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齐小王爷_第222章 惨战之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22章 惨战之后 (第1/3页)

  又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惨烈之夜。

  这一仗自天黑一直打到了天亮。

  当东方再次泛出鱼肚白的时候,城门外才终于响起了鸣金声。

  叛军如退潮一般纷纷后撤,在宣阳门下留下了数千具尸体。

  双方皆有损失,阵亡的士兵交叠在了一起,几乎在城门下垒成了一座小山。

  好在宣阳门没有丢,依旧还掌握在禁军的手里。

  但这一仗打下来,台城内原本就有限的兵力此时更是捉襟见肘。

  医营里早已人满为患,许多等待救治的伤兵不得已呆在了太阳门外的宫墙之下,惨叫哀嚎之声延绵不绝。

  萧宇拄着手中的长枪,踉踉跄跄地走在了宣阳门的城头。

  眼前死尸遍地,景象一派苍凉寂寥。

  初生的太阳将光芒照射在他的脸上,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热量。

  一队收敛尸体的士兵在他面前走过,担架上的尸体已经残缺不全,少了一支胳膊,肚子上有道长长的伤口。

  萧宇觉得这人眼熟,他是兰钦的手下,似乎不止一次地坐在一起把酒言欢,而如今却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悲由心来,萧宇难掩脸上的忧伤,他示意士兵将他抬下去好好安葬,而两名士兵的脸上却只有木纳与茫然。

  这队士兵自身旁走过,萧宇放眼四顾,这时恰好看到兰钦正斜靠在一处城垛下面。

  他满身是血,面容苍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张着,微睁的眼中似乎也少了往日的神采。

  “兰钦!”

  萧宇大声吼道,他干涸的嗓子发出一阵破音。

  他踉踉跄跄地自尸体上踏过,向着兰钦走去。

  兰钦脸上似乎有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他的眼皮微微抬了抬,也稍稍恢复了些许的神采。

  萧宇上前一把揪住了兰钦的衣领,将他揪到了自己的眼前。

  “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死了这么多人,他们本该看到今天的太阳,他们却都死了!昨晚走之前我告诫过你什么!你都当耳旁风了,你看看,你对得起这么多牺牲的弟兄们吗?”

  兰钦斜眼看了看周围,他那稍有神采的眼神立马又显得暗淡,他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萧宇低头,这才发现兰钦的腹部有道长长的刀口,刀口上的血看上去已经干涸了。

  他的心立马慌了,刚刚的愤怒立马消减了大半。

  “兰……兰钦……你怎么了……”

  兰钦的嘴唇稍稍蠕动了一下,他轻轻摇摇头。

  这时,一旁的一名小兵带着哭腔道:“小王爷,羽林郎已经尽力了,城门的事不怪羽林郎,是游副将、张副总管他们,羽林郎劝不住他们,是他们擅自行动。”

  萧宇扭头望向了那名小兵,面露诧异:“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擅自行动!”

  ……

  与此同时,宣阳门的城楼下,吕僧珍指挥着士兵们清理着城门洞下那堆积如山的尸体。

  工作正进行了大半,突然吕僧珍喊道:“停!停一下!”

  几组正在搬运尸体的士兵都愣了愣,他们停下步子,望向了吕僧珍。

  就见吕僧珍快步走到了他们跟前,一一查看了他们抬着的几具尸体。

  看完之后,吕僧珍眉头微微皱了皱。

  “将军,有何事?”一名小兵问道。

  “没事了,抬走吧!”吕僧珍道。

  于是几组士兵继续着他们的工作。

  吕僧珍抬头看了看,城门丝毫无损。

  他跨过了脚下的几具尸体,蹲在城门下方查看着几个死去士兵阵亡情况。

  在几具尸体上,他发现了异常,或许这正验证了他的猜测。

  “元瑜,在干什么呢?”

  吕僧珍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回头看是王茂,赶忙起身。

  “车骑将军。”

  王茂向他这边走了过来,“元瑜心细如发,不知发现了什么?”

  “将军过来看看这几个人的刀口。”

  王茂走到吕僧珍身旁,两人一起弯腰望向了地面上的尸体。

  片刻,王茂直起腰来,眼中露出一抹诧异,“刀口都在脖颈上,看这伤口情况,都是被人一刀毙命……这绝非是战阵厮杀可造成的,这都是暗杀,看这情况……行凶者手法娴熟,这种行刺之事应当做过多次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