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十一章 夜半凄厉女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夜半凄厉女声 (第1/3页)

  暗地里似乎还存在第三人,一个对他们不利的第三人。

  洞外空气中黏答答的,到处弥漫着水汽,白郃、关轩、许木三人站在洞外,他们决定再次打电话给救援队,说清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似乎因为停雨了,信号容易接收,没走出多远,白郃就拨通了电话,告诉救援队有人死亡的消息。电话另一头的人一顿,很久之后才慢慢地说:“你们别乱走,待在洞里,这里路快要修好了,马上就可以去救你们。”

  一样的话听了三遍,白郃知道,这只是救援队让他们心安的说辞,今晚能不能修好路都得另说。

  把消息告诉两人,两人脸上闪过一丝沮丧。

  白郃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鼓励地说:“没事,这不有你们俩在吗?好好保护我们就好了。”

  两人苦笑。

  白郃坐回火堆旁,不由得开始担心杨子介,她想知道罗胜到底是被谁杀死的?这佛像又是怎么回事?

  一行人没了继续登山的兴致,安静地坐在洞里等待着救援队,每个人各怀心事,各自忙自己的事。

  白郃拿着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许木走过来坐在边上,好奇地盯了一眼笔记本,发现看不懂,只好问:“阿郃,你在写什么呢?不会还在写小说吧?”

  白郃摇摇头:“这是关系图,我在分析到底是谁杀了罗胜?而我们又是怎么被盯上的?”

  许木“哦”了一声,饶有兴致地要来笔记本,仔细观看:“这我稍微看得懂,右上角的骷髅是什么呀?”

  “那是凶手的标记。”

  “两个骷髅,嗯……原因是……罗胜打碎石像以及……盯上物资……纯属爱好杀人?这一点是什么意思?纯粹杀人?”

  “我乱填的,不排除有这个可能,以往也出现过这种因为兴趣爱好杀人的,我就暂且先记下了。”

  许木点点头,翻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更多的内容,便把笔记本还给白郃,躺在一边休息去了。

  顾兰和张巧盈两人,相依在洞穴的最角落,翻着张巧盈带来的时尚杂志。白郃发现,张巧盈头埋低低的,认真地看书,顾兰则时不时地往放着罗胜尸体的隧道看去,每看一眼,都会闪过一丝不安。

  白郃不太关心王腾,只看到他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收回目光,白郃看着笔记本,继续认真思考前因后果,关轩跟她打招呼说外出上厕所,她点点头,想着是关轩出去,就没有放在心上。

  笔记本上画了两个小骷髅,边上标了一个问号,表示凶手未知,但是有两个嫌疑人。两条黑线笔直地连接着骷髅和笔记本中间的x,x代表被杀害的罗胜。x下方衍生出六条连线,分别连接着在场六个人。白郃在六人姓名下面写上了他们对应的年龄和职业。要找到凶手就要从身边的人开始思考,这是杨子介曾经教过她的,不要忽视身边的人。

  这一个方法她以前写推理小说的时候用过,先写出死法,再由死法联想出凶手的犯罪动机,以及凶手的性格特点。很显然,这个办法在这里并没什么用。罗胜死于一刀割喉,伤口很深,除了速度快,持刀的人力气也很大。白郃排除了在场的女生,包括自己。她除了有动机,但是并没有能力。

  接下来,白郃排除了许木。许木跟罗胜有过冲突,但是没有到杀人的地步,现在有嫌疑的就只剩下了关轩、王腾,以及两个骷髅(杨子介和青衣人)。

  关轩的背景神秘,社交关系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名“身手出众”的心理医生,从目前他的行为举止看来,他似乎还与罗胜交好。白郃对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凭着自己的感觉,她也在关轩的名字边上标上一个问号。

  至于王腾,唔……白郃想到他是“山阅尽”的带队人,一般来说,这种身份,不允许他对会员做出什么不轨的事,但是,世事难料,有些事情谁知道呢,前不久a市还发生一起保姆纵火烧死雇主的惨案,据说只是为了盗窃一些不值钱的珠宝。白郃摇头,她对王腾不熟悉,这种事还是先跟自己的感觉走比较好,于是,在王腾名字边上也标上一个问号。

  分析完,白郃觉得肩有点酸痛,就伸了一个懒腰。她看了一眼手机,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她咂咂嘴,觉得口中有点干,伸手去拿包里的水。

  趁着喝水的空当,白郃扫视洞内,发现没有关轩的身影。她想起关轩之前跟她说出去上厕所,此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似乎还没有回来。

  “不好!”白郃心里急道,她慌忙放下水瓶,摇醒身边睡着的许木,然后转向身后,大声地说,“关轩好像不见了!”

  身手最好的关轩也消失不见,这消息就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震醒了郁郁寡欢的众人。

  “什么?关轩也不见了?”许木的反应最大,噌地站起,睁大双眼看着白郃。

  “他什么时候不见的?”王腾异常冷静,问出了重点。

  “一个小时前,他跟我说要出去上厕所,然后到现在好像还没回来。”白郃隐瞒自己刚刚做的事,只是简单提了一下关轩。

  “走,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去找找!”也许是不想让罗胜的事情重演,王腾催促众人动身,自己已经往洞口走去。

  空中已经又下起小雨,没有风在流动,天地间压抑的空气让人有些无法呼吸,看样子,大雨又将来袭。

  王腾匆忙安排好人手,让大家分散去找,嘱咐了句找不到就赶紧回来,自己便消失在了上山的路上。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所措。

  王腾走得太急,具体的安排都没决定,白郃心中起疑,为什么这种情况下还单独行动,两个人一组不是更好吗?

  可是王腾走远,已经追不上了,剩下的三人眼巴巴地看着白郃,在等她做决定。

  白郃右手扶额思考,这三女一男不管怎么分队都不好分,无奈之下,只好说:“许木你跟着顾兰带着伞往山下走,巧盈跟着我去找王腾,下大雨了就回来,千万要小心。”

  顾兰点头,只是许木磨磨蹭蹭,一直不出发:“你和巧盈两个人,路上安全吗?不然先跟我们去山下,再去山上?”

  白郃知道许木话里的意思,那是在担心她。她微笑地看着许木,伸手点了下他的额头:“没事的,不用担心。”

  一道闪电划过,撕开黑得如墨般的天空,雷声还未传出,白郃就推着顾兰和许木两人往山下走,边推边催促:“快走快走,赶紧找到赶紧回来!”

  分开之后,白郃和张巧盈撑着伞往山上的路走去,两个人一路上无话,一个看着左边,一个看着右边。由于一路上并没有看见王腾,两人也不敢走进草丛,所以这一路走得奇慢。

  “哗……”

  雨突然大了起来,破旧的伞在狂风暴雨中苦苦支撑着,若不是白郃紧紧抓着,下一秒,伞恐怕要飞了出去。

  伞小,白郃为了两人都不被打湿,便将张巧盈搂住,两人贴得紧紧的。

  暴雨倾盆,打在雨伞上如枪一样,白郃虽然和张巧盈已经贴得极紧,但还是被淋湿了两肩。这时她俩已经顾不得寻人,只想找棵大树避雨。

  “白郃,你快看前面!”忽然,身边的张巧盈叫道。

  白郃看向前方,透过层层雨幕,似乎有一个人影在前方艰难前进。

  “你说那会不会是王哥?”张巧盈强忍着激动的心情,眼神恳切地看着白郃问道。

  这雨太大,大到看不清前面到底是不是人在动,白郃摇摇头:“现在还不确定,我们走近点再看。”

  张巧盈“嗯”了一声,两人加快脚步。随着距离的拉近,人影的轮廓看得更清楚,那模样,好像两个人搀扶在一起。

  “王哥!”没等白郃说话,张巧盈飞一般跑了出去,浑然不顾这大雨拍打在身上,淋湿衣服。

  白郃跟上她的步伐。

  那的确是王腾与关轩,此时,王腾搀扶着关轩,关轩无力地搭在王腾肩上。

  白郃走过去,把伞遮在两人头上。

  “王哥,这是怎么了?你没有受伤吧?”张巧盈焦急地问,内心那种见到王腾的喜悦之情在脸上显露出来。

  王腾摇头,他大口喘着气,似乎刚才费了很大的劲:“我……我没事,只是……扶着关轩回来,有点累了。”

  “关轩怎么了?”白郃问。

  啧,张巧盈瞪了白郃一眼,怪她在这个时候还问这个问题。白郃不在意,仍还是看着王腾。

  “关轩,他……我也不知道……他……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

  “难道又被人袭击了?”白郃心中一惊。这凶手似乎很凶残,竟然还能打得过关轩,白郃不禁想到杨子介,不知道杨子介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好像是的,我看他躺在路边,就离……就离罗胜死的地方不远……急急忙忙的,就把他扶了回来。路上下起雨,看……看不清,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就走得慢了点……呼……”王腾看起来累急了,这一段话说了很久。

  张巧盈急忙打断他:“我们回去休息会儿再说,现在不急,小心脚下,王哥,我来帮你!”

  王腾摆摆手,示意自己一个人能行。张巧盈不同意,坚持要帮他。她小跑到关轩的右边,把关轩的手往自己肩上一搭,两个人就这样架着关轩。

  白郃站在后面为三人撑伞,自己却被淋湿了。

  回到洞中,许木和顾兰早已回来,看见王腾和张巧盈扶着关轩,立马上去接过来,把关轩平放在地上。

  许木见白郃全身湿透,连忙从包里拿出干净的衣服给她擦脸,然后再递给王腾等人额外的干衣服。

  王腾谢绝,他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几件干衣服,分别递给了张巧盈和顾兰,示意顾兰去帮关轩擦干净身子。

  火堆上的固体燃料还在尽忠职守地燃烧着,上面已经煮好了热汤,许木盛了一碗递给白郃,让她驱寒。

  白郃接过热汤,一饮而尽。她裹着干衣服,这一碗热汤下肚,让她全身都暖和了些。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让许木笑出声,她瞪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