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_第十章:圣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圣谕 (第1/3页)

  一下子,张天伦便有一股欣慰涌上了心头,下意识的眼眶一红:“静一啊,你没吃苦吧。”

  这句话……

  该我来问你才是吧。

  张静一心里想,分明是这个‘父亲’从牢里出来。

  可看着这么个陌生的中年,张静一不管怎么样,都一时间难以亲热起来。

  好在张天伦好像习惯了张静一这样冷淡的态度。

  也许……是因为身体原来的主人,就是这么个没心没肺的样子吧。

  见张静一不吭声,张天伦依旧大喜,欣慰地道:“快到正午了,父亲本有许多话想和你说,不过想来你饿了吧,为父不在,你一定又不按时吃睡了,你稍待,稍待一会儿,为父今日亲自下厨,做你最爱吃的鸡。”

  张天伦这个时候,居然丝毫都不在乎自己刚刚出狱,说罢便一瘸一拐地朝着厨房去,一面吩咐张福道:“李厨娘还在吗?”

  “这些日子老爷不在,她也告假了。”

  说是告假……其实是知道张家完了,索性便不来了。

  张福虽然唠叨,而且傻乎乎的样子,不过相比于其他人,他一直坚持在这里看家,倒也忠心。

  “你去街面上买一只鸡,家里还有没有米?”

  “有米,有米,还有两升呢。”

  一瘸一拐的张天伦说着,便钻进了厨房里,不久,升起了炊烟。

  都说君子远庖厨。

  显然身为锦衣卫副千户的张天伦,在古代的标准来看,不像一个君子。

  可他似乎已经习惯了,颇有几分当爹又当妈的样子。

  张静一觉得自己该平复一下心情,贸然出现两个义兄,他能很快适应。

  可一个这么大的爹喜从天降,还是需要一些心理建设的时间。

  那张福买来了鸡,张天伦便到天井这里来,手里提着菜刀,吧唧一下,便抹了鸡的脖子。

  这手法很娴熟。

  一看就……

  张静一无法将一个凶神恶煞的锦衣卫刽子手,和一个杀鸡做饭的父亲结合起来。

  好有违和感啊。

  于是他故意躲回了房里去。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宅里飘荡着一股肉香,张天伦在外吆喝:“静一,静一,出来用食。”

  看来是躲不过了,张静一便出了卧房,这庭院里已摆好了桌椅,张静一坐下。

  一瘸一拐的张天伦便兴冲冲地添了饭,端了熬好的鸡来。

  张静一咳嗽,有些尴尬地道:“爹……爹……你的腿脚没事吧。”

  “没事。”张天伦此时看着儿子,心情非常的好,兴冲冲地道:“那诏狱里,大多都是平日里的老相识,虽然成了阶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