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_第五章:腹心之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腹心之患 (第1/3页)

  青年天子的脸色苍白无比。

  显然,这小宦官是不敢应的。

  帮着魏忠贤应下,若是到时拿不住贼,那就不知如何收场了。

  可对天子而言,却是另一回事,一个聚了数千乌合之众的贼子,纵横山西和北直隶,成为朝廷的腹心之患!

  可朝廷呢,从东厂到锦衣卫,再从内阁到六部下下辖的京营,居然拿这贼子毫无办法!

  这朝廷和皇帝的颜面,往哪里搁!

  小宦官不断地渲染贼子的强大,却也是没有办法,连续半年多,都没有剿灭这贼子,就只能说这贼子神通广大了,还能怎样?

  天子显然也明白了这小宦官的意思,于是冷哼一声,便不再言语。

  待小宦官小心翼翼地告退而去。

  天子这才徐徐地站了起来,他踱步到了暖阁的一处墙壁,墙壁上张贴的却是一张巨幅的图画。

  正是《千里江山图》!

  此图乃是北宋的王希孟所绘制,画中将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构成了一幅雄伟壮阔的江山图景!

  天子的目光落在那江河和群山之间的渔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水磨长桥之上。

  驻足良久,双目一直凝视着,最终轻轻地吁了口气。

  这一声轻吁,带着几分惆怅。

  …………

  诏狱。

  锦衣卫东城千户的手中正捧着自司礼监里带来的手敕,快步走进入了一处监室。

  他穿着钦赐的飞鱼服,虎背熊腰,腰间配着一柄绣春刀,头戴缠棕帽,缠棕帽的帽檐之下,是一张略带威严的脸,只是此时,这张脸上却带着几分愧色。

  牢门打开。

  里头却有人穿着囚服,手脚上了镣铐,此时正席地而坐。

  席地而坐的囚徒听到了开门声,于是双目一张,随即露出了苦笑。

  他起身,身上的镣铐便稀里哗啦起来,接着朝来人行了个礼:“刘千户……”

  来人乃是东城千户所千户刘文,刘文忙回礼:“天伦,无恙吧。”

  这叫天伦的人,便是张静一的父亲张天伦,张天伦只低头一看刘文手中所拿着的手敕,似乎一下子便全明白了,苦笑道:“宫中已经有主意了吧?”

  刘文羞愧地低头道:“哎……上头的人办事不利,却是推诿到了下头的人身上……”

  张天伦此时似乎显得很平静,他道:“怪只怪老夫当初接下了这桩差事,现在毫无结果,自然是咎由自取。”

  “可恨。”刘文握着拳头,显得很恼火。

  锦衣卫乃是亲军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