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群体心理研究_群体的偏执、专横和保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群体的偏执、专横和保守 (第1/3页)

  群体只有简单而极端的感情,别人提出的任何意见、想法和信念,他们或者全盘接受,或者一律拒绝。若不是把这些意见视为绝对真理,就是看成绝对谬论。要想控制群体,历来只能用暗示的办法加以诱导,而不是用合理的信念来解释,与宗教信仰有关的偏执与其对信徒头脑实行的专制统治,早就为大家所熟知。这种偏执的情绪根深蒂固,根本无法扭转,改变一种偏执情绪的唯一办法是用另外一种偏执极端的感情来取代。

  群体认定的真理或谬误都不容置疑,由于群体力量强大,它的理想和偏执就带着专横的特质。理性的个人一般会倾听各种意见,调和矛盾,群体则不然。在公众会议上,如果演说者略有微词,立刻就会招致严厉的呵斥和粗野的叫骂。在听众的嘘声和驱逐声中,演说者很快就会败下阵来。假如现场缺少当权者或执法者的约束,反驳者往往难逃一死。

  长达两个半世纪的欧洲猎巫风潮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数以万计的人成为猎巫队伍的牺牲品,那些站出来替人辩白的无辜者,也要惨遭毒手。

  1704年,苏格兰地区一个患有癫痫病的流浪汉指控两名女性对他实施巫术,一名女性在被抓进监狱后逃了出来,但在第二天又被捉住了。在回监狱的途中,对巫师恨得咬牙切齿的人们想淹死她。他们把这名女性捆上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拴在一艘渔船的桅杆上,把她投进水里后拉上来,再投下去,如此反复,在这名女性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时候,人们又把她拖上海滩。一个暴徒回家把门板卸下来,压在这个可怜女人的身上,再在上面堆上大石,这名女性被活活压死了。没有一个地方官员出来干涉,负责押送的士兵也玩忽职守,幸灾乐祸,凡出来阻止暴行的人无不被恫吓和殴打。

  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种族性格,但很少有人真正理解民族性格的含义。尽管专横和偏执是一切类型群体的共性,但其强度还是各有不同。在这方面,支配着人们思想感情的种族因素,再次发挥作用。种族决定群体的感性程度,感性的种族群体更冲动、易变和急躁,尤其是拉丁民族人组成的群体,他们的专横和偏执可以发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以英伦三岛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为典型,正是偏执和专横这两种态度彻底破坏了盎格鲁-撒克逊人强烈的个人独立感情。拉丁民族的群体只关心他们所属宗派的集体独立性,他们对独立有独特的见解,认为真正独立的人,是能让那些与他们意见相左的人立刻强烈反对自己信念的人。在各拉丁民族中间,自宗教法庭时代以来,每个时期的雅各宾党人,对自由的理解皆如此,从未有另一种理解。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