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_第九章:爹从天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爹从天降 (第1/3页)

  一旁的魏忠贤赔笑道:“不知是什么趣事。”

  天启皇帝的唇边带着笑,道:“事儿有趣,里头的人也有趣。”

  人也有趣……

  魏忠贤顿时就忍不住在心里想,对陛下而言,世上还有比咱更有趣的人?

  不成,这北京城,不允许有这样有趣的人存在。

  魏忠贤依旧陪着笑,却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此时,天启皇帝又道:“魏伴伴,这赵贼当真这样厉害?难道真没有人可以降服住他吗?”

  “这……”魏忠贤连忙道:“只怕有些困难,需得调集厂卫的精锐,打探他的虚实,而后调拨京营,甚至是勇士营的虎贲,才可毕功一役…”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魏忠贤一眼,而后一字一句地道:“朕看也不见得吧,他赵贼乃是万人敌,朝廷难道没有人才吗?这个叫张静一的,还不是将他一举拿下,斩了他的头颅吗?”

  此言一出,魏忠贤恍如遭了晴天霹雳。

  张静一是谁?

  却见天启皇帝兴致盎然地站起身来,将这奏疏搁在一旁的茶几上,精神抖擞地道:“今日得了喜报,令朕身心愉悦,难得有这样的好心情,取朕的剑来,朕要练剑了。”

  说着,昂首阔步,一扫方才的阴霾,领着一群宦官和禁卫,朝西苑去了。

  魏忠贤却没有跟着去,他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奏疏,而后打开,低头一看,脸色禁不住有些尴尬,而后,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奏疏上的几个名字,面上似笑非笑,不过,他面上尴尬之色也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的表情。

  天启皇帝方才的话,似乎还环绕在他的耳畔。

  他随即抖擞精神道:“人来。”

  一个太监蹑手蹑脚地来,低眉顺眼道:“干爹。”

  魏忠贤将奏疏递到了他的手里,此时的他,显得极有威严,虽是个太监,却很有几分男子气度。

  实际上,魏忠贤一直投天启皇帝所好,本身骨架子就大,也跟着天启皇帝学习骑射和剑术,虽然他某个地方有残疾,可是骑射功夫很是了得,明实录里记录他最擅长用左手控制弓弦,气力很大,能做到十发九中。

  因此,魏忠贤实际上给人一种很有男子气概的模样,这也是为何,天启皇帝的乳母客氏与他对食的原因。

  就算是找太监做丈夫,那也是找个像铁血真汉子的。

  魏忠贤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