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十二章 渐渐消失的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渐渐消失的血 (第1/3页)

  他们单纯以虐待杀戮他人满足自己低劣的内心。

  手电筒频繁地扫射四周,白郃试图从茂密的树林里找寻一点线索,但一番搜寻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现。

  血迹真的消失了!

  她停下脚步,看向许木,此时许木手中拿着一把军工铲,他为了防止被人偷袭,出洞的时候顺手就把军工铲带上。

  白郃招手示意许木:“你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许木摇头,认真地用铲子拨开杂草,仔细搜寻:“还是没看到血迹。”

  血迹到这里就消失了,这么继续找下去,似乎也是徒劳的,白郃扶着额头沉思,那该不该继续找下去?

  “啪——”

  一颗小碎石朝白郃扔来,砸在白郃的登山鞋上。

  白郃正在沉思,被这突然飞来的石子吓了一跳,她低头一看,弯腰捡起罪魁祸首——石头?她歪着头,感到一阵困惑。

  盯着石头看了几秒,随后白郃似乎想到了什么,把手里的石头扔了出去,紧张地看着四周。

  在哪儿?在哪儿?你在哪儿?白郃在心里焦急地喊着。

  这石子极有可能是杨子介扔来的,告诉她,此时他就在她身边。

  白郃迫切地想要见到杨子介,她想要知道一切。

  青柏绿松,半人多高的草丛,沾浮露水的灌木以及裸露在外的灰岩,一幕幕景色映入白郃眼里,都没有出现她想看见的东西。

  似乎察觉到白郃的异常,许木小跑过来,把白郃护在身后,这个动作他已经做得得心应手。

  许木看着手电筒光照射的地方,忐忑不安:“阿郃,你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许木的声音传入白郃耳中,打断白郃的思绪,她这才回过神。

  杨子介并没有出现,白郃知道这时还不能暴露杨子介的存在,稳住情绪后,她才缓缓道:“我刚刚发现那边有动静,有点害怕,就拿手电筒去照,结果什么都没发现。”

  “有动静?有什么动静?”白郃的话让许木感到紧张,他把白郃护得更紧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

  “没……没什么,我看了一会儿,动静消失了,也许只是风刮过的声音,就像早上一样。”

  许木顿了顿,也许这只是风刮过的声音。他转念一想,可如果不是呢?也有可能是有人跟在身后想要伤害他们。

  不行,还是得过去看看,许木默默点头,他拿着铲子的手举在身前,另一只手护着白郃,慢慢往前走去,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过去看看比较好,阿郃,你挨我近点。”

  白郃有些犹豫:“那,叫声怎么办?”

  “等确认没有人跟踪我们,再去救那个人。”

  许木说得在理,白郃心想,刚刚自己一厢情愿地认为扔石头的是杨子介,但如果不是杨子介,而是其他有心的人呢?还是稳妥行事比较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前方的灌木丛。

  白郃按照许木的要求,帮忙用手电筒照着四周。树林里静悄悄的,没有鸟声虫鸣,只有两人走路的声音、树叶的沙沙声,以及那分不清从哪儿发出来的凄厉叫声。

  走进灌木丛,什么都没有发生。许木松了一口气,护着白郃的手放了下来。

  “没什么,看来真是风吹过的声音。”

  白郃点点头,随意地扫了一眼灌木丛:“那我们赶紧找找叫声是哪里传出来的吧。”

  许木“嗯”了一声就想往后退,但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咦”了一声,止住后退的趋势,往前走去。

  白郃不解,想要跟上,突然,从头顶方向落下一截小树枝,砸在她的头上。

  她条件反射性地抬起头。

  一张脸映入眼帘!白郃惊得差点叫出了声,她慌忙捂住嘴,看了一眼许木。许木被其他事物所吸引,没有注意这边。

  杨子介此时蹲在树上,隐藏在树叶里,由于四周环境太黑,白郃也没有想到树上会藏人,一直没有发现他。

  杨子介探出一个头,右手食指放在唇前,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白郃不要出声。他左手藏在树叶中,紧紧地抓着树干避免自己掉下来。

  白郃现在虽然有许多问题想问舅舅杨子介,但眼下情况不允许,舅舅也没有要说的意思,只好暂时压下内心的冲动,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杨之介用右手指了指身前,白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有一块巨石,巨石背面是一处隐蔽的场所,看样子杨子介想要在那里跟她碰面。

  白郃做了一个收到的手势,然后朝着许木方向轻声喊:“许木,你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许木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了,竟没有抬起头,只见他身体被灌木丛挡住,不太清晰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没事,我发现这丛草上有血迹,但也就到这里,后面有条下坡路,不知道下面还有没有血迹!我先下去看看,这里路陡,也不太安全,你就在上面等着我,我有了什么发现再叫你!你一个人看见异常现象就大叫一声,我马上上来!”

  白郃大声回答好,眼下时机不容错过,跟舅舅见面要紧,血迹的事暂且放在一边。

  她一路小跑,跑到巨石背面等待着杨子介。

  杨子介不知什么时候从树上下来了,此时已经到了巨石后。

  白郃开口想要问,却被杨子介低沉且急促的声音打断:“阿郃,时间紧急,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就好!”

  不知为什么,杨子介一脸心急如焚,白郃看在心里,不敢发问。

  “我上山后就跟在你们后面,遇到了几件诡异的事,这山上的人都有问题!”

  “有个和尚偷你们背包,被我拦下了。”

  白郃心想自己果然没猜错,“鬼”是半山庙的人,背包是杨子介送回的。

  杨子介看了一眼许木,发现他还在灌木丛里,于是压低声音继续说:“罗胜不是我杀的,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就死了,凶手也不是山里的人,我怀疑是你们队伍里的人。”

  白郃心中大骇,队伍里的人?那会是谁?关轩?王腾?难道是许木?

  白郃不安地看了一眼许木的方向。

  杨子介看穿白郃的想法,敲了敲白郃的头:“这小子没问题,人不错,就是有点粗心,咳!”他突然身子一弯,差点跪倒在地,他稳住身子,手慌忙捂住嘴巴,尽量降低咳的声音。

  白郃见状想要上前扶住杨子介,却被杨子介另一只手拦了下来。

  杨子介闭着眼靠着石头,他紧皱眉头,癌变的突发疼痛侵蚀着他的身体,让他额头止不住地渗出冷汗。

  白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不知怎么办才好。好在杨子介身子骨好,硬生生地撑了过来,他颤抖着反手伸进背包里掏弄,拿出一个白色药瓶,想要打开,似乎因为疼痛没了气力,药瓶的盖子纹丝不动。

  白郃见状急忙夺过药瓶,帮他打开,她低头一看,看不清里面到底装着什么。杨子介接过药瓶,也不往外倒药,直接将药瓶对着嘴巴,将药吃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杨子介颤抖的身子慢慢稳了下来,仍是无力地靠在石头上。

  白郃从他手里拿过药盖好,塞回他的背包,担心地看着他。

  良久,杨子介睁开了眼,缓缓说道:“老毛病了,不碍事。”说着,他伸手又捂着嘴,轻轻咳了两声。

  白郃看着杨子介,想起他此时身患绝症,心中不免一阵后悔。若不是因为自己的报复心,杨子介此时应该在医院接受治疗,而不是忍着疼痛上山来。

  杨子介没有注意白郃在想什么,他吃完止痛药恢复后,就一直看着许木所在的方向。他说:“阿郃,你要注意一个戴黑色眼镜的人,罗胜是被他杀的。我当时站得远,看不太清脸,只是知道他穿着一身黑,戴着黑色眼镜,而且这个人,心狠手辣,做事果断,身手很好!”

  白郃思绪在杨子介说话的一瞬间就收了回来,听完杨子介所说的话,她心想,戴着黑色眼镜、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奇怪,队伍中没人戴眼镜,也没有人穿着黑色衣服……白郃快速地把每个人的穿着在脑中过了一遍。她自己喜白,穿着白色衣服,关轩和许木一般都穿灰色衣服,王腾穿着棕色衣服,顾兰和张巧盈比较花哨,穿着绿色和粉色。罗胜不用多说,人都死了,穿什么衣服都无关紧要。如果舅舅没有看错,难道这些人还带了备用的衣服专门留在这个时候穿?

  没等白郃想完,杨子介打断了她的思考:“总之,你小心戴黑色眼镜的人。另外,你们队伍里还有一个人我也放心不下,就是那个穿灰色衣服的男人。”

  杨子介这么一说,白郃就知道他说的谁——关轩。的确,关轩这人也曾让她觉得可疑。

  另一边,许木好像发现了什么,激动地大叫起来:“阿郃,你快来!我发现线索了!”说着,灌木丛一阵晃动,不一会儿,许木的身影从灌木丛里露了出来。

  “阿郃?你在哪儿呢?”似乎没有看到白郃的身影,许木有些慌张,他拿着闪烁微弱灯光的登山手机,缓缓地朝原先白郃站的位置走去。

  糟糕!白郃心中暗道。

  杨子介明显也注意到了许木的举动,他俯下身子,压低声音急道:“来不及了,你记得不要离开许木,也不要一个人行动,注意戴黑色眼镜的人,我在这里不宜久留,就先走了。不过你要记得,我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他轻轻地抚摸白郃的脸,眼中充满着慈爱,后者不舍地看着他。“还有,这血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有猫腻,你一见到不妥就马上跑,什么也别管!”

  杨子介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但许木已经走了过来,不容他再继续待下去。他抽回手,果断地转过身,身影缓缓地消失在黑暗中。

  “阿郃!”许木走回原地,没有看见白郃,当下心中一慌,“阿郃,你在哪儿?阿郃!”

  白郃目送杨子介离开后,听见许木叫着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