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田舍郎顾青)_第十二章 可见众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可见众生 (第1/3页)

  人往往到了生死关头才会特别豁达,赫然惊觉除了生命,一切都是身外物,当舍则舍。

  丁家兄弟果断舍弃了房子这个身外物,被五花大绑关进了柴房,顾青和宋根生两人合力将他们一个个拖了进去,再细心地将他们绑在房柱上,仔细地检查了绳结,确定他们无法解开无法逃跑后,顾青这才回到院子中间。

  宋根生正在院子中间架起一堆干柴,点上火,丁家厨房的兔肉取下来抹上豆油,撒上几许粗盐,最后将兔肉放在火上烤。

  顾青皱眉,然后眉头渐渐舒缓。

  “以后烤肉做饭去厨房做,院子必须整洁干净,这次就算了,好好烤,我饿了。”说着顾青在宋根生身边坐了下来。

  宋根生抿着唇不吭声。

  顾青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你好像更怕我了?”

  宋根生迟疑了一下,道:“是。”

  “觉得我的手段太毒辣,太冷血?还是对丁家兄弟心生怜悯?”

  宋根生犹豫半晌,叹道:“我此时已有些黑白不清了,我发现自己已分不清何为善,何为恶,对善恶又该如何处治……圣贤教给我的道理,眼下似乎都不合时宜。”

  刚刚整治了村霸,顾青此刻心情颇为愉悦,不介意跟某个单纯的傻小子聊聊人生。

  “好,你心平气和的回忆一下,今晚的事,我做错了吗?如果我做错了,错在哪里?”

  宋根生语滞,从今晚顾青的房子着火到此刻,他的脑子一直很乱,今夜经历的一切打破了他对世间善恶的清晰定义。

  他现在才知道,在他眼里的好人顾青,凶狠起来比恶人还残暴,当他挥舞着门闩毫不留情地砸到丁家兄弟脑袋上的瞬间,他那狰狞的面孔,漠视生命的眼神,无论如何都跟“好人”没有丝毫关系。

  而平日里为非作歹的恶人丁家兄弟,在顾青面前却可怜得像两只落入狼窝的羊,他们哀哀求饶的样子,痛哭流涕的样子,跟那些老实善良被欺凌的村民没有区别。

  所以,谁是善?谁是恶?

  “我说过,我已分不清善恶了。也无从知道你今晚所为究竟是善是恶。”宋根生叹息,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顾青也叹息:“以你的想法,最好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要反抗,如此才算是彻彻底底的好人,我若是反抗,就与恶人一般无二,对吗?”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