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书,太祖皇帝本纪_第三百九十五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五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1/3页)

  皇长孙骆汝毅的诞生成了眼下大楚朝上下最开心的一件事。

  举国欢庆。

  谁都能看出皇帝老子对这个孙子的诞生有多么的开心和重视,全天下的官员都因为这位好圣孙的诞生从而获得了两个月的加俸。

  全天下!

  仅这一笔的开支,就高达数百万贯之巨。

  只不过给的不是现钱,全是票子。

  即使是惜财如命的户部也没有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

  这几年,国家的财政早就不是当年那般的窘迫了。

  兜里有钱心不慌嘛。

  不过有开心的,就自然也有不开心的。

  谁不开心呢。

  当然是骆永捷和骆成武他们。

  骆汝毅生下来了,大楚有了第三代的接班人,骆永胜要办一场家宴,把他们都请到了。

  在接到皇帝诏请的这一天,骆成武就在骆永捷的府邸里发了脾气。

  “爹这是什么意思,让咱们这群平头老百姓的进皇宫干什么,宴有什么好宴的,珍馐美味,美酒美妾。

  吃什么喝什么,无非还不是让咱们看看他的万里河山,盛世锦绣!”

  啪的一声,骆成武就把茶碗给碎了。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我为爹、为大楚奉献了多少,咱们弟兄几个又为爹、为大楚奉献了多少,到头来呢,除了大哥,谁还有个屁啊!

  他现在抱孙子了,美得很,我呢!我他娘连孩子都快养不活了!我该干什么去,我回南昌种地去吗。”

  “啪!”

  一声脆响,原是骆成文站了起来,抡圆了给骆成武一记耳光。

  响亮又扎心。

  骆成武本已是怒意难遏,挨了这么一记耳光当即就想要发怒,结果一看到骆成文的眼神,却突出一身冷汗。

  那眼神,太冷。

  “你想说什么,嗯?”骆成文森着一张脸,直接抬手又是一耳光扇过去,一点情面都不留:“你在这和谁耍什么横,你想说你为大楚立过哪些功?

  你立过什么功!顺州蛮。抚州蛮,你杀了六十万人,北伐,你杀了一百三十万人,这就是你的功?

  你为大楚平定了广西,为大楚平定了草原,这就是你的功?

  你开国立鼎,打赢过伪宋,压降过西夏,这就是你的功?

  我告诉你,这些功,换任何一个将军都能立下,不是你造就了这个国家,只是因为父皇选择了你!

  没有你,天下有的是人可以立下这些功!

  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没有父皇,你一辈子都得待在扬州讨饭,睡在那满是屎尿的草棚里捡碎窝头吃!

  老二,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再敢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我就绝不会再管你。”

  “大哥。”

  “闭嘴!”

  “好了!”

  一旁的骆永捷看不下去,当下怒喝一声,止住兄弟俩之间的吵闹,冷着脸站起身说道。

  “时间不早了,进宫吧。”

  九人不再耽搁,收拾一番自己的着装仪态,自骆永捷府邸而出,向着皇宫而去。

  一路抵进皇宫太庙。

  这倒是挺值得一说的。

  这次骆汝毅出生,骆永胜办了一堂宴。

  但是呢,没有选择在锦绣辉煌的承天殿,也没有选在自己的寝宫建章宫。

  而是选在了太庙。

  一个供奉祖先的地方。

  而且,没有大操大办。

  除了姓骆的,一个人都没招呼。

  九人到的时候,发现骆永胜和骆玉晟父子俩已经在了,都见礼。

  哪怕是满心不忿的骆成武。

  “参见陛下(父皇)。”

  “都坐吧。”

  骆永胜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招手示意九人落座,而后说道。

  “等一下,朕已经派人去把你们各自的孩子都喊来。”

  众人都是心头一哆嗦。

  怎么着,鸿门宴吗,皇帝打算一网打尽?

  没有等太久,御前司锦衣卫就带着小三十多有大有小的青少年走了进来。

  都是老骆家的种。

  御前司给看了座。

  每个孩子都有。

  只不过每个人包括骆永胜在内的桌案上,都只有酒,没有任何吃的东西。

  骆永胜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这堂家宴甚至没用杯子。

  “朕今天很高兴,最近一段时间都很高兴,因为玉晟前些天生了孩子。”

  说着话,骆永胜满脸带笑的看向骆永捷:“话说,永捷比朕,早两年就抱过孙子了。”

  后者微微一笑点头。

  “是的。”

  “那这抱孙子的开心,永捷倒是能理解朕。”

  一群人举杯,包括他们各自的孩子,骆永胜的侄儿、孙子。

  喝罢这碗酒,骆永胜又举起了第二碗。

  “这一碗,是朕难过,难过什么呢,难过除了二十四年前咱们在扬州之后,朕再没像今天这般和你们一起喝过酒。”

  扬州岁月如白驹过隙,自那之后,颠沛流离坎坷多桀。

  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差事。

  即使在南昌安了家,每逢过年的时候,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