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十三章 被操控的顾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被操控的顾兰 (第2/3页)

?他身上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面对许木提出的疑问,白郃难以解释,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许木说:有一个一直在暗中跟随自己的舅舅,而这个舅舅暗中跟来的目的是为了帮白月报仇,此时罗胜已死,凶手就是关轩。

  难以开口,白郃干脆不作声,沉默以对。

  见白郃不说话,许木只当她想不到原因,没有再问。他收好摄像机,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捡起放在一旁的军工铲,紧紧握在手里。

  许木皱起眉头,看着手里的铲子。眼下他手里有一把军工铲,关轩手里一把,顾兰手里一把,加上死去的罗胜手里应该还有一把,只不过罗胜的那一把并没有在罗胜身边,也没有在包里,不知在哪儿。

  白郃没有武器防身,这是许木最担心的。思考许久,许木将手中的铲子递到白郃面前,示意她拿着。

  白郃拼命摇头,她不能接过这把铲子:一来自己不善用铲;二来,许木如果没了铲子,他面临的危险会更加严峻。

  许木再三想把铲子交给白郃,白郃都拒绝,没有办法,他只好自己收好。他牵过白郃的手,告诉白郃要紧紧地跟随自己。

  消失在洞里的顾兰,不知道是不是真如白郃所想,躲进了隧道。这点两人不得而知,因此他俩不敢轻易下隧道查看。

  两人商量片刻,白郃说:“现在待在洞里也不是个方法,关轩和顾兰行为十分诡异,我们应该趁早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着,等救援队到来。”

  许木点头赞同,他对摄像机里看到的景象十分震惊,虽然不知道关轩、顾兰到底在做什么,但他直觉那并不是好事,就目前来看,与白郃一起离开是最好的办法。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不然待会儿关轩回来就糟糕了。”许木拉着白郃,脚下生风,着急地朝洞口走去。

  两人前脚跟着后脚,一步不停地走向洞口,顷刻,就走出了山洞。

  许木拉着白郃,正打算朝山下走去,突然,一阵阴森的声音传来——

  “你们俩,是要去哪儿?”

  两人被这声音吓住,立在原地。

  这是关轩的声音!

  许木和白郃艰难地转过身,看清背后站着的人。

  关轩一身黑衣黑裤,戴着副黑色眼镜,笑得弯成一条缝的眼睛看着他俩,嘴角扬起微笑。他一只手垂在身旁,另一只手隐藏在身后,这在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此刻在两人眼里却有些诡异。

  令两人觉得更诡异的是,关轩并非独自一个人站在这里,他的身边,此时站着消失在洞穴里的顾兰。顾兰双手下垂,拿着铲子,她低着头,不住地摇晃,嘴里还哼哧哼哧发出声音,但听不懂她在讲什么。

  见两人没有回答,关轩冷笑一声,向前走了一步。

  “你们,为什么要离开?”关轩又开口询问。此时,他的声音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低沉阴森,但穿透力极强。

  白郃见关轩向前,不由得向后退去,始终与关轩保持一定的距离。

  关轩见状,嘴角不自然地抽了一下。

  许木头上冒出冷汗,他挤出一丝笑容对着关轩说:“哈……哈……没……没什么,我们只是担心你们,出来找找。”

  说话间,他将白郃护到身后。

  关轩又向前走了一步,抬起下垂的手,做出邀请的姿势,说:“找我们呀,那现在找到了,我们进去吧。”

  “哼……哼……”一旁的顾兰发出怪声。

  白郃看了一眼顾兰,顾兰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许木拿着铲子的手摆了摆,他拼命地想要表现正常点,脸上一直堆着笑容:“不……不了,你们没事就好,我和阿郃……和阿郃还有事,待会儿再回去,你们先回去吧。”

  关轩继续向前踏出一步,藏在身后的手隐隐动了下,他始终保持着诡异的笑容,说道:“有事?有什么事不能跟我们说呀,你说是吗,顾兰?”

  关轩话音刚落,顾兰像是被什么触动一般,缓缓地抬起头,白郃这才看清顾兰脸上的表情。

  顾兰一脸呆滞,失去光泽的瞳孔无神地看着前方,她鼻翼微动,急促地吸气,嘴巴半张,发出哼哼的怪声。

  “小兰……”白郃看着顾兰的异样,担忧地轻声叫道。

  顾兰无神地看着前方,没有反应。

  关轩哈哈大笑,抬起的手放在了顾兰的头上,戏谑地看着顾兰:“你这样叫她,她听不到的,你得这样叫她。”说着,他看向白郃,眯着的眼睛忽然睁大,眼神里充斥着狂热,他靠近顾兰的耳朵,低声地说,“顾兰。”

  原本呆滞的顾兰,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忽然面目狰狞,怪吼一声,嘴巴张大,口水从嘴角流下,她颤抖着身子,喘着粗气。

  “她……她这是怎么了?她之前还在洞里,怎么就跑到你身边去了?”白郃吼道。

  关轩大笑着弯下了腰:“哈哈哈,啊哈哈哈……”

  片刻后,他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做出一副难以相信的表情看着白郃:“你问我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啊?!你干吗不亲自问问顾兰本人呢?”

  “顾兰”二字一出口,顾兰颤抖得更厉害了,她不住地喘着粗气,偶尔伴随着低吼,就像是一头沉睡的野兽。

  白郃被吓得不轻,紧紧地贴着许木。

  “关轩!”许木大喝一声。他对眼前的事也不明白,但看到完全变了个样的关轩和顾兰,他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关轩,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身上的血又是怎么回事?”许木喝问,并将军工铲置于胸前,此时他只想弄清原因。

  “血?”关轩疑惑地看了下自己的衣服,“我身上哪里有血?不都被我洗掉了吗?”他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身上有血,他问身边的顾兰,“顾兰,你看到我身上有血吗?”

  就趁这时,许木和白郃都看到了关轩藏在身后的手里,握着一把手斧,斧刃散发寒光,令人恐惧。

  许木一惊,料定大事不好,他护着白郃的手掩藏在身后,轻轻摆动,示意白郃后退,自己也缓缓后退。

  白郃早就已经猜想到关轩另一只手上肯定藏着不寻常的东西,这时候看清了,还没等许木示意,就已经向后退了几步。

  “咦?没道理啊,我身上应该不会有血呀!”关轩背着身张开双手,查看自己两肋是否有血迹,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片刻后,他转回身,“没有啊,你们告诉我,我哪里有血被你们看到了……”

  话没说完,关轩看见白郃和许木离自己远了数米,他嘿嘿冷笑,面色暗了下来,在手电筒的余光下,一半黑一半白,更加瘆人。

  “你们干吗离我这么远啊?”关轩举起手斧,指着白郃和许木。余光下,斧刃的寒光更冷了几分,还沾有点滴未洗净的暗红色斑点,疑似血迹。

  “哦……你们,你们不会是怕我手上这把斧头吧,没关系的,这斧头我拿来防身,不会砍你们的。”

  关轩朝白郃、许木两人走去,顾兰颤抖着身子跟在其身后。

  “你们不要退啊,干吗要躲着我,我们一起回洞里好不好?”关轩诡异地笑着,眼睛圆睁,充满狂热之意盯着白郃,“白郃,你干吗离我这么远?跟我一起回去不好吗?”

  白郃下意识摇头,但随后便意识到什么,立马停住。

  可惜太晚了,就在白郃摇头的那一瞬间,关轩突然变了表情,他收起笑容,双颊泛红,一脸憎恨地看着她:“不回?那我就带你回去,顾兰!上!”

  关轩的话对顾兰来说似乎就像是命令,下一秒,顾兰颤抖的身体突然停住,她俯下身,露出久未进食的野兽看到食物似的贪婪的眼神,伴随着低吼,举着铲子便冲向白郃和许木。

  白郃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就受到了一阵巨大推力,直直地往后退去,一连退出三米。

  “阿郃,快跑!”许木的声音响起。

  原来许木早已想好,他护着白郃的手在关轩出现后,时刻准备把白郃推走,眼下顾兰的突然暴起,正是时候。

  “砰!”

  一声巨响,许木的铲子与顾兰的铲子碰在一起,许木趁机侧过身,另一手抓住顾兰握着铲子的手,顺势转身一甩,把顾兰甩了回去。

  顾兰被甩回,怪叫着稳住身子,站稳后她又转回身,嘴里呜哇地又冲过来,同时手里的铲子乱舞。

  许木一边闪躲着顾兰的攻击,一边大喊:“阿郃,你快跑,能跑多远跑多远,不要管我!”

  白郃原本想要上前帮忙,听到许木的喊声,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身子,回喊道:“那你怎么办?”

  许木不停地闪躲,同时用手中的铲子还击,他看准空当,握住了顾兰的手臂,让她动弹不得。

  “我没事,我一个人能跑得掉,你先躲起来,到时候‘桥洞’见!”

  顾兰的手被抓住,愤怒不已,嘴里低吼声变大,呜哇就要扑过来咬许木。许木见状,另一只手横过铲子,挡在顾兰嘴前,顾兰一下子咬在了木柄上,不停地左右摇摆,用劲之大,牙齿都咬出血。

  许木倒吸一口气,心想这若是咬到自己手臂,恐怕会被咬掉一大块肉。

  与顾兰缠斗在一起,许木没有额外的办法阻止关轩,目前他最担心的就是如果关轩出手,那恐怕两人都不能逃脱。

  他瞥了一眼关轩,后者站在原地没动,仿佛在看戏一样看着他们,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这让他稍微放心。

  眼下,就算许木再愚钝,也知道了,关轩如果不是凶手,那他和眼前的顾兰也并不是什么好人。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让白郃逃走,自己再想办法摆脱他们。

  白郃站在远处,还想上前帮忙,虽然许木让她先走,但要她留下许木一人,对抗关轩和举动奇怪的顾兰,她绝不同意。

  白郃正要动时,许木焦急的声音再度传来:“阿郃,快去‘桥洞’,关轩还没出手,趁现在快跑!”

  白郃一怔,许木说得有理,关轩很强,对付他们两人似乎都绰绰有余,自己去帮许木不一定有用,万一拖了许木的后腿,让关轩抓住,情况就会更加危急。

  一念之间,白郃决定,自己先跑。许木身手比自己好,一个人逃跑比带着自己跑方便得多。

  想着,白郃转过身,留下一句小心,便一路狂奔。

  另一边,关轩原本正在看着缠斗的二人,在看到白郃想跑时,他收住了脸上憎恨的表情,冷笑一声,拿着手斧就要去追。

  许木手紧紧地抓住顾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白郃已经跑出十多米,正要松一口气,谁知身旁突然闪过一个黑影。

  他仔细看去,发现那黑影竟是关轩,心中一慌。

  关轩跑开,目的肯定是要去追白郃,许木原本以为关轩还会站在原地多看一会儿热闹,没想到白郃一跑,关轩就马上行动了。

  拦下关轩,不能让他追上去,这是许木此刻的想法。

  顾兰还咬着木柄不松口,眼下情况紧急,许木也顾不得是否会伤到顾兰,只好用力往外扯出铲子,另一只脚往顾兰身上踹去。

  顾兰虽然失去自我意识,像野兽一样,但吃痛的本能还在,被许木重重地一踹,她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低声呜咽。

  许木来不及去管顾兰,他现在一心只想着白郃,他转过身,朝关轩用力扑去。

  关轩虽然跑出两米开外,但许木这奋力一扑,扑得很远,准确地扑在了关轩身上。

  出于惯性,关轩和许木倒在了地上。

  许木倒在关轩身上,见关轩被扑倒,立马坐在他身上,试图压住他。

  “关轩,你要做什么,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