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五章 洞穴深处的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洞穴深处的墓 (第3/3页)

里拿着军工铲就在石壁上用力地剐蹭。

  “如果这真的是墙,我想,里面是个墓也说不定!”关轩兴奋的声音再度传来。

  众人闻言,内心一震!这又是哪一出?

  唯有罗胜不在意,嘲笑道:“我说了这下面有好东西,还有人不信。”

  顾兰一听便知道罗胜说的是自己,面对着他的嘲讽,顾兰怒从心起:“这算什么好东西,这是墓,墓!里面有死人的!”

  罗胜冷哼一声,没有搭理顾兰。

  顾兰再一次遭到无视,内心的怒火烧得更旺了,她往前跨出一步,想要与罗胜理论,却被白郃拉住了。

  她转头看了白郃一眼,发现白郃正对着她摇头。

  “先让他们挖,我们照着。”

  见白郃都这么说了,顾兰只好收回脚步,她本来就不是冲动的人,刚刚的举动是因为被罗胜气得有点失去理智,在白郃的阻止下,她渐渐恢复平静。

  不能跟这种人怄气,只会累着自己,顾兰心想。

  白郃拦下顾兰,将目光转向关轩,眼里闪过一丝严重的怀疑。

  “关轩,你怎么知道这是墓的?”白郃问道。

  “直觉。”

  “心理医生也相信直觉?”

  “心理医生当然相信直觉,更何况是自己的直觉。”

  “你的直觉告诉你这是个墓?”

  “是的。”

  关轩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兴许是太热,又或者是一直在挖,挖墙的三人,脸上不约而同地渗出了汗水。

  “如果里面是墓,为什么还要进去?”白郃质疑。她实在不相信这是关轩的直觉,她甚至觉得,这是关轩蓄谋已久的行动。

  “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登山遇到洞穴墓室,多棒的一场经历啊!”关轩脸上笑容更灿烂了,隐约透出一股诡异,“这肯定会让你找到新书的灵感!”

  白郃眉头紧蹙,她觉得自己的想法站不住脚。如果这是关轩蓄谋已久的行动,那未必太强人所难,调查出白云山有墓穴,预测到今天会下雨,设计让王腾掉入洞穴,再让罗胜借机打开隧道入口……无论哪一条,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个计划就会被破坏,无法进行,并且突发暴雨、掉入山洞这些现象出现得太过突然,不像是人为计划的。

  关轩作为一个心理医生,难道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盗墓贼?这个想法在白郃脑子出现了一秒钟,就被她抹去了,不可能不可能,这个想法太匪夷所思了。

  突然,白郃脑中蓦然闪过一个想法——人影,树后躲藏的人影?难道是他?不,白郃在心中否定了这个想法,应该不是他,他一直跟在大家身后,而且这个人影是否真的存在还是未知,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难道真是误打误撞就进了这隧道吗?白郃百思不得其解。

  没等白郃想透彻,关轩的声音再度传过来:“许木、罗胜,我数三下,我们一起推,一、二、三、推!”

  “哗啦”一声,挡在面前的石壁轰然倒塌,碎成一块块瓦砖,散落在地上。

  “哇哦……这还真的是墙。”许木十分惊讶,嘴巴张得老大,吃惊地看着地上的瓦砖。

  “我猜得没错,是新砌没多久的,还不是很结实,而且没有用上水泥这类的东西固定。”关轩撑着下巴,嘴角依旧翘着。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说不定会看到好东西。”说到“好东西”三个字时,关轩的嘴角翘得更高,咧成一个难以言喻的弧度,在白郃看来,诡异极了。

  “疯了疯了,我才不要跟你们进去,我们是来探险的又不是来盗墓的!”顾兰突然大声叫道,她拼命地摇着头,脸上厌恶之色尽显。

  “白姐,我们走,让他们自己疯去。”说着,顾兰拉着白郃的手就往回走,后者稳如泰山,顾兰用力过猛,差点摔了一个趔趄。

  “白姐,你?”顾兰疑惑地看着白郃,刚刚她想拉走白郃时,发现白郃站在原地暗自发力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两力相碰,结果她没保持好平衡,险些摔倒。

  白郃一脸歉意:“小兰,我……我其实挺想进去看看的……”她想要跟着进去看看,到底关轩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她和顾兰这样离开,许木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糟糕了。

  顾兰脸色十分为难,她从小便讨厌与死亡有关的东西,因此长大后所学的历史学也只是与经济有关的经济史,并不是与古人有关的考古学,但学历史的难免会有几门课程,会接触到以前古人的遗物或者陪葬的礼器。每当上这种课的时候,她都无比煎熬,盼望着早点下课。

  但眼下,白郃想要跟进去查看,自己胆小又不敢一个人回去,总不能让白郃不去看而陪自己回去吧,顾兰立刻在心里否决了这个想法。

  白郃拉过顾兰,看她一脸烦忧,便轻轻地揉着她的手,安慰道:“小兰,你跟我一起进去吧,你就跟在我身后,里面是不是墓还不一定呢。如果是墓,我就跟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顾兰如获大赦,高兴极了,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心里的担忧消散了许多。只要有人陪自己一起回去就好,顾兰心里想着。

  跨过碎砖,白郃瞥了一眼,发现原本堵在面前的石壁,是由石砖与红土堆砌而成,现在碎了一地。

  往里走了一小段路,隧道中参差不齐的墙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甬道整齐的石砖墙,垒砌在两边。

  石砖墙呈青灰色,散发着古朴的气息,甬道上方呈半圆形,也由青砖砌成。也许是年代久远,有些青砖间长出青苔,为这突然出现的甬道,更添一份神秘。

  许木走在甬道中,好奇地用手指在墙上轻敲,发出沉闷的声音,这是实心砖。

  “这里,难道真的是墓穴?”

  白郃看到甬道的一瞬间,心里也觉得这里极有可能是墓穴,看着长满青苔的墙壁,内心的猜想落实了几分。

  顾兰又惊又怕,好在白郃在身旁不停地抚摸着她的手,让她焦躁的内心平静一些。

  关轩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只不过,脸上兴奋之色太过,遮盖了笑容,外人看去,就像是饥饿的野狼瞧见了羊群才会出现的神态。

  “你们有什么好怕的,这是一条甬道,嘁,胆小得跟什么一样。”罗胜嘲讽着,自己大大咧咧地往前走,之前出于兴趣看的几本有关盗墓的小说,这时派上了用场。

  甬道无机关,开启墓室门时或者待在墓室中时才会有概率触发,这是他在书里看到的一段,因此,他看到众人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颇为不屑。

  “这里应该只是墓道,再往前走一点,应该就可以看到墓门了。”关轩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

  果然,向前走了二十多米,转过一个拐角,出现了一扇青石门。青石门古朴简单,上面没有任何雕刻,就像一块浑然天成的美玉一样。此时,青石门半掩着,似乎欢迎白郃等人的到来。

  “门!”顾兰环惊恐地叫着。

  “安静点,别大呼小叫,不就一扇门嘛。”罗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顾兰安静点。

  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其他原因,顾兰听话地没有发出声音。

  “这扇门好像被人打开了。”许木慢悠悠地说。

  大哥!这门一看明显就是打开的好吗!

  关轩走上前,用手电筒往门口一照,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灰,他一脚轻轻地踩上去,留下一个脚印。

  “应该是很久之前就被打开了,门口才会这么干净,没有脚印。”

  “走,我们先进去看看。”关轩上下完整地照了一遍石门,发现没有异常。

  听说还要进去看,顾兰觉得自己有些腿软,若不是白郃在一边扶着,她恐怕就要唰地坐在了地上。

  白郃安慰着顾兰,不断重复着“里面并不会有什么的”这句话。

  罗胜将手电筒照向石门内,里面黑乎乎的,手电筒的光照进去,就像被黑暗吞噬一样,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这里面好像很大。”罗胜往地上啐了一口口水,“不管了,先进去看看。”说着,他不管关轩的阻拦,一只脚踏了进去。

  脚落地后,一切安然无恙,只是罗胜的脚步有些沉重,激起地上的厚厚灰尘,飘散到了空中。

  白郃挥手扫开眼前的灰尘,皱着眉头看向罗胜。

  顾兰也挥着手,扫除眼前的灰尘。

  “罗胜你这家伙!”顾兰愤怒地低声吼。

  “你们没事吧?”许木朝她们看来,帮忙挥手扫去灰尘。

  两人摇头,表示没事。

  许木看向石门内,面带淡淡的忧虑:“里面好像很宽敞,手电筒照进去都看不清里面有什么,等下你们先进去,我跟在你们后面。”

  白郃点头答应,并将手中的手电筒还给许木:“你拿着,你比较需要这个。”

  “不行,那你呢?”

  “我有这个。”

  白郃抿着嘴,扬了扬手中的登山手机。

  自带闪光灯的三防手机,果然是登山必备。

  罗胜走在队伍前头,关轩紧随其后。

  两人拿着手电筒在墓室中胡乱地照着,似乎是想发现什么。

  石门后是一个宽敞的房间,大概一百平方米,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四根石柱分散地伫立在四角,石柱一人多粗。

  四下观察了一圈,在房间的正前方发现了一扇门,许木则在房间的左边和右边都发现了门,只不过都小于正前方的门。

  “看来这的确是个墓,而且有可能是个空墓。”关轩四下逛了一圈,发现除了门和柱子,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他感到有些失望。

  “你怎么这么清楚?”白郃面无表情。她内心已经充满了疑问,为什么关轩这么清楚墓穴的构造?难道他另一个身份真的是盗墓贼?那可是小说里才出现的人呀。

  似乎看出了白郃所想,关轩头也没回,在琢磨着如何打开面前的三扇石门。

  “我上大学那会儿痴迷过一段时间古墓,买书自学过,所以对这种简单的知识还是知道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好了,我不是盗墓的。”

  被看穿心思的白郃,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没想到,你还会这个?”许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关轩身边,佩服地看着他。

  关轩笑着,没有接许木的话。许木不想自讨没趣,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们看这柱子,上面好像有东西!”顾兰压低颤抖的声音,对着众人轻声喊着。

  众人闻声朝顾兰看去,发现顾兰正抬着头看着房间东北角的那根柱子。

  白郃站在顾兰身边几步远的距离,顺着顾兰的目光抬头看去,这一看,把她也惊出一身冷汗。

  东北角的柱子是方形柱,由青砖砌成,其他三根柱子跟它一模一样,柱子光滑笔直,没有任何的花纹雕刻。

  在柱子的最上端,靠近房顶的地方,有一个黑色影子盘踞着,从轮廓看上去,像是一个椭圆形的物体,此刻,黑影像是活的一样,正轻微摇动着,似乎是在摇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