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书,太祖皇帝本纪_第三章:他日许你一个粪员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他日许你一个粪员外 (第1/3页)

  这大概是骆永胜睡得最踏实的一夜。

  虽然他仅仅寻到了一个有些破旧的荒宅,但也算是有了片瓦遮身,比起刚穿越来时那几日露宿荒野实好了太多。

  入了深夜的扬州很冷,荒宅的窗户也都破碎了,挡不住的野风呼呼顺着洞开的门户往屋里灌,把瘦弱的骆永捷冻得瑟瑟发抖,还是骆永胜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给前者盖了上去。

  赤着脊梁的骆永胜卸下一扇门板,自己钻进一张木桌下,用门板挡住木桌,就这么蜷缩着睡了一宿,睡得很甜。

  “兄长,兄长。”

  骆永胜一大早便被骆永捷唤醒,推开门板,就看见蹲着的骆永捷。

  “兄长醒了。”骆永捷笑的很阳光,同他背后撒下的晨辉一般:“快走吧,咱们得去乞饭了。”

  “今日不乞饭了。”

  从桌子底下钻出来,骆永胜说的第一句话便让骆永捷为之一愣。

  “乞饭只能保证不饿死,想出头哪能乞一辈子呢。”骆永胜揉了揉骆永捷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道:“今天有馒头吃,就不应该去想明天还能不能吃上,而是要去想明天如何吃到比馒头更好的东西才是正事。”

  行乞出身,开局连个碗都没有,想在阶级固化,尊卑分明的古代混出头何其之难,说句难听点的话,便是满腹经纶,没有户碟,一样没法参加科举,更遑论位列庙堂了。

  你说你叫骆永胜,你拿什么证明?

  不知根不知底的人,谁会放心去用。

  对于骆永胜思考的事情,骆永捷不会懂,便是骆永胜说的话他也听的似懂非懂,他还小,今年仅仅十三岁,却行乞了十来年,可以说在他这短暂的生命中,行乞是贯穿整个人生的。

  除了行乞,他什么都不会更是什么都不懂。

  “昨天咱们给吴员外的旧宅通下水,人家赏了咱们十个铜钱,可以买五个杂谷馒头。”

  见骆永捷不懂,骆永胜也有心教他,就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而如果我们只是乞饭,便是运气好,一天又哪里如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