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忌杂谈_第十九章 月兔与九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月兔与九尾 (第1/3页)

  红鱼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的美貌丝毫不输娱乐圈那些当红女明星。

  同样,她也是个忠心的女人。

  起码在陈玄君的心里是视若绝对心腹的。

  他对红鱼的信任只低于帮他推演天机的道袍老者。

  准确来说,他在陈家足够信任的人撑死不过两手之数。

  而红鱼能在这两手之数中排进前三。

  此刻,暗香浮动,孤男寡女。

  陈玄君望着魅惑如妖的年轻女子,听着她话中有话的暧昧寓意,坦言道:“童鸢没有继承真凰命格,自是失去了她的作用。认祖归宗也好,留在陈家也罢,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干涉她的人身自由。”

  红鱼吐气如兰,轻俯陈玄君的耳旁,腻声道:“就算童鸢小姐不是真凰命格,却同夫人一样身怀白虎体质。”

  “我在她沐浴的时候偷偷瞧过,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

  “四爷舍得让童鸢小姐嫁给别的男人随心糟蹋?”

  红鱼咯咯娇笑道:“继父而已,又不是亲生父亲。”

  陈玄君鼻息加重,浑身燥热。

  红鱼似水蛇般趴在陈玄君的胸膛,指尖轻抚道:“那那时她该喊你四叔呢,还是该喊你老公?”

  陈玄君一个翻身,房间内喘息不断。

  “咯咯咯,四爷果然在惦记这个继女。”

  “呵,那还不是被你撩拨的。”

  ……

  京都往北,千里之外,道门观星台。

  身着白袍的老头立于山巅之上,抬头望天,似如石雕。

  他手中拎着一坛老酒,白发飞舞,衣袍烈烈。

  寒夜里的凉风自山间回荡,发出阵阵轻吟,如哭如泣。

  不远处的石墩上,一位身着休闲服的清秀少年低头酣睡。

  他睡的很辛苦,身后没有依靠,只能躬着身躯以右手支撑下颚。

  明明是寒冬时节,他却感觉不到冷意。单薄的休闲装裹着他本就瘦弱的身躯,像黑夜里的竹竿,晃晃悠悠。

  “莫争。”白袍老头轻声低唤。

  熟睡中的少年一个激灵,徒然坐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