家做客,骤然遭遇乱民攻打,靠乔装打扮就能从贼?还摇身一变成了贼首的亲军?这厮必然伪装成奴仆,跟乱民一起杀过胡家人。为了活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