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七章 回忆里的灰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回忆里的灰烬 (第1/3页)

  白月,我的妹妹,我不会让你带着伤痛离开的。

  白月,白郃的妹妹,小白郃四岁。

  两姐妹小时候,父母因一场事故双双离世,两人举目无亲,只有一个舅舅——杨子介。

  杨子介年轻时还在部队,白郃父母死亡的消息并没有传到杨子介耳朵里。举目无亲的两人只好相依为命,后来杨子介知晓白家发生的事,毅然从部队退下,亲自照顾两个小孩,这一照顾就是十五年。

  从小父母双亡的她们,感情比一般的姐妹还要深,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她俩是最亲的血缘关系了。因此,白郃从小就十分疼爱白月,白月也十分听从姐姐的话,更佩服姐姐。

  姐姐说往东,那必然往东就是对的;姐姐说糖吃多了对牙齿不好,那就不吃糖;姐姐说花裙子没有白裙子好看,那就不穿花裙子;姐姐说……姐姐说……白郃说了很多,白月也听了很多。

  白郃还记得,得知父母出事死亡那一天的情景。

  当时,天下着蒙蒙小雨,空气十分压抑。

  年仅九岁的她,正在家中玩洋娃娃。洋娃娃已经旧了,她心想,等爸妈回来,就撒娇让爸妈给自己换个新的娃娃。

  白月在一旁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白郃不喜欢看动画片,若是不玩娃娃,她更喜欢看书。

  “月月,动画片少看点,这些都太幼稚了!”小小年纪的白郃,说话竟然像个小大人。

  白月从床上爬起来,露出缺了两颗门牙的牙齿,软软地笑着说:“我知道啦,姐姐,看完这一集我就陪你玩娃娃。”

  “不要你玩娃娃,看完这一集去看书。”白郃正给手里的娃娃梳头,听白月这么说,内心觉得好笑,但还是装成生气的样子说。

  白月一脸难过的表情,肉嘟嘟的脸上,嘴角正委屈地耷拉着:“可是姐姐,我不认识字呀!”

  “啊,对了。”白郃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那看完这一集,姐姐给月月讲故事好不好?”

  “好呀好呀,听故事咯,听姐姐讲故事咯……”白月高兴得在床上打起了滚。从小她就喜欢听姐姐讲故事,同一个故事能够听上好几遍。

  “丁零零,丁零零……”楼下的电话响了。

  白郃一路小跑来到楼下,接起电话:“喂!你好。”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白郃纳闷,本想挂了,但出于礼貌只好又问了一遍:“你好,这里是白麒瑞家,请问你找谁?”

  “你好……”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你好,请问你找谁?”白郃细小的眉毛轻轻一皱,因为这个声音太难听了,低沉嘶哑,就跟唐老鸭一样。

  “你好小妹妹,我是a市萧阳区公安局的警察,我姓辛,叫辛国党。”

  白郃“咦”了一声,警察?警察叔叔来找我干吗?

  “是警察叔叔啊,你的编号是多少,公安局在哪儿,你的上司是谁?”

  辛国党被小白郃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应接不暇,心里不由得好笑,好家伙,这小孩子警惕心这么强。他只好老老实实地把所有的问题都回答了一遍。

  白郃见辛国党对答如流,而且不假思索,便相信了他是警察。

  “警察叔叔,有什么事吗?”

  “小妹妹,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在吗?”辛国党有点支支吾吾,他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白麒瑞的家人,但这个消息不宜让小孩子知道。

  “嗯……”白郃有点担心,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辛国党家里只有自己和妹妹,思索一会儿,她决定还是告诉辛国党,因为他是警察嘛。

  “没有,家里就我和妹妹。”

  “你爸妈的亲戚呢?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呢?”

  “没见过他们,听爸妈说好像都已经去世了。”

  对于这样的回答辛国党并不意外,但仍是觉得震撼,他打电话之前已经查询过白麒瑞的家庭关系了,亲戚甚少,只有白麒瑞的妻子杨小蕊有一个弟弟,叫杨子介,目前正在e市的部队营里。

  辛国党内心十分纠结,面对电话另一头的白郃,他怎么都开不了口,当着小孩的面告诉她父母去世,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

  “叔叔,你怎么了?”白郃见辛国党久久不说话,心中起了疑问。

  “姐姐,姐姐,是爸爸的电话吗?”楼上,白月糯糯的声音传来,想必是一个人看电视看得寂寞了。

  “不是,月月你先看电视,姐姐打完电话再陪你玩。”

  “哦,好的!”

  辛国党从电话中听到白月的声音,心想还是两个孩子,不禁同情起白郃、白月。

  “小妹妹,你叫白郃是吧?”

  “咦,你怎么知道?”

  “叔叔是警察,当然都知道,不过现在叔叔要告诉你一件事,一件很坏很坏的事!”辛国党语气凝重,他决定还是要告诉孩子真相。

  “很坏很坏的事?”白郃摸不着头脑,十分疑惑。

  “是的,你听叔叔说……”辛国党顿了顿,纠结到底讲还是不讲。

  “好的,我听着。”白郃听出了辛国党语气中的凝重,不再漫不经心。

  “白郃,你爸妈,白麒瑞和杨小蕊,今早出门跟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爸爸说让我们乖乖的,他们很快就回来,妈妈让我们记得吃饭。”白郃脱口而出。

  “你爸妈很疼你们的,从b市忙完就提前回来了,将车开得很快,但是,你爸妈在高速上因为超速,转弯时来不及刹车,跟护栏相撞,飞出了高速公路……”辛国党又顿了顿,随后缓慢地说,“他们……当场死亡了!”

  “啊?”白郃像是没听懂,嘴巴张着,只迸出一个字。

  辛国党可以想象这个消息给孩子带来的巨大震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这个可怜的孩子,这时候任何语言都显得无比苍白无力。

  许久,听筒里传来孩子颤抖的声音:“叔叔,死了……就是说再也回不来了吗?”

  “……是的。”

  “哐当!”

  耳边传来电话摔在地上的声音,辛国党心中一震:“小妹妹!白郃!”

  白郃手还举着,电话却掉在了地上,听筒里面沙沙的,还传来辛国党的声音。她脑袋里一片空白,颤抖着蹲在地上,使劲抱紧自己。

  假的,都是假的!爸爸妈妈不会骗我的,说早点回来就会早点回来的。刚刚那个是假警察,他是个骗子。是的,他一定是个骗子,我竟然还跟骗子聊了这么久,等爸爸妈妈回来我一定要跟他们说这件事……

  想到这里,白郃像是得到了安慰一般放松下来。

  “姐姐,姐姐,”楼上,白月软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姐姐,是爸爸的电话吗?”

  “不是。”

  “那是妈妈的电话吗?”

  “也不是。”

  “那是谁的电话呀?”

  “是一个骗子的电话。”

  “骗子啊,那姐姐没跟他说什么吧?爸爸说骗子都是坏人!”

  “当然没有,月月,姐姐给你念故事吧。”白郃站起身朝二楼走去。

  “好呀,好呀,月月最喜欢听姐姐讲故事了。”

  掉在地上的电话,白郃并没有将它捡起来,里面传来“嘟嘟嘟嘟”的声音,辛国党早已挂掉了电话,正派人往这边赶来。

  念了好几段故事,白月才心满意足地睡过去,白郃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

  爸爸妈妈是时候回来了。她心想着。

  “叮咚……叮咚……”楼下的门铃声传来。

  “爸爸!妈妈!”白郃高兴极了,爸爸妈妈果然回来了,中午那个臭骗子,还好自己聪明没有听他的话。

  但是爸爸妈妈不是有钥匙吗?带着疑惑的白郃下了楼,在门前停了下来,他们不用按门铃的呀,为什么不直接开门进来?

  白郃搬过一张凳子,踩在凳子上,从猫眼往外看。

  外面有四个人,其中三人都穿着警服,还有个身穿着黑色长袖的老人。白郃认识那个老人,是隔壁的吴奶奶,与她家关系很好,经常会送些吃的东西给她们姐妹。

  既然有吴奶奶在,那应该就不是坏人了。想着,白郃打开了门。

  “吴奶奶。”打开了门,白郃先向吴奶奶打了招呼。

  “哎,是小郃啊。”吴奶奶笑着回应,不过笑容中掩藏着一丝悲哀与同情。

  “唉,命苦的孩子哟!”吴奶奶喃喃。

  “吴奶奶,他们是谁呀?”白郃好奇地看着穿着警服的三人,虽然心中猜了个大概,但还是忍不住想问。

  “小郃,这是公安局的警察,来你家跟你说点事呢。你不要怕,奶奶在这儿呢。”吴奶奶牵着白郃的手,来到客厅坐下,并招呼三个警察也坐下来。

  “月月呢?”吴奶奶问。

  “月月在楼上睡着了。”白郃安静地坐在吴奶奶腿上。

  “睡着了啊,那就好,她还太小,别让她知道吧。”

  “啊?”白郃抬头,黝黑明亮的眼睛看着吴奶奶,让人忍不住疼爱。

  “没事,小郃,你还是听这三个警察叔叔说吧。”

  “白郃小妹妹,我就是之前打电话给你的辛警官。”坐在中间的辛国党挥了挥手。

  “你就是那个骗子啊!”白郃不客气地瞥了辛国党一眼。

  “骗子?”辛国党疑惑不解。

  “你骗我说我爸爸妈妈不回来了!吴奶奶,就是这个人,中午打电话骗我说我爸爸妈妈……吴奶奶?”白郃抬着头想要跟吴奶奶告状,却发现,吴奶奶眼中含泪默不作声。

  “小郃啊,他们……没有骗你。”半晌,吴奶奶终于说话了,带着哭腔抚摸白郃的头。

  “不,吴奶奶你骗人!”白郃拼命地摇着头,眼中充满了泪水,她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落下来。

  “我不信,爸爸妈妈不会骗我的,他们会回来的!我不听,你们都是个骗子!呜呜……你们都是骗子!骗子!呜呜……”白郃还想反驳,但看着吴奶奶笃定的目光,与辛国党三人脸上沉重的表情,小小年纪的白郃终于撑不住,哭了出来。

  吴奶奶心疼地抚摸着白郃的头,把白郃抱得更紧了,任由白郃的泪水沾湿衣襟。可怜的孩子,哭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