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十二章 渐渐消失的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渐渐消失的血 (第2/3页)

自己,她平复好自己的心情,从石头后探出身子,用正常的语气道:“没事!我在这儿,你发现什么了?”

  许木似乎没想到白郃竟会在这种地方出现,于是走了过去:“阿郃,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白郃把额前的发丝捋到耳后,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我刚刚看到这里好像有血迹,就过来看了下,结果看错了,只是片枯叶。”

  许木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也不在意。他歪着身子,手指向灌木丛,急急忙忙道:“对了,我刚发现了那下面有血迹!”

  许木领着白郃走向灌木丛,白郃一看,灌木丛后有一条陡峭的下坡路,弯弯曲曲,不知通向何处。而在灌木丛中,白郃发现了几片沾染了血液的树叶,看来,许木之前是看到这个才起疑心下去查看。

  许木已经穿过灌木丛,走到了陡峭的下坡路上,他伸出手,示意白郃抓住:“下面我看过了,没什么危险。”

  在许木的搀扶下,白郃轻松地穿过灌木丛。

  这一段下坡路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陡峭,只是因为下雨有些湿滑,白郃踩在上面,需要稍微花费些力气才能站稳。许木不放心,手紧紧地扶着白郃。

  跟着许木慢慢走下这个坡,白郃不时地回头,企图看到杨子介的身影,杨子介不知是躲在了哪里还是已经离去,直到她下到坡底,杨子介一直都没有现身。

  “到了,你看!这一路上都有血。”许木小心地搀扶着白郃,直到踩在一块平地上,他才松开手。

  白郃四处张望了一番,发现他们现在处在一个树洞下。与其说是树洞,倒更像是一些藤蔓、枝丫与杂草聚合在头顶形成的一个拱形的“桥洞”。

  血迹不规律地分布在地上,从下坡路一直延伸至“桥洞”更深处。

  许木看向白郃,等待白郃的建议,是继续深入,还是就此退出。

  不知是否因为“桥洞”的原因,叫声变得清晰起来,白郃面无表情地看着“桥洞”深处,她听着这个叫声,觉得有点耳熟。

  这种想法在白郃脑中一闪而过,消失不见。她摇摇头,觉得自己是因为压力过大导致胡思乱想了。但她出于担心,还是问许木:“你不觉得这个叫声有些耳熟?”

  许木正等着白郃给出要不要继续深入的建议,却猛然听到白郃问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白郃这么问,但他还是竖起耳朵认真听,片刻后,摇头。

  白郃见许木摇头,心里安定了几分,看来的确是自己在乱想。

  她用手电筒照了照“桥洞”深处,又照了照来时下坡的路,暗自思忖:这条路目前看来还挺安全,舅舅在后面跟着我,应该没什么事。叫声的主人有可能就在前面,我们去了,就算在前面没找到人,那就原路返回,一来安心了,自己并没有见死不救;二来也保证了自己的安全。

  当下想着,白郃就把自己想的跟许木说了,当然她跳过了杨子介的部分。

  许木点头称好,说,至少没有见死不救。

  两个人继续朝“桥洞”深处走去,白郃在前,许木在后。

  “桥洞”是由一些茂密杂乱的藤蔓、枝丫参差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保护屏障,挡住了许多雨水,下坡路两端又有额外的沟壑,形成天然的引水渠,因此“桥洞”下比外面干燥了许多。

  沿着血迹的方向走了大概10分钟,白郃他们穿过“桥洞”,走上一条坡度较缓的上坡路后,来到一处山谷。

  此时叫声已经非常清晰,就像是在附近几米的地方发出的,白郃、许木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所想,自己来对地方了。

  山谷呈v形走向,只有十米左右,是一处小山谷。谷口外是一片十分茂密的树林,从这里往外看,里面还有许多从树干上垂下来的藤蔓和气根,白郃来时经过的“桥洞”就在这片树林的下方。

  白郃、许木两人此时站在山谷里,背对着“桥洞”。

  山谷里没有树木,只有肮脏泥泞的黄土以及遍地的杂草。叫声还在持续着,现在听起来,尤为刺耳,好像就是从这山谷里发出来的。

  白郃用手电筒照去,发现地上隐约有被人踩过的痕迹,她又仔细地照了一下,忽然,在一块草地旁,她发现了一个浅显的,看上去像是脚跟处的鞋印。

  她蹑手蹑脚地走上去,仔细观察。随后她像想到什么,转头对着身后一脸懵懂的许木说:“你去看看下面有没有朝外走去的脚印。”说着,她指了指“桥洞”。

  虽然不知道白郃在做什么,许木还是乖乖地听从了,于是立马走下了“桥洞”。

  叫声凄厉刺耳,此时就好像在身边对着耳朵怒吼一般,白郃不去看眼前这个脚印,而是往山谷深处走去。

  越往里走,叫声越大,而且在白郃听来,越发诡异,她内心也越发不安。

  “有人吗?”白郃开口问。

  叫声持续,并没有人应她。

  “有人在吗?我们来救你了。”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叫声依旧在凄厉地响着。

  慢慢走到谷底,白郃在石壁前顿住身子停了下来,她心跳加速,眼神微眯看向地上。她右手拿着的手电筒正直勾勾地照着一块草丛,而在草丛里,一台录音机凄惨地躺在那里,发出凄厉的叫声。

  被人调虎离山了!糟糕,他们有危险!白郃立马猜到,这一切都是有人预谋的,引蛇出洞,再各个击破!

  “早该想到的!”白郃愤愤道。

  她飞快地捡起录音机,熟练地按下暂停键,叫声戛然而止。她小跑回“桥洞”,正遇上刚查看完脚印的许木。

  许木正要开口,被白郃一把拉住,又回到了“桥洞”。他不明所以,但看到白郃脸上出现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就知道大事不好了。但叫声突然消失让他很疑惑,他问:“阿郃,人呢?”

  “我在路上跟你说,现在我们先回去!”白郃来不及解释,拉着许木跑下坡,也不在意安全不安全。

  他们在“桥洞”里一路狂奔,白郃体力有些不支,速度缓缓地降下来,改成小跑。

  “你……看这个……”,白郃挥了挥手里的录音机。

  许木接过它,端详一番后,疑惑道:“录音机?”

  “对……还记我之前……跟你说的叫声很耳熟吗……呼……”白郃顿了顿,调整呼吸,“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耳熟了……这声音就是录音机特有的,之前一段时间用过这东西,对这声音……挺熟悉了,所以刚刚觉得有点耳熟。我刚上去,没见到人,只看到了这东西,叫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我们被骗了,是有人故意把录音机放在这儿,让我们分开行动的!”说到最后,她的呼吸调整了过来,不喘气了。

  “你刚刚下去有发现朝出口方向走的脚印吗?”

  许木点头:“有,发现一两个,但像是被人刻意处理过一样,不是很清楚。”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出口处,白郃加快脚步,三两下就上去了,许木紧跟其后。

  “那就对了,那脚步是别人留下来的,我们来的时候注意力都在血上,没注意到有其他人的脚印。”

  许木眉头紧蹙,他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关轩他们?”

  “对,所以我们赶紧回去,他们应该也只是发现另一台录音机,但是不知道的是,放录音机的人是守在谁那儿。”

  放录音机的人没在他们这边出现,那就是说他此时守在另一台录音机那儿,无论是谁找到这台录音机,都将面临危险。

  眼下刻不容缓,白郃、许木他们不敢放慢脚步,一路朝洞穴跑去。即使已经来不及,但目前能找到谁都好,人聚在一起总比落单来得安全。

  不一会儿,白郃和许木就回到了洞穴,此时,叫声已经消失了。

  洞穴里不明亮的篝火摇曳,映出两道影子。

  有人先回来了?白郃内心一惊。叫声已经消失,那就代表着所有的录音机已经被暂停了,那么,到底有没有人遭到袭击,或者是,这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了?

  看着洞里映出的两道影子,许木和白郃互相看了一眼——到底是谁回来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两人缓缓地走下洞口通道,走进洞穴。

  篝火在燃烧着,此时烤在刚狂奔过的两人身上,让他俩觉得燥热,不自觉地便离得远了。

  先回来的人是关轩和顾兰,此时正站在篝火旁等待着,见到白郃、许木回来,便迎上来询问。

  白郃扫了一下洞内,没有看见王腾和张巧盈的身影,看来那两人还没回来。她把手里的录音机递给关轩,并把经过告诉了他们。

  听完白郃所说,关轩面露尴尬之色,他耸耸肩,转身从包里也掏出了一台一模一样的录音机。他把两台录音机扔在地上,坐了下来,缓缓道:“你说得没错,看来我们中计了。”

  他将自己和顾兰发现录音机的经过说了一遍。两人先是漫无方向地往山上走,后来也发现了血迹,循着血迹来到一处巨石林。石林里到处都是散落的巨石,录音机就放在两块石头的缝隙里。好在他们拿了录音机就回来了,并没有遇上危险。

  白郃摇摇头,脸上不安的神色凝重了几分,她说:“王腾和巧盈还没回来,现在叫声也消失了,看来他们十有八九出事了!”

  许木走过来,拍了拍白郃的肩,让她不要着急:“有可能他们刚找到录音机,关了之后正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再等等看,等不到我们再出去找。”

  白郃“嗯”了一声,眼下在这儿干着急也没有用,只好耐心等着。

  她瞥了一眼关轩和顾兰,发现顾兰眼神迷离地看着她,神情有点恍惚疲惫,便想起顾兰身子并不好,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便担忧地问:“小兰,你没事吧?”

  顾兰似乎走了神,没有回答白郃。

  白郃又叫了两声,顾兰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没事没事。我只是在想巧盈姐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