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忌杂谈_第一章 灵官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灵官猪 (第1/3页)

  我爷爷是个杀猪匠,杀了一辈子猪,最后却被一只猪杀死了。

  这种事说出去都没人信,就像是胡编乱造的神话故事,匪夷所思天方夜谭。

  可我敢对天发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村里人说万物有灵,爷爷杀生太多损了福寿,遭了报应,所以才有此横祸。

  我不清楚什么是因果报应,但我知道,爷爷的死和他破坏杀猪匠这一行的规矩有关。

  常言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在我们家,这句话还有后半句,那就是“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规矩。”

  用爷爷的话说:规矩虽然是死的,但它却是行业内的讲究,是祖师爷代代相传留下的约束。

  无论你信或不信,遵不遵守,规矩在那摆着。仿佛冥冥中的一双眼,时刻观察着从业者的所作所为。

  有道是举头三尺有神明,谁敢保证这些看似乱七八糟的规矩就当真没一点玄机?

  爷爷十六岁拜师学艺,是正儿八经给师傅磕过头敬过茶的.

  直到他死,整整六十年。死在他手里的猪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全都是一刀毙命,干净利落。

  而爷爷最后一次杀猪,是在今年年尾。

  距离新年大概还有头十天的样子。

  我清楚记得那一天正在下雪,鹅毛大雪,纷纷洒洒,似乎在迎接新年的到来。

  来请爷爷杀猪的是隔壁村的薛老五。

  这家伙和我爸差不多年纪,四十五六岁。穿着身藏青色的厚实棉袄,头戴羊皮小帽。一进院子就咧嘴嚷嚷道:“木生叔,烦您跑一趟嘞。”

  我那会正和爷爷在堂屋烤火,见有客人上门,爷爷当即套上棉鞋起身招呼,并示意我去泡杯热茶。

  薛老五进门后放下手中的两瓶劣质白酒,拍打着身上的雪花笑道:“三天没喂食了,那畜生饿的都快把猪圈啃穿了。”

  爷爷从柜子里拿出装有杀猪刀的木箱,随口应道:“饿的越久肠胃越干净,处理起来也就越方便。对了,热水烧好了没?”

  薛老五点头道:“一大早就烧上了,就等您过去一刀放血。”

  说着,又接过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