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群体心理研究_群体的共同特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群体的共同特征 (第2/3页)

比凡夫俗子更理性。

  我们的惯性思维让我们认为智力超凡的人在其他方面表现也同样出类拔萃。然而事实却是,同一种族的人都有着一个普遍的性格特征,无论智力上有多悬殊或后天教育多努力,都无法拉开差距。受着我们的无意识因素的支配,一个种族中的大多数普通人在同等程度上具备这些特征,变成了群体中的共同属性。

  一个鞋匠和一个伟大的数学家相比,也许他们的智力有着天壤之别,但是从性格的角度看,他们可能差别甚微或者根本没有差别。正是这些普通的性格特征在群体心理中削弱了个人的才智和个性,差异也因此被同化,人类的无意识品质占了上风。

  2.责任分散效应

  有一个年轻女子在结束酒吧工作回家的路上遇刺。于是她绝望地喊叫:“有人要杀人啦!救命!救命!”听到喊叫声,附近住户亮起了灯,打开了窗户,把凶手吓跑了。在一切恢复平静后,凶手又返回作案现场。被害人再次叫喊时,附近的住户又打开了电灯,凶手又逃跑了。她认为自己没事,没想到上楼的时候,凶手再次出现了,这个可怜的女子被杀死在楼梯上。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她大呼救命,到窗前观看的邻居中至少有38个,却没有一个人来救她,甚至连打电话报警的人都没有。

  这件事在纽约引起了轰动,也引起了社会心理学工作者的重视和思考。人们把这种众多的旁观者见死不救的现象称为“责任分散效应”。

  心理学家调查发现:这种现象不能仅仅说是众人的冷酷无情,或道德的日益沦丧。因为在不同的场合,人们的援助行为确实是不同的。当一个人遇到紧急情况时,如果只有一个旁观者能提供帮助,他会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对受难者给予帮助。如果他见死不救就会产生罪恶感、内疚感,这需要付出很高的心理代价。而如果有很多人在场的话,帮助求助者的责任就由大家来分担,造成责任分散,每个人分担的责任很少,旁观者甚至可能意识不到他自己的那一份责任,产生了“我不去救,别人会去救”的心理,导致“群体冷漠”的局面。

  在一般情况下,对个人来说,数量就是力量。数量在社会中会经常性地给人类某种充足的力量,例如,有时候处于群体中的个人会感受到强烈的“正义”力量,对他们来说,群体就是正义,这使其中的成员敢于不负责任,也敢发泄出来自本能的欲望。在独自一人时,他必须控制这些欲望,但群体是个无名氏,因此也不必承担责任。约束着个人的责任感和道德感彻底消失了——他没有什么理由再约束自己,更无法控制内心中的放纵与不羁。

  是的,群体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群体就是法律,群体就是道德,群体就是正义。

  3.传染性从众

  第三个原因是传染。情绪相互传染决定着群体的特点,决定着群体行为选择的倾向,还决定着群体接受暗示的倾向。关于传染是否存在很容易确定,却不易解释清楚。我们必须把它看作一种催眠方法。在群体中,每种感情和行动都有传染性,其程度之强,足以使个人随时准备为集体利益牺牲自己的利益。这是一种与本性完全对立的极端,如果不是群体中的一员,个体很少具备这样的勇气。

  有些人的情绪能迅速感染另外一些人,有些人则很容易被其他人感染。有的情绪特别容易在群体中传染开来,而另外一些情绪却不见什么效果。感性的、本能的情绪特别容易传染,而理智的、冷静的情绪在群体中则难以发挥作用。

  一个被群体情绪传染的人,会觉得自己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他任凭一种陌生的力量主宰,心中笼罩着堪称壮怀激烈的感情,这种感情会让他表现得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不是每个人都一定会被群体情绪传染,但若有人没有被集体情绪感染,那么他就会沦为群体感情的敌人。被传染了的群体以完全非理性的力量主宰着这个世界,他们为所欲为,直到他们的群体不断分化并消散,这种极端情绪才会平息。

  群体之外的任何人都能够看出群体情绪对个人的影响,即使是平庸甚至是智力低下的人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做出判断。但即使是天才专家也说不清群体情绪是如何影响个体的。

  1523年6月上旬,伦敦有算命者和占星家预言,泰晤士河潮水会于1524年2月1日淹没伦敦城,上万户居民的房屋将会被冲毁。在预言发布后的几个月里,所有的盲从者都喋喋不休地重复着这个预言,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它。人们纷纷打点行装迁居至伦敦城外的地区。迁徙行为更加快了预言传播的速度。随着时间离灾难的预定日期越来越近,移民的数量不断增加。1524年1月,平民百姓携妻带子,成群结队地步行到遥远的村庄去躲避灾难,达官贵人则乘坐马车赶到那里。

  时至1月中旬,至少两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