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五章 洞穴深处的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洞穴深处的墓 (第2/3页)

王队,你们四人先回去,我和许木去把罗胜带回来。”关轩看向四人,征求四人的意见。

  “我不回去,我和你们一起去,我对这里还挺感兴趣的,兴许可以给我的新书找些灵感。”白郃眉头一蹙,诧异关轩的决定,她不想让许木跟她分开。

  许木看了关轩一眼,又转头看了白郃一眼,他对白郃的决定感到十分莫名其妙。关轩决定没错,但白郃不是觉得这个地方邪门想要出去吗?怎么这个时候又说对这个地方感兴趣了?

  关轩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好奇地看着白郃,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那这样,我也去!”

  出乎意料的是,原本闹着想要早点离开这个地方的顾兰,这时也站了出来,一只手举着,生怕别人看不到她。

  “我和白姐一起去,不然就白姐一个女生,没人照看她。”

  众人哑口无言,白郃也摇了摇头。

  顾兰似乎也明白过来自己所说的话漏洞百出,脸噌地变红了,好在处在黑暗中看得不是很清楚。她其实是想让张巧盈和王腾单独相处,这才只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快走吧,不然罗胜就要丢了。”

  顾兰摆摆手,不想让大家把重点放在这个问题上,她急急忙忙地推着王腾、张巧盈朝来时的路走去,等把他们送出一段距离,才又跑了回来。

  白郃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兰一眼,仿佛将顾兰看穿了一样。

  顾兰被白郃看得发怵,趁着许木与关轩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对白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白郃笑着点了点头,顾兰咧嘴一笑,上去抓住了白郃的手,朝许木的方向走去。

  前方罗胜走出了很远,身影已经消失在隧道中,关轩追了上去。许木担心白郃和顾兰走散,一直在等着她们。这时看到顾兰和白郃手挽手朝他走来,他略感惊讶,顾兰和白郃相处得很好呀。

  他将手中的手电筒递给白郃,他们七人只有四人带了手电筒,罗胜手里一个,关轩带着一个,王腾和张巧盈拿走了一个,现在只剩下了他身上的这一个,他想都没想,就将手电筒给了白郃、顾兰二人。

  白郃本想推却,但是看到许木坚决不容拒绝的神情,只好作罢。她笑着对许木说了声谢谢,和顾兰走在了前头,为许木照路。

  隧道内黑得令人有些窒息,人若长期处于这种环境,难免会生出一些病来,比如幽暗恐惧症。但也有些特别的人,尤为喜好这黑暗,久与黑暗做伴,不慕光明之所。

  在黑暗中人会失去方向感与时间观念,待得久了,便不知现在是何时,自己所处何方。

  白郃、顾兰和许木三人未走多久便看到了在前方的关轩与罗胜,关轩已经追上罗胜,两人一前一后缓慢地前行,似乎是关轩告诉罗胜后方还有人未到,让他放慢脚下的步伐,等待他们。

  不知在隧道走了多久,兴许是有些担忧,白郃拿出了身上携带着的,并没有遭雨水浸湿的登山手机。

  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白郃自言自语:“15分钟。”

  走在白郃身边的顾兰正在出神,被白郃这没来由的一句话拉回来,一脸迷茫。

  “啊?什么?”

  “刚分开时我特意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我们才走了15分钟,果然,黑暗会将时间变得很漫长。”

  顾兰听到,十分惊讶,眼睛睁得老大,一脸不相信:“15分钟?不可能吧,我怎么感觉我们走了好久,起码半个小时。”

  没等白郃回答,关轩懒洋洋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是正常现象。康德说过,空间知觉是身体的外感,时间知觉是身体的内感。我们在黑暗中,缺乏可以观察到的其他物体,所以我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我们自己身体里,时间知觉就变得更加敏感,对黑暗的恐惧和无所事事的无聊就会让我们在痛苦中感觉到时间过得很慢。虽然我们在行走,但是啊,看了这么久黑暗的隧道,换作是谁都会觉得很无聊。”

  白郃等人讶然,没想到关轩竟知道这个。

  许木看向关轩的眼神更加佩服了:“康德还说过这个呀,我都不知道。”

  顾兰眼皮一翻,觉得实在好笑:“许哥,你不知道的可多了去了。”

  “那可不一定,”许木嘿嘿一笑,“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嘛。我大学学的又不是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当然不知道什么康德。不过你要是问我一些跟数学有关的,我就可以跟你讲上好久了,不过我也怕你听不懂。”

  “顾兰,你从事什么职业呢?”

  顾兰一怔,看了问这个问题的白郃一眼,随后慢慢地低下了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听得到她略带后悔和失望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我是高中历史老师……”

  “怎么了?”兴许是察觉到顾兰的异样,白郃低头看向她,挽着的手从两手中抽了出来,绕过她的腰,搂紧了她。

  “没什么,就觉得有些委屈了。”

  “委屈?”

  “嗯。”顾兰的声音平淡如水,就如石子落入池中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我在b市读的大学,读的是历史系,主修经济史,我成绩虽然不算是顶尖,但是好歹也算是系里的翘楚。”顾兰顿了顿,“可惜大学进修时选错了学校跟错了导师,让我没有办法深入学习。那群老头子整天只知道钩心斗角,为了自己的地位忙碌奔波,根本没有花心思在学术研究上,我受不了他们,就早早离开,跑到学校做老师去了。”

  白郃搂着顾兰的手更紧了。

  顾兰让她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记忆深处的人。

  那个人跟顾兰一般大小,到今年应该也有二十二了吧。白郃这样想着,哦,是的,她也是学习历史的,也在b市读书。跟顾兰一样,研究生进修期间,导师的不负责让她每天都在自己面前抱怨,抱怨老师的差劲,抱怨学校的坏,抱怨食堂的饭菜难吃,抱怨好多好多。而每到这时,白郃就像这样搂着顾兰一样,紧紧地搂着她,安慰她,跟她聊有趣的事:比如今天逛街时,在路上看到哭着跟妈妈要东西的鼻涕小孩;比如天冷了,a市上空成群飞过的候鸟;比如自己写书时突发奇想的突破天际的脑洞等。聊到这时,两人都会心一笑,继而瘫倒在床上,扭打在一起,只不过这拳头,大多只是玩笑之拳,一点也不重。

  而现在,却只剩她一个人。

  想到这里,白郃搂着顾兰越加紧了,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

  “啧?”

  前方传来罗胜疑惑的声音,关轩招手让白郃三人赶紧跟上。

  白郃一看,原来是前面没路了,甬长的隧道到这里结束了,像是一条巨蟒,被拦腰斩断。

  “这里堵住了?”许木看着前方手电筒照射下的石墙,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他想过很多种可能,隧道的终点可能是一处通往山外的入口,或者是一汪水潭,又或是连接着另一个更幽深的洞穴,也有可能通向一处桃花源,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隧道就这样到了尽头?

  白郃面无表情,头脑却飞快地转动。隧道在这儿中断,没有继续往前挖,那么之前这是通往入口的说法就不成立,这样的话……想到这里,白郃突然睁大了眼,这样的话,那不就表示,他们来时的路才是真正的入口!

  那么,有裂纹的石壁又是怎么一回事?白郃陷入沉思。

  顾兰发现前方道路中断,没有显得太过惊讶,她一脸天然呆的表情看着各自沉思的四人。

  “路在这儿断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不行!”罗胜突然开口,语气十分急躁。

  “为什么?”顾兰反问。

  “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路都没了,为什么不回去?”顾兰被罗胜怼得发恼,语气中带着一丝咄咄逼人。

  “真烦!”

  “你!”顾兰气得说不出话。

  “这不是墙,是扇门。”关轩半蹲在墙角,仔细地观察,蹦出一句让所有人匪夷所思的话,打断了顾兰与罗胜的争吵。

  “你们看这儿,”似乎看出大家的疑惑,关轩指着墙角的缝隙,“仔细看这里。”

  众人朝关轩所指的地方看去,那是隧道尽头的右下角,挡在前方的石墙与右边的洞壁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缺口。

  “这是……有人故意堵上的?”白郃一惊。她看到这个缺口时,大抵就知道了这是什么——一扇被人故意封上的石门。

  “应该是的,许木,你那儿有军工铲吗?”关轩点了点头,赞同白郃所说的。

  许木从包里拿出一把黑头木柄的小铲,递给了关轩。

  关轩摆摆手,扬了扬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铲子:“你去那边相同的位置,用铲子挖一下,看是不是也有缺口?”

  许木点头,白郃等人站在他的身后,往后退了一步给他让出空间。

  许木手握军工铲,左手扶着木柄,右手握着把手,用力地把铲头朝石壁左下角铲去。

  石壁看起来十分坚硬,但其实是由许多碎石挤压在一起的,十分脆弱,许木这一铲,石壁上的碎石往下掉落,零零散散地散落了一地。许木发现这一铲有用,于是手下的力气使得更大。

  一下,两下,三下,石壁左下角被许木挖出来一个长约三十厘米、宽约五厘米的缺口。

  “还真有缺口。”许木感叹,“其他地方的墙壁很硬,靠近这块石头的墙壁却很容易被挖开。”

  许木在挖墙角时,往别处地方也使了劲,他发现,只有靠近面前这块石壁附近的土石很松软,一挖就挖开了,而其他地方比这块地方要坚硬许多。

  关轩听着许木所说的,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罗胜,你挖上面,注意一点,观察上面有没有落沙。”

  罗生闻言瞥了关轩一眼,关轩正专注地挖着墙角。他咂咂嘴,无奈地耸耸肩,只好不情愿地拿出包里的铲子,抬起头,按关轩所说,小心地观察头上的缝隙。

  顾兰有点不敢相信,震惊地看着罗胜,那个纨绔少爷,竟然会乖乖地听关轩的话?

  白郃的眼睛不停地在罗胜和关轩身上来回扫视,她内心也觉得十分奇怪,那个人,竟然会乖乖听关轩的话。

  虽然觉得奇怪,但白郃并没有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站在边上,而是拿着手电筒,为三人打光。

  “顾兰,你拿着这个,也帮忙照着点。”

  关轩右手奋力地拿着铲子挖着,左手朝后伸去,将手里的强光手电筒递给顾兰。

  顾兰“哦”了一声,拿过手电筒,认真地帮关轩照着。

  没过多久,石壁边上人为封起来的缝隙,此时已经全部显露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一道大概宽十厘米的凹槽,挡在他们面前的石壁像是被镶嵌在凹槽中。

  “现在凿这面墙,这墙是人为砌起来的,你们看,这里有石砖的纹路。”关轩指向石壁上一道小小的裂缝。

  从裂缝中看去,里面有一块灰色的石块,上面带有粗糙的纹理。

  “先把外面这一层凿了,我们再仔细看里面的。”关轩异常兴奋,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