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九章 偷走背包的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偷走背包的人 (第1/3页)

  幽深的墓穴里,我们都怀揣着不那么见得光的秘密。

  从东南方向的石柱走到出口,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由于四周还潜伏着不知下一次会从哪里出来袭击的毒蛇,白郃、关轩、顾兰、许木四人走得异常缓慢。

  一路相安无事,眼看着离洞口越来越近,白郃不禁有点想要跑出洞口。

  洞口漆黑一片,难以看清有什么,担心有毒蛇已经埋伏在洞口袭击,白郃强忍住自己想要跑的冲动,慢慢地跟在关轩身后。

  离洞口越来越近,关轩和许木也越来越紧张,他们也想到了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最危险的地方,毒蛇有可能就埋伏在洞口,但身后的墓室也非常危险,因此两人十分默契,走在前头的关轩探查着洞口,殿后的许木则防范着身后。

  白郃心细,看着洞口的时候觉得有些奇怪,来时看到的洞口,虽说不上干净整洁,但好歹也是一个清爽的半圆形的入口,现在,洞口右下角却出现了一团青色异物。

  白郃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去。

  那青色的异物自然下垂,表面布满褶皱,乍一看,像是一片布。她把手电筒的光移过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结果就这么一瞬的工夫,青色的异物消失不见了。

  白郃眉头一皱,颇觉诡异,想要告诉众人,不过这时,隧道内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音。

  “有声音!”白郃轻呼一声。

  “什么?”关轩转过头,他的注意力刚刚分散到四周,并没有听到声音。

  沙沙声再次响起。

  “你们听!”白郃轻声说,“是不是有沙沙的声音?”

  关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努力地在墓室中找寻着声源处。

  片刻过后,关轩摇摇头:“没听到。”

  “我也没有。”顾兰和许木同时摇头。

  “难道是我出现幻听了?”白郃咬了下嘴唇,“不会的,不是幻听,我刚刚听得真真切切。”

  白郃想起之前消失的青色异物,联系起刚刚听到的沙沙声,她冒出一个惊人的想法。

  “我不知道猜得对不对,隧道里好像有人。”白郃吞吞吐吐,不确定地说。

  “刚才的沙沙声,跟我们走路的声音一模一样,只是小了很多,很像有人在放轻脚步走一样。”

  白郃话刚说完,洞内突然传来一连串众人都听得到的沙沙声,急促响亮。

  “果然有人!”关轩显然被吓了一跳。他静下心来仔细听,发现这沙沙声十分有节奏,而且频率飞快,像人在小跑。

  许木听不清前方两人在说些什么,等到他靠得近时,只听到关轩在说前面有人。

  许木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罗胜这王八蛋,刚刚那个肯定是罗胜!”

  白郃一怔,心想,不对,隧道里的如果是罗胜,那青色异物是什么东西?

  许木按捺不住,急忙说:“关轩你走快点,赶紧追上罗胜那小子!”

  被许木催着,关轩加快了脚步,四人快速地穿过了隧道口进入隧道。

  走出墓室,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许木朝墓室拍了拍屁股,当作饯别的礼物。

  一路无言,关轩在前头带队,三人在后面跟着,除了虚弱得需要人搀扶的顾兰,另外三人体力都还有保留,因此,三人轮流扶着顾兰,步伐不疾不徐地赶着。

  “罗胜这小子,胆子不大,腿脚倒是很利索,一下子都走得这么远了。”许木扶着顾兰,不屑地说。本来是轮到白郃扶顾兰,许木心疼白郃,就替她扶着。“我待会儿一定要揍他一顿,关轩说好了啊,你待会儿可不准拦着我。”

  关轩无奈地摇摇头,这许木难道是好斗分子?

  “现在都是新世纪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

  许木“啧”了一声,语气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新世纪还讲究团队精神呢,你看罗胜这家伙,有团队精神吗?”

  他哼了一声,继续说:“反正我不管,你不准拦着,我们一起战斗过,好歹也算是战友,我不需要你帮我,你就出去抽根烟,晒下太阳都可以,装作没看到就好。我手轻点,就图个痛快,不会把他打出事的。哎,你们怎么不走了?”

  许木边走边说,顾兰突然停了下来,他一看,发现前面两人也都不走了。

  白郃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带有一丝颤抖:“前面有人倒在地上。”

  “是什么人?”许木大惊。什么情况,隧道里竟然有人倒在地上,难道是……

  “阿郃,那人是谁,不会是罗胜吧?”

  没等到白郃说话,关轩略带嘶哑的声音传来:“是罗胜,不过没死,只是晕了过去,像是被人打晕的,后脑有点血迹。”

  “血迹?被人打晕的?”许木不解,罗胜的身子被白郃挡住了,看不清具体情况。”

  “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昏迷过去了,过一会儿就会醒,只不过……”关轩继续说道。

  “只不过什么?”许木问道。

  “只不过……”白郃开口了,她背对着许木,许木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的声音听来,他能感受到她巨大的不安,“我之前说的,隧道里有人,看来是真的。”

  短短一句话,许木听完之后,全身犹如被冰覆盖一般,寒彻骨髓。他知道白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罗胜被打晕,那么之前的脚步声不管是不是罗胜发出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隧道里还藏有一个人,一个打晕罗胜的人。这是一个对他们有危险的人,不,也有可能是一堆人,而这人跟踪了他们,到现在才开始动手。如果这个人或这群人是从他们来时的洞口进来的,那么,王腾与张巧盈又怎么样了?

  许木不敢多想,最坏的情况就是王腾与张巧盈已经遭到毒手,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四人带着昏迷的罗胜,尽快赶回洞穴,查看情况。

  “走,我们赶紧回去!”许木催促着。

  前方关轩“嗯”了一声,一把背起罗胜,脚下生风,急忙朝前赶去。

  白郃、许木见状,立马拉着顾兰追上。

  加快了速度,隧道显得不再那么深邃冗长,不一会儿,四个人加上被关轩背着的罗胜,已经走到了隧道的出口。

  白郃担忧地看着出口,她许久没有这么不安过了,不知是为谁担心着,抑或是她已经知道了打晕罗胜的人是谁,是在为他担心?

  关轩一脚踏出隧道的出口,面前一片漆黑。

  洞穴的火堆早已熄灭,洞内昏暗无比,关轩呼唤着王腾与张巧盈的名字,没人回答他。

  出事了!关轩脑中蹦出这么一个想法。

  手电筒的灯光在地上扫来扫去,拿着手电筒的人是许木,他最后一个出隧道,一开始他也十分惊讶为何洞穴如此黑暗,他们明明有燃烧着火堆,紧接着他看到白郃和关轩脸上凝重的神色,便知大事不好。

  莫非打晕罗胜的人,把王腾和张巧盈带走了?又或者王腾和张巧盈一起打晕罗胜?更坏的结果是,难道王腾和张巧盈已经……

  许木挥散脑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当务之急是找到王腾和张巧盈,他们是不是还在洞里?

  洞穴不大,不一会儿,白郃就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两人的踪影,刚看到的时候把白郃吓了一跳,两人的姿势蹊跷无比,就好像两个人偶一样被随意地堆放在角落。

  白郃叫来关轩和许木,让他俩去看。

  关轩检查了一下两人的身体,发现两人也只是被人打晕了,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两人所受的伤较轻,并没有见血。

  另外,白郃还在洞内发现了几处湿漉漉还未干透的脚印,看样子就是潜入洞穴打伤王腾等人的凶手留下的。

  洞穴内的火堆已经被重新点燃,只是之前有一部分固体燃料被许木落在了墓室里,为了节省燃料,只用了少量的固体燃料。

  顾兰失神地坐在火堆边上,一言不发。白郃找了临近她的位置坐下。

  半天的奔波让白郃也身心俱疲,但看着像妹妹一般的顾兰如此,白郃顾不上休息,便上前抱着顾兰。

  刚从隧道里出来的顾兰,一直处于失魂的状态,此时也没有回过神,直到白郃上前抱着她,安慰她,她才明白,她还活着,她安全了。想到这里,泪水流出眼眶,哭成泪人的她趴在白郃的怀里呜咽。

  把昏迷的王腾、张巧盈、罗胜三人,分别平放在火堆边后,关轩与许木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两人重重地深呼吸了一下,便瘫坐在白郃的边上,许木干脆直接躺在了地上,若不是喘着粗气,别人会误以为地上躺着四具尸体。

  关轩为昏迷的三人做了简单的处理,下手的人似乎很熟练,力度掌握得很好,只是打晕了三人,并没有造成额外的伤害。

  休息片刻后,白郃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还没做,于是让关轩与许木去检查一下他们之前落在这边的行李是否还在。

  检查过后,许木黑着脸回来,他告诉白郃装着少量食物的背包被人拿走了,不过大量食物都装在他的背包里。关轩那边则是发现王腾和张巧盈的背包不见了。

  白郃看着火堆,火苗不停地跳动,映在她晶亮幽深的眸中,她面无表情,让关轩和许木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关轩这时不知是劳累了,还是真看不透白郃,他只是瞥了一眼她,便低垂下头,闭目养神。

  许木想要询问,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而是躺在了之前躺的位置,望着洞顶出神。

  洞内,燃着不是十分明亮的火堆;洞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看样子似乎马上就会停止。

  火堆旁,昏迷的三个人躺在地上,沉默不语的四人或坐或躺,围着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源。也许是短短时间内经历了一连串如此诡异的事,四人各怀心事,不想做更多的交谈,洞内一时只剩下火堆燃烧的声音,以及那洞外传来的雨声,嘈嘈切切错杂弹,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火苗蹿动,白郃的思绪也在涌动:那个人影是谁?会是舅舅吗?舅舅很有可能跟随我们上了山,可是这么大的雨,他可以躲在哪儿呢?如果之前在树下看到的人影是他,那他为什么害怕被我看到?难道他跟进洞穴,发现里面没人,继而走进了隧道,正好碰到返回来的王腾、张巧盈,避免被发现只好打晕了他们?可是他为什么还要拿走行李?舅舅当兵出身,打晕人而不致残的身手应该是有的,但是他后来碰见罗胜,为什么不直接杀死罗胜,而仅仅是打晕了罗胜?还有那几处湿脚印,为什么感觉比舅舅的脚印小一点,是因为过了太久,蒸发了一部分吗……

  心中的疑问太多,很多都无法得到解决,白郃觉得头有点胀痛,干脆不去想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