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二章 虚无的十字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虚无的十字架 (第1/3页)

  我叫罗胜,23,爱好女。脾气暴躁,希望不要有人惹我。

  “山阅尽”一大早发来一条消息——

  亲爱的会员朋友:

  本周五晚八点,将在山阅大厦十楼举办晚会,届时还有本周活动安排通知与会员礼品,欢迎诸位会员朋友们参加!

  山阅尽登山俱乐部

  白郃躺在床上,睡眼蒙眬地看着手机上的消息,现在是周三早上八点,“山阅尽”早早地发来了通知短信。

  把手机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后,白郃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坐起身子。她拿起床边放着的衣服,套在身上。

  白郃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她在许木面前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他抱着她安慰她,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阿月和自己受到欺负,或是感到委屈的时候,许木也会上前抱抱她俩,安慰她们。

  白郃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径直走向盥洗室,走过床前的电视柜,宽大的衣服带起的风,吹起了柜子上一张白色纸张。

  纸张落在地上,白郃弯腰捡起,看着纸张上的内容,眉头紧锁。纸张上第一行印着“a市第一医院”,第二行印着“化验单”三个醒目的黑体字。

  她眉头越皱越紧。

  “肝癌晚期吗?”白郃轻声道。

  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将化验单重新放回柜子上。

  如是餐厅位于a市并不繁华的地带,但是这家店凭借美味的食物、高超的营销技巧、实惠的价格,使得顾客络绎不绝。

  许木早在15分钟前就到了这里,他站在餐厅门前,并没有进入店内,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5分钟。他笑了笑,似乎对自己早到约定地点感到很满意,他本来就是一个守时的人。

  似乎是觉得光站着很无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许木按捺不住自己,混入人流中,消失了。

  白郃开车来到如是餐厅,看着这一块不繁华却拥有许多人的地方,思索着如何寻找一个好一点的车位。

  瞥了一眼餐厅门口,没有发现许木的身影,现在是中午11点23分,也许是还没到吧,她心想。

  将车停好,白郃来到如是餐厅,询问了一下服务员,发现没有一位叫许木先到达,于是便自己预订了一桌。

  11点30分,许木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两个甜筒,自己先吃了一个,另外一个并没有撕开。

  “还没来吗?”许木心想,“算啦,女孩子嘛,总归是慢点的,我先进去点菜好了。”

  进了餐厅,服务员上前询问是否有预订,许木先是扫了一眼餐厅一楼,发现没有白郃的身影,便告诉服务员:“两位,二楼座,许木。”

  “您就是许木先生吗?”

  “是的,怎么了?”许木疑惑。

  “之前有一位女士已经到了,她嘱咐我们若是有一位叫许木的男士来,告诉他直接上二楼就好,她在那儿。”

  “糟糕!”许木小声说道。他以为自己很准时的,结果白郃却早就到了,还让她等自己,可真失误。

  许木匆匆上了楼梯,去往二楼。

  二楼是小间雅座,在这里吃饭的人比一楼少了很多,环境也很安静,白郃坐在右边里面靠窗的位置。

  许木走上二楼,一眼就看到了白郃,举手示意了一下便走了过去。

  “请问需要些什么?”许木刚坐下,服务员就过来了。

  两人随意点了些主食,服务员一一记下后转身离去。

  许木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微笑地看着白郃,略带歉意地说:“抱歉,让你久等了。”

  白郃移了一下位置,将腿跷起:“没关系,我也刚到。”

  “这家店饭菜味道不错,我刚回国的时候,朋友带我过来吃过一次,我就爱上这里的菜了。”许木兴致勃勃地说。

  “难怪楼下人这么多。”

  “虽然这儿不是市中心,但这家店的客流量不输给市中心的那些高级餐厅。”

  “哦?你怎么知道?”白郃眼一抬,右手食指在桌上轻轻地敲着,她饶有兴致地看着许木,正好与许木目光相对。

  许木被看得不好意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我在国外学的是统计学,那天有兴趣就去调查了一下,做成了数据统计图。对了,你要不要看一看?”说着,他迅速地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将手机展示给白郃看。

  白郃接过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两张折线图,清楚地记录着如是餐厅与市中心几家火爆的餐厅的客流量,图上的数据,一目了然,如是餐厅确实不输给市中心的餐厅。

  白郃点了点头,表示赞许,随后将手机还给许木。

  许木激动地看着她,仿佛在等待着夸奖。

  白郃注意到了这一点,笑道:“不错,图做得很清楚,虽然我不清楚统计学,但是这张图我看懂了。”

  “谬赞谬赞!”许木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听说你在写推理小说,还是当红作家,我昨天买了好几本,但是还没来得及看,下次一定全部看完!”

  “当红算不上,只是稍微有点人气罢了。”

  谈话期间,服务员将菜端了上来,白郃身子往后靠了靠,避免汤汁溅到衣服上。

  许木伸手帮服务员摆餐,服务员微笑地说了声谢谢。

  “很红了,我去书店的时候,都看到介绍你的书的海报了,就那本……嗯……叫啥来着……花瓣?”

  “《藏起来的花瓣》!”

  “对,就是那本《藏起来的花瓣》!”许木拍了一下脑门,懊恼地小声说,“该死,我怎么忘记了?”

  白郃并没有将许木的话放在心上,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茶。

  许木夹了一块椒盐牛肉送到嘴里:“阿郃,你收到‘山阅尽’发的消息了吗?”

  白郃点了点头。

  “那你去吗?”许木期待地看着白郃。

  思索了一阵,白郃说:“如果不忙的话,是会去的。”

  “那就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许木又夹了一块肉送到嘴里,边咀嚼边说。

  又抿了一口茶,白郃放下茶杯,拿起桌上的纸巾,轻轻擦拭了一下嘴唇。

  “好呀。”

  许木喜出望外,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他想了一会儿,觉得现在时机应该成熟了,缓缓地说:“阿郃,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白郃看了一眼许木。

  许木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朝向窗外。

  许木一直沉默地盯着窗外看,良久,他才转过头来,注视着白郃,认真地说:“阿郃,你想要找到凶手,为阿月报仇吗?我可以帮你。”

  “嘭——”

  重重的关门声。

  白郃启动车子,快速地驶离了这里,留下车外一脸茫然的许木。

  许木不知道怎么回事,当他非常认真地说出他想要帮阿郃找寻凶手后,白郃的脸色立马变了,语气也变得激动了许多。

  “不需要,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留下这一句话,白郃便匆匆下了楼,离开了如是餐厅,许木不敢拦住她。

  看来阿月的事对阿郃的冲击还是很大的,许木心想。

  白郃驾驶着汽车,手指快速地在方向盘上敲着,脚下油门紧踩。汽车呼啸向前,超过旁边一辆又一辆的车。路上的行人纷纷被这辆奔驰车所吸引,开得如此之快,又是哪个醉酒驾驶或者不要命的富二代吗?

  白郃将车开到自家小区门口,才慢慢地减缓了车速,驶入车库,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缓和了一下心情。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一向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对所有事情都无所谓的自己,只要有人在自己面前提及白月,便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冲动的事。

  待会儿再跟许木说声抱歉吧,白郃这样安慰自己。

  回到家中,家里的保姆问白郃吃了吗,白郃点了点头,走上二楼,恰好碰到迎面下楼的杨子介。

  “舅舅。”白郃叫了一声。

  杨子介点头示意。

  杨子介已至中年,但身材魁梧,身子将楼梯占了大半。

  “你在外面吃好了?”他问。

  “嗯,是,我见到许木了。”

  “许木?”

  “小时候跟我们玩得很好的那个小胖墩,小学时,全家搬去了国外。”

  “哦。”杨子介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记起来是谁。

  “你……”他看了白郃一眼,发现她呼吸有些急促,“你上去好好休息会儿吧,今天别进那个房间了,咳咳……”他突然双眼紧闭,捂着肚子蹲坐在楼梯上。

  “舅舅,你……”白郃担忧道。

  杨子介从兜里拿出一瓶药,颤颤巍巍地往嘴里灌去,几分钟后,他睁开眼睛,然后摆摆手,说道:“我没事,老毛病了,反正也没多久了,趁着还有时日,把该做的事都做了。”

  白郃本想去扶杨子介,见杨子介摇手,便放弃了。

  “计划都差不多了,只等周五晚上会不会见到他了,这个人竟然……呼……”白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杨子介拍了拍白郃的肩,关怀地看着她:“小郃,你别想太多了,上去好好休息,休息够了,为下本书找灵感,其他的事交给我就好。”

  “可是舅舅……”

  “什么都别说了,去,上楼休息。”杨子介口气加重,严肃地说。

  “是。”白郃慢慢地走上了楼,低垂着头,像丧气的兔子,令人垂怜。

  “唉……”杨子介看着白郃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后便向楼下走去。

  白郃回到自己房间,走到电脑桌前坐下,打开了电脑,左手拿起手机,在手机上敲击一会儿,随后放下,右手从桌上的小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东野圭吾的小说《虚无的十字架》,翻了开来,似乎只有在书中,她才能真正地找到自己。

  看着书,白郃突然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一件趣事,苦涩一笑。

  那是一个午后,她在路边的咖啡厅喝着咖啡,看着书,正好也是看的这一本《虚无的十字架》。途中,一个推销的小哥上前向她推销公司新出的产品。

  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白郃并没有显露出不耐烦,而是认真地听着推销小哥的介绍。最后,见小哥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只好打断他,说明自己对他的产品没有购买的欲望。小哥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只好说了声抱歉。随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