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十三章 被操控的顾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被操控的顾兰 (第1/3页)

  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啊,罗胜和王腾都被我杀了,哈哈哈!

  雨没有变大的趋势,只是烦人地飘着,四人脚步不慢,不一会儿,便回到洞中。

  关轩小心地放下张巧盈,将她放在睡袋上,避免地上冷冰冰的寒气渗到她身上。

  顾兰寸步不离地守在边上,照顾着张巧盈。

  “唉,现在王腾也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木背着包一屁股坐在地上,看样子没有想要放下背包的打算。

  众人沉默,没有人回答他,或许是没有人知道如何回答他。

  许木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他站起身,往之前收拾东西的地方走去,边走边道:“既然这样,那……”

  话未说完,突然,一堆碎石从洞口上方落下,在通道里滚动一阵,落入洞内,直直地落在关轩的前方。

  关轩一下子跳了起来,惊愕地看着石头,然后他立马转身,跑向通道,不顾上面还在滚落的碎石。片刻后,一道叫声传来:“王腾?你给我站住!”

  一切都是在电光石火间发生的,容不得白郃思考滚石为什么会掉下来,关轩的声音已经消散了。

  难道是王腾出现被关轩发现了?白郃心中一惊,这王腾竟然主动出现。

  “嗖”一下,眼前刮过一阵风,吹散了白郃的思考。

  许木背着包也跟着关轩冲了出去,速度太快,带动空气流动。

  眼看着许木也要消失在通道,白郃来不及细想,她背上包,决意要跟上去一探究竟。

  她喊了一声小兰,顾兰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神空洞仿佛失去了光彩。

  白郃没有发现这一细节,她急着跟上许木,便匆匆地说:“小兰,你在这儿照顾好巧盈,我马上回来。”说完,她飞似的也跑了出去。

  她边跑边祈祷,自己出去还看得到他们的身影,至于顾兰有没有点头答应,她走得太急没来得及看清。

  三步并作两步走,白郃几秒后便出了洞,她转头左右看了一眼,立马就发现了许木的身影,再往前看,隐约还能看见关轩的身影。

  他们是朝着山上树林的方向跑去的,白郃瞥了一眼便跟了上去。

  关轩速度极快,许木也不甘示弱,原本在洞中,他想取出之前出发寻找王腾、张巧盈时,隐藏好的摄像机,让众人看看在他们离开洞穴之后有没有人潜入。

  结果还没拿出来,异变就发生了。听到关轩声音传来的瞬间,他也不知道怎的,脑子一充血就跟了上来,像是非常想要弄清到底是谁在洞外。

  树林中,关轩在许木前方十米处狂奔着,由于奔跑的关系,手电筒的光一直在乱晃,许木很难看清关轩追着的人的踪影。

  关轩速度奇快,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他,许木不禁佩服,关轩的身手实在太好,就连在树林里跑也不减慢速度。

  树木的残影从两边迅速往后退去,然后消散。两道身影急速地在树林里狂奔,许木认为自己已经跑得很快了,但关轩更快一些,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许木眼看着就要跟不上了,他一咬牙,准备再加把劲,就在这时,身后一声惊呼响起。

  “啊!”

  声音入耳,许木顿了一下,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阿郃!许木立马想起来,这是白郃的叫声,难道,白郃出事了?

  因为这一停顿,本来就相差很远的关许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大了。许木看向前方,关轩的身影已经消失,不知跑到了哪里。

  他无奈地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心想,既然跟丢了,那还是先回去看看阿郃。刚刚的叫声的确是白郃发出的,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

  许木转身往回跑去,没走多远,在一棵树后,他发现了白郃。

  白郃背着包,背靠着树坐在地上,她正查看自己的膝盖和手肘,上面破了皮,流出了暗红色的血,看样子是一不小心摔倒在地磨破了。

  许木见状连忙放下背包,从里面掏出酒精和绷带,想学着关轩的方法给白郃包扎。

  白郃看见拿着绷带的许木突然出现,先是感到惊讶,然后她看到许木身后没有关轩的身影,便猜到了许木是因为她而跟丢了关轩。她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许久过后,她带着歉意的声音缓缓传出:“对不起……”

  许木正给白郃清洗着伤口,听到白郃说对不起,他的手明显停了一下,在空中僵了几秒。

  一片沉默……

  “胡说什么呢。”许木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不怪你,是我自己跑得太慢,原本就追不上关轩。”

  白郃不说话,由着许木清洗伤口。

  “你怎么跟出来了,干吗不和顾兰待在洞里?万一跟丢了我们,你一个人多危险。”许木正用纱布包扎完伤口,准备缠上绷带。说到这里,他又一顿,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睁大地看向白郃。

  白郃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几秒后,两人同时喊道:

  “糟糕!顾兰!”

  “小兰一个人在洞里!”

  来不及仔细缠上绷带,白郃随意地绑了个结固定,许木收拾好剩下的东西,背上包,拉着白郃就走。

  由于出洞的时候只顾着跑,再加上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白郃和许木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跑到了哪儿。

  他俩只能慢慢地摸索着回去,来的时候由于树多草杂,四周又立着许多怪石,再加上注意力都放在了追人上,自己转了几个弯、路过多少树,白郃和许木已经不知道了。

  尝试性地往外走了几米后,他们便明白,他们迷路了。

  在夜晚的山里迷路,找到路是很难的。由于天上乌云笼罩,看不见星星,很难分辨方位,白郃和许木只能依靠树冠的茂密方向,再加上白郃脑中依稀的记忆,来寻找回去的路。

  这一寻找,便花费了半个小时。终于,白郃和许木找到了来时的山路,他俩来不及庆幸,马不停蹄地就赶回到洞里。

  洞中,空无一人,除了昏迷的张巧盈。

  顾兰也消失了!

  白郃头皮发麻,难道顾兰也出事了?如果顾兰出了事,这一大半的责任都在于她,为什么那时候自己要出去?!为什么不留下来?!

  她后悔道:“都怪我,为什么要跟出去,既没追上关轩,又没看好顾兰!”她紧紧握着手,指甲嵌进肉里也没察觉,身子不住地颤抖,“白月也好,顾兰也好,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不能好好保护她们?”说着,她的声音慢慢更咽了。

  许木心疼,拉过白郃,缓缓地抱在怀里,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别哭了,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怎么样,还有机会。”

  “没有了,关轩跟丢了,顾兰不见了,这还能怎么办,就剩我们两个人了。”白郃摇着头,任由许木抱着。

  “不,还有机会。”许木双手搭在白郃肩上,把她从怀里推了出去,一双眼睛充满自信地看着她。

  白郃被自信的许木看得有点发蒙,诺诺地问:“还有……机会?”

  许木松开白郃,走向一处墙角,在那边扒了一会儿,从土块中挖出了一台摄像机。他挥挥手里的摄像机,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白郃,说:“这是我之前藏起来,准备看到底是谁会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潜入洞里的,还好之前没有收起来,现在发挥了点用处。”

  白郃呆立在原地,还是无法相信许木竟然拿出一台摄像机。

  许木走向白郃,拉着她坐下来,一起观看里面的影像。

  两人紧紧地盯着摄像机里的画面,生怕错过一点细节。

  画面开始,是许木偷偷摸摸藏摄像机的样子,然后他起身,四个人一起离开了洞穴,此时是出去寻找王腾和张巧盈的时候。

  后面几分钟,画面里一直没有出现人影,许木往前按了快进键,此间画面飞快地闪烁,突然一道人影闪过!

  许木飞快按下暂停键,结果发现这是四人背着张巧盈回来的景象,又看了一会儿,后面的画面就是关轩出洞,许木次之,最后出洞的是白郃。

  画面里顾兰一直蹲在张巧盈边上照顾着张巧盈,并没有移动。这样的画面持续了有五六分钟,就在许木又想按快进时,顾兰动了。

  顾兰直直地站起,伫立在原地,约有半分钟后,她转过身,走向堆放背包的角落,弯腰从包里拿出一把军工铲。

  那是一把崭新的军工铲,白郃看到时“咦”了一声,因为这把军工铲从来没见顾兰用过。

  拿了军工铲,顾兰回到张巧盈身边站着,她低头看着张巧盈,军工铲慢慢伸向张巧盈的头,看样子是想拍下……由于离得太远,摄像机并不能拍到顾兰的表情。

  看到这里,许木和白郃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也提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进,顾兰的铲子始终没有拍下去,过了一会儿,顾兰走到了画面外,消失了。

  由于摄像机摆放的位置有点歪,并不能将整个洞穴都拍下来,所以,顾兰去了哪儿,并没人知道。

  影像继续播放,许木按了快进键,准备等到有顾兰身影的时候再暂停,可是顾兰就好像消失在了洞里,画面里一直没有再出现她的身影。

  就在两人以为顾兰不会出现的时候,画面里一个黑影闪了一下。

  许木按下暂停键,看清了画面上的黑影,他眉头只是轻轻一皱,小声说:“关轩已经回来过了?他怎么换衣服了?”

  白郃没有回答他,而是死死地盯着影像画面。她此时内心犹如掀起惊涛骇浪,电闪雷鸣,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画面中,关轩脱下原先的一身灰衣,换上一身黑色的衣服,而脸上,赫然戴着一副黑色眼镜!

  舅舅杨子介所说的黑衣人,竟然就是关轩?!

  白郃感到一阵窒息,她不敢相信,关轩就是舅舅说的杀死罗胜的人。那如果罗胜是被他杀的,那么王腾和张巧盈呢?

  来不及思考,许木那边传来一阵惊呼:“关轩身上有血!”

  白郃看去,只看见一身黑衣的关轩右手拿着军工铲,铲上泛红,似乎就是血迹,朝下看去,关轩黑色的裤腿上也有一大片红色。

  “这……”白郃惊得说不出话来。

  画面还在播放,关轩拿着铲子走向顾兰的背包,看都不看地上的张巧盈一眼,他在顾兰包里翻着,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钢制手斧,斧刃银光熠熠,让人感到发寒。

  白郃和许木又惊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惊的是关轩竟然拿起斧头,讶的则是斧头是从顾兰包里拿出来的。

  接下来,关轩出了洞。

  之后画面上除了篝火在燃烧外,就没有其他会动的东西,不一会儿,摄像机拍到许木和白郃回来了,影像结束。

  白郃和许木面面相觑,除了因为身上带着血迹的关轩回来过,还因为他们从始至终没有看见顾兰出洞穴,顾兰一直都在洞里,可是为什么他们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顾兰?

  突然,白郃瞥到了隧道,一个想法从她的心里萌生。她心想,如果顾兰一直待在洞里没有出去,他们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顾兰,那么,顾兰会不会是走进了隧道?

  尽管隧道里有罗胜的尸体在,那是顾兰最害怕的东西,但顾兰的表现太过诡异,拿着铲子想要拍打昏迷的张巧盈,背包里藏着手斧……这一幕幕亲眼看见的事实让白郃不禁想到,顾兰的害怕是不是伪装的?

  白郃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许木。

  许木点点头,他眼睛看向隧道,道:“阿郃你说得有道理,可现在的重点不是顾兰,而是关轩。关轩为什么拿着斧头出去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