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八章 五步蛇的袭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五步蛇的袭击 (第1/3页)

  它露出一双漆黑的映出光芒的毒牙,在黑暗中让人胆寒。

  虽然计划是如此制订的,但登山路上意外繁多,杨子介尾随在众人身后一直没有机会得手,于是一拖再拖。而现在,大家误打误撞地闯进了一处深山古墓,古墓里还有剧毒无比的五步蛇,这种机缘巧合下,若是罗胜被毒蛇咬死,那既可报了白月的仇,又能让杨子介手上不沾上人命,一石二鸟。

  听闻石柱上都有蛇,罗胜的脸唰的一下子全白了,他胡乱地将手电筒照向其他石柱。

  东北方向的石柱上,那一条被两个手电筒照着,失去了光感的五步蛇,正茫然地发着呆,漠然地吞吐着血红的蛇信子。

  罗胜先照向了离他最近的东南方向的柱子,柱子上挂着一个竹篓,上方却没有蛇,他又转头照向了西北方向、西南方向的两根柱子。

  白郃下意识地跟着去看。

  “西北方向的柱子上有两个竹篓,西南一个。”她在心里默默记下,喃喃着,“如果这两根石柱跟东北方向的石柱一样,一个竹篓只有一条蛇,那么这整个墓室就有五条五步蛇了。”

  “什么?”许木听到白郃在身后小声自言自语,但嘶嘶声太大,他并没有听清,于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白郃顿了一下,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我刚看了一下,这墓室立着四根柱子,有五个竹篓,如果一个竹篓有一条蛇……”

  “那就是有五条蛇?”关轩反应迅速,打断了她。

  白郃点点头,十分肯定:“是的。”

  “五条蛇?!”许木和顾兰同时惊呼,“那罗胜怎么办?”

  许木看向罗胜,罗胜此时手忙脚乱,将手电筒在墓室里乱照,虽然他心里也讨厌罗胜,但是危急关头,他不希望任何人被毒蛇所咬。

  看到许木担心罗胜,白郃脸上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不悦,她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许木。

  “他,要么被咬死,要么运气好逃出去,要么我们去帮他,然后跟我们一起逃出去。”关轩眼珠子骨碌转了转,思考了一番,他手里的手电筒稳稳地照着东北方向的石柱上的五步蛇。

  “我去帮他!”许木语气坚决果断,没有一丝犹豫。

  关轩嘴角一翘,饶有兴致地看了许木一眼,他此时觉得许木这人,颇有意思。

  “阿郃,你把手机给我。”许木转头看向白郃。

  白郃看着许木闪烁着坚定的眼神,心里生出一丝苦涩,她想要拒绝许木,不想让许木以身涉险去救罗胜,也不想让罗胜被救。

  “我……”白郃硬生生地把“不”字吞了下去,她忽然想到了奄奄一息、吓得站都站不直的顾兰,想到了关轩脸上那一抹熟悉的微笑,虽然那笑让她觉得很不舒服,甚至有一丝诡异。

  她不能让大家都陷入危险,有罪的只有罗胜一人,要出事只要罗胜一人出事就好。白郃脑子聪明,逻辑缜密,几秒就将这件事的得失想得很清楚。

  不救罗胜,任其被咬,那就变成五蛇四人,两个女生不可能有什么战斗力,五蛇二人,几乎没什么胜算;如果救了罗胜,那就是五蛇三人,逃脱的概率比之前大了很多。

  思考过后,白郃决定还是去救罗胜,山路遥远,有的是机会让杨子介出手,而且依靠蛇这个不确定因素胜算不大,蛇会不会咬罗胜还不好说,万一罗胜运气好跑了出去,那么剩下的四个人都会有危险。

  白郃把手机递给许木。

  许木拿到手机后随意地照了一下四周,登山手机闪光灯亮度虽然不如手电筒,但是在这昏暗的墓室,也足够让人看清脚下的路。

  许木满意地点点头,对登山手机的照明效果十分满意,他伸出另一只手,把手电筒交给白郃。

  “阿郃你拿着这个,照着它。”许木指了指石柱上的蛇,“照着它,它就不会动,这样就只需要对付四条蛇了。”

  白郃点点头,有些担忧,万一两个人都被蛇咬了,那可怎么办?

  关轩在一边沉默不语,他抬眼看向柱子上的蛇。

  “唉,真倒霉,算了算了。”

  关轩咂了咂嘴,目光转向罗胜,这家伙可真会惹事啊!随后,他快速地伸出左手,牵过白郃:“白郃,你拿着。”

  他将手电筒稳稳当当地递到白郃手中,见后者一脸愕然,他轻飘飘地说:“我也去帮忙,我身手不错。”

  简单的一句话,却体现出关轩极大的自信。白郃愣了,顾兰呆了,一旁的许木也有点蒙。

  “顾兰!”关轩朝顾兰喝了一声。顾兰此时满头虚汗,双腿发抖,大气也不敢喘地靠在墙边。

  “啊?”顾兰从呆怔中反应过来。

  “你坚强点,学学你白姐!”

  顾兰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白郃,然后强撑着站稳。

  关轩从包里掏出另一把军工铲和一小袋手工纸包起来的东西。他把军工铲递给顾兰:“这把铲子是王腾的,还好我要了过来,你拿着,防蛇用。”

  顾兰点点头,抖着手接过,却因惊吓过度导致肌无力,军工铲差点从手中滑落掉到地上,还好被眼疾手快的许木接住。

  顾兰无力地道歉,不好意思地从许木手中接过铲子,又靠向墙壁。

  白郃看着虚弱的顾兰,心里没来由地想到了白月病后的样子,她想了想,关怀地说:“小兰,你拿着手电筒,铲子给我,我比较有力气。”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拿着手电筒照着蛇,铲子给我。”白郃不容顾兰反对,便拿过了铲子,把手上的手电筒交给顾兰。由于传递过程中手电筒歪斜了一下,从蛇头上离开,石柱上的蛇蓦地动了一下,吓得刚接过手电筒的顾兰,连忙把手电筒又对准蛇头。

  白郃发现这一现象,朝着已经向罗胜走去的两人轻声喊:“这蛇太长时间不见光照,两个手电筒的光一起照它们才不会动!”

  许木和关轩没有回答,也没有做动作回应。白郃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到,她只好一只手拿着手电筒照着蛇,另一只手拿着军工铲,眼睛朝他们看去。

  许木和关轩小心翼翼地朝罗胜方向走去,许木拿着光线较弱的手机谨慎地朝四周扫着,期待发现蛇的踪迹。

  罗胜手足无措地胡乱照着,刚刚他看过另外三根柱子,上面的竹篓空荡荡的,不知是没有蛇,还是蛇还没从篓里爬出来,抑或是蛇已经爬出来,不在柱子上了?

  如果前两种情况还好,罗胜害怕的就是第三种结果,那可是剧毒的五步蛇。如果蛇已经爬出来了,毒蛇的轨迹和动作难以预测,说不定自己都有可能死在这儿。罗胜想到这里,不禁后背一凉,只能一步一步缓慢地朝来时的入口挪着,不敢加大步伐,也不敢发出声音。他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如何跑到十米外的入口,对身后许木和关轩两人的靠近丝毫没有注意。

  许木简直气得要死,他和关轩冒着生命危险来救罗胜,罗胜却假装没有看见,还一心想着朝入口逃去,他若不是顾忌着不见踪影的蛇,真想立马就扑上去揍罗胜了。

  墓室里回荡着不知疲倦的嘶嘶声,在知道嘶嘶声是由毒蛇发出后,大家都由之前的疑虑好奇变成了现在的心惊胆战。

  罗胜小心地挪动着,一步一步,不,不应该叫一步一步,而是像软骨动物,脚贴着地面,慢慢滑行。

  许木和关轩跟在后头,并不像罗胜那样胆小,虽然速度也不快,但是两人步伐稳健,也没有产生太大的声音。

  “罗胜,你一个人跑了,还算是男人吗?”许木不满地低吼着。由于害怕惊动隐在暗处的蛇,声音被压得很低,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传到罗胜耳朵里。

  罗胜虽然怕蛇,但听力还是很好的,他自然听到了许木的话,但他并不想理会,一心只想逃跑:“呸,不一个人跑,还跟着你们在这儿送死?我就不信这儿这么多人,这瞎了眼的蛇就咬我一个。”

  快挪到东南方向的石柱了,罗胜看着近在咫尺的入口,喜出望外,当下顾不得轻重缓急,在地上滑行的脚抬得半高,重重地往前踏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罗胜重重往前踏出去的那一块地方,塌陷了!

  罗胜满头大汗,这……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胖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许木在他身后大喊一声:“小心!”

  罗胜条件反射性地转头朝后看去,一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两颗透着寒光的毒牙,还有一双散发着暗红色的蛇眼。

  那是一条通体黑色,身长不过一米的蛇,黑色的鳞甲在手电筒的照耀下,熠熠闪耀,一张血盆大口张得极大,似在告诉众人——“我可是毒蛇!”

  罗胜被吓得全身肌肉僵硬,站在原地丝毫不敢再动,一双黑眼睁得老大,透露出绝望。

  “嗖——”

  一声呼啸而过,黑暗中一团黑影飞向毒蛇。

  “啪!”

  清脆的一声巨响,半空中的毒蛇改变了原先的轨道,重重地飞向墙壁,随后传来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

  罗胜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见眼前的毒蛇蓦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久久没有回神。

  许木反应快,在黑色毒蛇被击飞的一瞬间,手机闪光灯紧紧跟随着黑蛇,只见黑蛇被击飞后,依着惯性朝墙壁撞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