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四章 恐怖故事轮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恐怖故事轮回 (第1/3页)

  这群人除了拥有精神病人的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变态杀人犯。

  这是一个面积约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洞穴,高约三米,地面由大大小小的花岗岩组成,洞的四周有着一堆堆细小的泥沙。

  洞顶的边缘似乎不是很密闭,偶尔有几处地方会有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增加洞里的可视度。

  白郃等人下来的地方,是一个坡度不过30度的斜坡,从上往下,逐渐扩大,洞口最小。

  洞内已经生起了火,用的是携带的固体燃料。洞内被火照得通明,众人把手电筒关了,火堆上架着一个锅子,正“咕嘟咕嘟”地发出声音,不知在煮些什么。

  王腾躺在火堆边,许木正看着他。

  许木给王腾喂了水,给他揉了揉四肢,他似乎恢复了许多。

  许木扶着他坐起来,张巧盈关切地看着他,其他人围着火堆坐着。

  王腾撑着头,虚弱地说:“谢谢你们。”

  “王哥,你没事吧?”张巧盈盯着王腾的眼睛说。

  王腾摇了摇头,表示没问题。

  许木掀开锅盖,里面煮的是菜汤,用压缩的蔬菜与雨水所煮,雨水已经用明矾消过毒。

  用勺子搅了搅,许木发现汤煮得差不多了,招呼顾兰过来,让她拿了几个塑料碗过来,一一盛给大家。

  许木先盛了一碗汤递给了受伤的王腾,随后再给白郃盛了一碗,之后依次盛给众人,自己则是最后一个。

  火堆边上横七竖八地立着一些铁叉,上面叉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在火边烘烤,看色泽程度,估计立马就可以下肚了。

  喝过热汤,吃过熟食,冷冷的身子得到了一丝温暖的慰藉。许木、关轩等四个男生的衣服早已脱下挂在火堆旁,借着火的温度烘干,四人兴许是累了,正靠着墙壁休息。

  张巧盈借着火光,在火堆旁依旧翻看着那一本由于保护不周,已经有点湿的杂志,顾兰盘腿坐在她的边上,一起看着。

  白郃端坐在一个角落,她走得比较小心,身上淋湿的地方不多。她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正在上面窸窸窣窣地写着什么。

  笔在纸上流畅地游走着,慢慢地,像是陷入泥潭一般,寸步难行。

  白郃“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转身将本子胡乱塞进背包,站起身来,朝洞口踱步而去。

  “白姐,你要去……”

  白郃经过火堆旁时,顾兰看见了她,问了她一句,张巧盈也看着她。

  “我去外面看看雨势,马上就回来。”白郃微笑地回答。

  “好吧,那你小心点。”

  白郃点点头。

  出了洞穴,白郃撑着伞站在洞口,向四周张望。

  耳边雨声嘈杂,有落在地上的,有撞击在树叶上的,有敲打在伞面上的,不绝于耳,丝毫没有减退的趋势。

  白郃就这样,望着来时的方向,愣愣出神。

  “打扰到你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白郃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白郃转过身去,发现关轩在她的身后,已经穿上了半干的衣服,正站在洞口雨水打不到的地方。

  白郃摇了摇头:“没有。”

  “你在看什么呢?”

  “看雨。”

  “喜欢雨?”

  “不喜欢。”

  “那为什么要看?”

  “为了灵感。”

  “哦?雨能带来灵感?”关轩嘴角扬起,靠近她一点,“我能站在伞下吗?”

  白郃背对着关轩,皱了下眉,但还是让了让位置。

  关轩站了进去,深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所谓的泥土的芬芳吗?好香呀。”

  “……”

  “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小不了了。”

  “嗯。”

  “而且这雨来势汹汹,很奇怪不是吗?”

  “嗯?为什么?”

  “雨多西风不晴,雨少东风不雨。据我知道,白云山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下雨了,而这几天刮的又是东北风,没道理会下雨,结果今天却下雨了,还是如此大的暴雨。”

  “山里的气候不都匪夷所思吗?”

  “哈哈,也许的确如此,但你不觉得这更像是六月飘雪窦娥冤吗?”

  “……”

  “我胡说的。”关轩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随后又深吸了一口气,“我跟你说过吧,我是个心理医生。”

  “嗯,怎么了?”白郃转头看了一眼关轩,正好撞上了关轩的眼神。

  “就这样别动,我可以透过眼神看懂别人在想什么。”

  白郃立马转回了头,冷冷地说:“读心术?”

  “算是吧,不过得观察得久一点,刚刚那一会儿时间是看不透的。”

  白郃身子微微发抖。

  “放心啦,我知道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很糟糕,不过我保证,在你没有答应的情况下,我是不会读你的心的。”

  白郃并没有说话,她并不是害怕被人看透内心的想法,她知道她不会被看透,曾经也有人借此与她搭讪,结果被她毫无波动的表情阻拦在外。

  她发抖,是因为她又看见了一个人影,这一次,那个人影又出现在远处的山中,树干后面。

  白郃没有告诉关轩人影的事,她对影子是否是真实的仍持怀疑的态度。

  “是这样呀,那你给我读读心呗?”许木的声音响起。

  许木双手叉腰,赤裸着上身,衣服搭在肩上,身上多年健身形成的肌肉线条分明,此时正站在白郃与关轩的身后。

  许木醒来发现白郃不在洞里面,向顾兰等人问过后才知道白郃出洞了,他担心白郃,衣服都顾不上穿,急急忙忙出洞寻找,恰好见到这一幕。

  “给许兄弟读心当然可以呀,来,让我好好瞧瞧你。”

  许木摆了摆手,撑着伞站在了白郃的另一侧:“哎,别当真,我只是随口说说。”

  气氛尴尬,三个人无言地站了一会儿,便回到洞里去了。

  休息的几人已经都醒了,围在火堆边上,商讨着下一步的行动安排。

  由于雨势没有减小的趋势,只有三把伞的七人很难继续前行,况且王腾现在身上还有伤,经过讨论,大家决定留在这儿休息一晚。

  闲来无事,许木提出玩游戏的建议,大家应声附和,有的提议打牌,有的提议“真心话大冒险”,有的提议讲恐怖故事。鉴于当前的情况,大家都认为讲恐怖故事符合时宜。

  从笔记本上撕下同等大小的纸片,在上面标上数字折叠,在扔到地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