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游戏_第一章 藏起来的花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藏起来的花瓣 (第1/3页)

  等我回来的时候,阿月……阿月她……她在浴室里割腕自杀了。

  时值九月,入秋了,炎热的夏天刚过,空气中依旧弥漫着燥热的分子,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仿佛要将它烤化了,街道上的行人竭力寻找着阴凉的遮阴处前进着。

  马路上车水马龙,由于这一段路属于禁止鸣笛的路段,所以街道上颇为安静,只有“嗡嗡”的引擎发动的声音。

  一辆白色的丰田汉兰达在路口等待着绿灯,车上坐着一个女人,年纪约莫二十四岁,上身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中袖,下身穿着水洗发白的紧身牛仔裤,副驾驶座上歪放着一双棕色的高跟鞋,似乎是因为不能穿着高跟鞋开车,女人便穿着平底鞋。

  等待红绿灯的过程十分枯燥,女人双手抓着方向盘,右手食指却不停地轻轻敲打,发出“嗒嗒嗒”的声音,与转向灯开启时的声音不谋而合。

  红灯转变黄灯,女人脚下轻轻使力,车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仿佛是在怒吼。

  三,二,一。绿灯一亮,女人踩下油门,汽车飞驰出去,远远把后面的车队甩在身后。

  “嗡嗡……嗡嗡……”

  手机震动声响起,女人飞快地点击接通键,并将手移到另一边,轻轻地点了一下扬声器。

  “白郃,白大小姐,你到哪儿啦?!”

  电话里传来了焦急的低沉男声,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

  “还有10分钟就要开场了,你到底还需要多久啊?我跟你说,今天现场来了好多人,你要是还没到,可就伤了你粉丝的心了啊。”

  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声音吵到,白郃皱了皱眉。

  “李浩,不要着急,我马上到,嗯……”白郃想了想,“七分钟后准时到,我现在超速开过去呢,到时候罚单你帮我交一下。”

  被称为李浩的人,是白郃的助手。

  白郃是一个稍有名气的悬疑小说作家,入行短短一年,便已经在业内闯出名气了。她所写的小说,精确地剖析了人的内心,情节虽不算跌宕起伏,但戏剧化的结尾往往能够让人回味无穷。

  李浩转头看了看人潮涌动的会场,又看了看身边巨大的宣传海报。海报上画着一本书,书名叫《藏起来的花瓣》。

  这是白郃最新出版的一本悬疑小说,正在各大书店热卖,而今天正好是a市本地的签售会,一大批本地的、外地的粉丝慕名而来,只为见白郃一面。

  “好好好,你尽快过来吧,车开得慢一点没事,注意安全!”

  “嗯,好,你先安抚下粉丝,我到了再给你打电话。”说完,白郃便挂了电话,专心开车去了。

  “嘟……嘟……”没等李浩开口,白郃那边便挂了电话。李浩摇了摇头,略显无奈。

  看向人头攒动的会场,李浩走上签售台,拿起话筒,熟练地说道:“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在这个炎热的季节,你们不顾烈日当空,汗流浃背地来到白郃的签售会,我在这儿由衷地感谢你们……”

  李浩卖力地演讲着,会场内本来就不冷清的气氛被带动得更加火热了。

  七分钟后,白郃来到a市的体育会场,前门被人群堵住了,她将车停好,绕过前门的人群,来到了后门,相较于前门,后门的人少了许多。

  后门紧闭,只有两个保安看守着,白郃压低了头上的帽子,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这儿,便走上前去,对保安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明后,进了会场。

  “这就是作者啊,这么年轻,跟我女儿一样大,还长得很不错呢。”左边那个年长的保安笑着说。

  “罗叔,你这是在夸你女儿好看嘛。”另一个年轻的保安也笑着说,“罗叔,我看啊,还是你女儿好看。”

  “少来了,你这浑小子,就算你说她好看,我也不会答应你俩的事。”罗叔笑眯眯的脸瞬间恢复了一本正经,虽然表情严肃,但年轻保安的那一句还是你女儿好看,还是让他内心十分高兴。

  从后门进入,走过一条长廊,那里有好几个房间,白郃走到左数第三间房间停下,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再次用力地敲了敲门,依旧没有人回应。

  “人去哪儿了?”白郃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将手伸入包中,拿出手机,拨通了李浩的电话。

  李浩正在台上慷慨地演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正当他愁于接下来该怎么继续的时候,他感觉到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他大喜,急匆匆地结束了演讲,下了台。

  “喂,白大小姐,你到了吗?”

  “我在后台休息室门口,敲门没人回应,你不在吗?”

  “你先来前面,签售会马上开始了,我们都在会场中心呢。你往休息室右边走,过了第五个房间,边上有一个小台阶,上来就可以看到我了。”

  “好的。”

  挂了电话,白郃按照指示走向右边,上了台阶,推开门,发现门前有一个巨大的报幕挡住了视线。她环顾四周,发现李浩在左边,加快脚步走了上去。

  李浩感觉到有人拍他的左肩,转过身去,看到面前站着的就是白郃。

  “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快跟我来。”李浩带着白郃走向签售台,“你怎么这么晚?”

  “路过李子路的时候,那里出了车祸,堵住了,交警来了车才可以动。”

  “车祸?什么车祸?死人了吗?”

  “没关注,只知道一辆现代撞了奔驰,现代输了。”

  “输了?”李浩一脸疑惑,随后明白过来,笑道,“哈哈,还输了,白大作家还会开玩笑呀。”

  白郃不理他,上了台子,走到话筒边上。李浩似乎习惯了白郃的沉默寡言,不以为意。

  先是李浩上台说了几句开场白,接着白郃象征性地说了几句感谢粉丝的话后,签售会便开始了。

  签售会异常火爆,来的粉丝有上千人。白郃一坐下来,便有粉丝上前拿着她最新的作品让她签名。

  白郃接过新书,翻开书本第三页空白页,熟练地签下了“伴云雨”三个字。伴云雨是白郃的笔名,她希望自己如云如雨一般,潇洒自在。

  一个早上加一个下午,签售会终于结束了,白郃在李浩的陪伴下,告别了粉丝。

  从后门出来,白郃和李浩一同上了车。

  “我今天没开车,你送我一程吧。”李浩笑眯眯地说。

  “行,等我先去一趟‘山阅尽’办理一下入会手续之后,我再送你回家,怎么样?”白郃将钥匙插进锁孔,发动汽车,一边转头查看是否有人在车后,一边说道。

  李浩疑惑地看着白郃,问:“‘山阅尽’?你去那儿干吗,突然想要爬山了?”

  “山阅尽”是a市当地一家有名的登山俱乐部,定期会举行户外活动,参加者只需缴纳一定的费用即可入会。

  这费用一定不低,普通的会员需要一两万,高级会员上不封顶,缴纳的钱越多享受的服务越好。钱与服务成正比,这是谁都知道的常理。

  白郃缓缓将车开出车位,眼睛注视前方,若有所思。随即她笑了笑,道:“写书写了这么久,都没有怎么锻炼身体,刚好这周‘山阅尽’组织会员活动,我去凑凑热闹,顺便给新书找找灵感。”

  “是应该这样的,多出去活动活动,不然咱白大作家哪天变成一块石头那就糟糕了,哈哈……”李浩一边笑着,一边看着白郃,看见白郃脸上毫无笑意,自觉尴尬,便下意识地想要拿出口袋里的烟。

  他触碰到烟的一瞬间,白郃声音响起:“要抽烟下车去抽,车上不准抽。”

  “习惯了习惯了,不抽烟不抽烟,哈哈!”

  离“山阅尽”还有两条街道的距离,李浩下了车,打过招呼后,他转身朝一栋公寓大楼走去。

  白郃目送李浩上了楼,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大厅门前,才发动汽车,掉转车头,朝“山阅尽”所在的反方向开去。

  人声鼎沸的市场,选购商品的人潮熙熙攘攘,急于销售自己商品的摊贩叫卖声、希望卖家降低价格的顾客砍价声、来往车辆的喇叭声、为了一点小事争吵得不可开交的骂声、互相追赶打闹的小孩嬉闹声,不绝于耳。

  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妇女,手上挽着小挎包,精明的目光在琳琅满目的摊位上四处搜寻着,扫过四五家商铺后,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朝第六家走去。

  这是一家卖卤料的店,出售八角、茴香、桂皮、甘草一类便宜的香料。妇女走上前去,一边仔细地挑选着,一边询问着价格。

  觉得价格合乎心意,中年妇女取下一个塑料袋,然后将小挎包放在边上的一个箱子上,便低头挑选卤料,她没有注意到,一个矮小的男子,悄悄向她凑来。

  趁中年妇女挑选东西的时候,矮小男子迅速抢走了箱子上的小挎包。

  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抢劫,中年妇女似乎不敢相信,愣了一秒后,她才反应过来,扔下手上的袋子,边追边歇斯底里地喊:“抢劫啊!有人抢劫啦!抢劫啊!有人抢劫!就是前面那个挨千刀的,谁来帮帮我啊!”

  矮小男子凭着身体优势,在人群中上蹿下跳,灵活地穿梭着。

  周围的路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异状,都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不知过了多久,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抓小偷,路人才反应过来,有的去追小偷,有的过来询问情况。

  中年妇女瘫坐在地上,号啕大哭着。周围的路人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大戏。

  “快看……那小偷被人拎回来了!”有人惊讶地说。

  “哪儿?哪儿呢?”

  “哟,还真是,是后面那个人把他抓回来的吗?”

  “你还别说,还真有可能,那个人看起来好强壮啊。”

  “哪儿哪儿呢,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

  ……

  人群中炸开了锅,中年妇女听着周围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迅速爬起,朝远处看去。待看清了前方的景象,她脸上转悲为怒,一个箭步便冲了上去。

  人群前方,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穿着深蓝色衬衫、黑色西装裤,一只手上拿着一个不符合他气质的小挎包,另一只手押着一个男子,正大步流星地朝这边走来。

  被他押着的男子正是那一个抢包的小偷,此时小偷的左脸上有一块乌青,人也变得畏畏缩缩。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