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十四章 树林里的秘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树林里的秘密 (第1/3页)

  叫吧,再叫大声点,这种美妙的声音和这夜晚简直就是绝配。

  白郃虽然慌张,但头脑清醒,她立马关闭了自己的手电筒,身子一转,隐入数米外的一棵大树下,趁着黑暗,小心谨慎地移动。

  “他……他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关轩的手电筒就在十米开外晃动,白郃猜测,关轩离自己已经不足十米,强力手电筒的灯光发散光圈小,容易让人产生距离的错觉,往往你觉得它离你很远,其实它已经快接近你了。

  因此,白郃急忙躲了起来。

  关轩的脚步声响起,一步接着一步,有条不紊。白郃头上冒出冷汗,却不敢去擦,生怕发出声音被关轩发现。

  白郃仔细听着脚步声,心里盘算,这脚步声听起来颇有规律,她推算,关轩是一个人来的。

  那许木呢?许木难道出事了?白郃紧咬嘴唇,阻止自己发出声音。她眼中含泪,心中涌起一阵心酸。

  “白郃,你快出来,我都看到你了,你出来,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关轩移动着手电筒,在树林中仔细地搜寻着。

  话说这关轩,从小胆大心细、聪慧明敏,高中时一次偶然的心理治疗,被发现有潜在的人格分裂,心理医生警告他,做事不要太过激动,以免触发病症。

  关轩自恃聪明,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所谓的人格分裂,于是填报志愿时就选择了一所以心理学闻名的学校,想要亲自研究自己的心理,让当初诊断自己的人知道自己是一个正常人。谁知道,关轩在进修途中,一不小心误入歧途,他查出自己患有严重的人格分裂,但他选择逃避自我,不愿面对。虽然他在心理学领域颇有建树,但他始终不敢相信自己有人格分裂,还对外宣称自己正常得很,有问题的是之前诊断他的医生。

  久而久之,关轩不仅骗过了别人,还成功地骗过了自己,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个正常人,是个喜好杀人的正常人。

  关轩追杀白郃,本想沿着下山的路一路找去,但他路过一处树林时,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或许白郃并没有跑下山,而是跑进树林里躲起来呢?况且,这片树林还藏有一个秘密。

  带着这种想法,关轩小心翼翼地走进树林,不一会儿,细心的他便发现了白郃留下的微小标记——一片树叶压在石头下,藏匿在树下的草丛里,位置隐蔽,若不是他不小心踩到,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现这个记号。

  沿着记号,关轩成功地找到了白郃所在的区域,在这里,他接连找了几处草丛,都没有发现标记,于是他怀疑白郃就躲在附近。

  想到这里,关轩不禁狞笑起来:“啊哈哈,我的白郃,我马上就能找到你,享用你了。”说着,他狂热的眼睛中冒出一丝淫光。

  “白郃!阿郃!你快出来啊,我十分担心你,怕你出事,这才赶过来的,你快出来见见我!

  “许木兄弟没事的,之前我只是开了个玩笑,没想到你们反应这么大,我知道错啦,以后不开玩笑,你快出来,许木兄弟在外面等着你呢!”

  关轩向前走了几米,离白郃所在的大树越来越近了。

  白郃努力屏住自己的呼吸,不发出一点声音。

  “那这样,我跟你说个秘密,说完你再考虑出不出来好不好!”

  关轩眉头微皱,他扫了一圈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影,而这里也找不到白郃留下的标记,如果自己贸然寻找,万一没找到,被白郃溜了那就更加糟糕了。于是他想用一个秘密来震慑白郃,让白郃出于愤怒亲自送上门来。

  关轩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宣扬自己的“光辉事迹”,他发出淫光的眼睛奸诈地在四周搜寻着,脚下动作未停,缓缓向前移动。

  “我要说的这个秘密,我猜想,也许跟你有关!”关轩缓缓开口。

  白郃身子一震,和我有关?

  “我曾说过我大学毕业后就在b市的某大学进修博士,那时候我还是个研究生,但我的老师相信我的能力,将许多事情都交给我来做。我的老师是位资深的心理学教授,负责学校的心理学课程,那时,他的课都由我来上,而顾兰,就是在那时与我相识的。”

  白郃惊讶,顾兰原来和关轩是旧识。她缓缓移动身子,始终让自己处于关轩的视野盲区。

  关轩此时已经走到了白郃此前休息的位置,他看向前方,又低头看了看地上,他拿出手电筒照看,发现满是枯叶的地上,这棵树下的枯叶有明显被压过的痕迹!

  曾经有人在这里逗留过,关轩立马得出这一结论,他蹲下身,用手触摸枯叶,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冷。

  人没有离开多久,应该就在附近。关轩心想,他按捺不住内心焦躁的悸动,动作也大了许多,毫无顾忌地弄出声音。

  “顾兰是我的学生,她聪明漂亮,我一见到她就喜欢上了她,她跟我说她害怕毛绒玩具,从小就害怕,她问我为什么。我问了她过去的经历,知道她是因为小时候的毛绒玩具被塞进了死猫的头,被吓坏了,留下的心理障碍。于是我就对她进行催眠治疗,治疗过程中,她渐渐爱上了我,最终,我治好了她,也和她在一起了。”

  关轩走向右边,远离白郃所在的那个方向,他用手电筒搜寻着,白郃见状,小心翼翼地朝边上的树木走过去。

  虽然在寻找,但关轩的话并没有停止,他继续说道:“我和她那时一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以为我会和她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有一天,她带了她的好朋友来见我。”

  白郃观察着关轩的行动,若关轩背对着她,她便动;如果没有背对,她便隐藏在原地。此时,关轩正好又背对着她,她打算移动到更远的一棵树后面去。

  日积月累,这片树林中留下了许多枯枝落叶,白郃在移动中一不小心,踩断了一截枯枝,“咔嚓”一声,在静谧的树林里十分刺耳。

  白郃暗道不好,快速移动到树木后,弯腰捡起一块石子,趁着关轩还没看向这边,朝另一个方位扔去。

  “啪嗒——”

  石头撞到树上,掉落在地。

  关轩依旧在讲着自己的秘密,并没有因为异响而终止,他继续沿着声音的方位走了过去。在他看来,现在任何的声响都有可能是白郃的调虎离山。

  “哦,对了,忘了说,我进修的大学,叫b市雪河大学。”

  白郃正担心关轩会走向自己这边,忐忑地观察着他,然而,当关轩说出“b市雪河大学”几个字后,她呆住了,这所大学,如此耳熟,正是白月所读的大学。

  关轩走到石子落下的地方,弯腰捡起地上的石头,冷笑一声,他猜得果然没错。他抬起头,狡猾地看了一眼最开始发出声音的地方,继续道:“那一天,我们决定去b市的夜市吃饭,在那里,我见到了顾兰的好朋友。她可真漂亮,顾兰和她一比黯然失色,她可比顾兰完美多了,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此生要的人就是她了。”说着,他露出向往的神情,仿佛在回味什么。

  “她真完美,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从气质到言行,没有一处不吸引我的,从那晚起,我就决定,我非要得到她。你知道吗,那个女孩真完美,跟你一样完美。”

  听到这里,白郃心中惴惴不安,她隐隐能够猜到关轩接下来要说什么,但是她心里十分抗拒听到这些,她抬起手,捂住耳朵,闭上了双眼,蹲下身来。

  “更巧的是,那个女孩,跟你同姓,她也姓白。”

  不!不要再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白郃在心中哭号,她埋着头,泪水涌出眼角,她无声地哭泣,心如刀割。

  关轩渐渐地靠近白郃所在地方,他关掉了手电筒,他觉得,在黑暗中,这样猫抓老鼠的捕猎游戏,似乎更加好玩。

  “你想知道她的名字吗?想的话你就出来,我告诉你。”关轩压低着声音,用一种诡怪的语调说着。

  白郃拼命摇头,她不想知道,她此刻多么想变成聋子,听不到关轩在说什么。

  关轩离白郃越来越近了,只隔着三棵树的距离了。

  他趁黑摸着树干前行,他的眼睛渐渐习惯在黑暗中看清事物,这里没有,那么,就在下一棵树后面。

  关轩缓缓前进,他享受这种“捕食”的乐趣,乐此不疲。

  他又走过一棵树,还是没有。

  关轩继续前进,他和白郃只相隔了一棵树,此时,白郃抱着头痛哭,并没有发现关轩靠近。

  “她呀,名字就像是皎洁的月亮,皎洁为白,白月,白郃,你认识白月吗?”

  “白月”两个字一出口,白郃彻底崩溃了,她大声哭吼着,凄厉绝望,她扶着树干缓缓站起,打开手电筒,直面距离自己不过一米的关轩。

  她先是一愣,哭声戛然而止。她没想到关轩竟然离自己这么近,但几秒过后,她的丧妹之痛又涌上心头,完全盖过了内心的恐惧,她咆哮着向关轩冲去,把手电筒当作武器,胡乱朝关轩身上砸去。

  关轩见白郃出现,不顾白郃歇斯底里的哭号,他的内心,满满承载着欢喜,终于,让他找到了白郃。

  躲过白郃的攻击,关轩随手一抓,抓住了白郃的手臂,他一用力,将白郃放倒在地,然后一拖,把白郃拖到了树边,让她靠着树干。

  白郃不从,奋力挣扎着。她力气没有关轩的大,挣脱不出,她止住眼泪,怨恨地看着关轩,抬脚狠狠地朝关轩下半身踢去。

  关轩察觉到白郃的小动作,他脚一抬,踹回了白郃的脚。白郃不服,接着又用上了嘴,用上了牙齿,狠狠地咬关轩的手。

  关轩吃痛,脸上怒意大盛,他用力一甩被咬住的手,试图甩走白郃,没想到白郃如跗骨之疽,去之不掉。她紧紧地咬住,不松口。

  关轩怒极,脸上一片黑色,他高举起右手,张开五指,用力地朝白郃的脸上扇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树林里。

  白郃被扇得飞了出去,趴在地上,她嘴角出血,白皙的脸上五个通红的手指印。她“呸”的一声,吐出口中残血,转过头,用杀人的目光,盯着关轩。

  关轩也注视着她,带着轻薄之意。

  白郃以手撑地,想要起身继续扑向关轩,她知道自己打不过关轩,但是,她宁愿死,也不愿被关轩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

  没等白郃站起来,关轩谄笑地开口了:“白郃,你先别急着起来嘛,我再跟你说仔细点,说不定知道白月死亡的真相,你还会感激我呢。”

  白郃身子一震,停住了起来的动作,她保持着下半身坐在地上,上半身立着的姿势,一动不动。

  “这才对嘛,这样我才能安心地继续说。”

  关轩蹲下,把玩着手里的斧头,看着白郃说:“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知道你和白月的关系?其实不难明白,你和白月除了长得像以外,另外,白月和顾兰提过,她有一个好姐姐,就在a市,是一名作家。你还记得你在山洞里讲的故事吗?你故事中的那个女老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