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田舍郎顾青)_第十一章 以暴制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以暴制暴 (第2/3页)

肉!”

  顾青朝丁二郎报以赞许的笑,丁二郎还没来得及回味被恶人赞许的幸福滋味,忽见顾青闪电般出手,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得丁大郎一滚,站在身后的宋根生赫然看见丁大郎满是鲜血的嘴里吐出了两颗牙齿。

  顾青扇完之后同情地看了丁大郎一眼,道:“你看,我说过的,回答慢的人会有惩罚,下个问题一定要快。”

  丁大郎被扇得连眼皮都肿了,可顾青还是能从丁大郎眼睛的缝隙里看到了仇恨。

  多么熟悉的目光,前世在孤儿院的时候,他也见过很多这样的目光,后来顾青用拳头让那些仇恨的目光慢慢消失了。

  普通人的心里,当自己被绝对的实力碾压了一次又一次后,渐渐就会懂得逆来顺受和俯首帖耳。

  这是人的天性,真正英勇不屈顽强反抗到底的人只是极少数。顾青敢拿自己所剩不多的人格担保,丁家兄弟绝不会是这类人。

  仇恨没关系,时间和拳头会慢慢把他们驯化成绵羊。

  “好,下一个问题,听好了,回答慢了会被惩罚的。”顾青停顿了一下,缓缓道:“你家的房契地契在哪里?开始回答!”

  事实证明亲兄弟的感情也经不起生死考验,丁二郎再次抢答成功。

  “在兄长的床榻夹层里!”

  丁大郎神情呆滞地望向丁二郎,眼神充满了悲愤和控诉。

  你怕挨揍,难道我不怕吗?凭什么每次都是我?

  顾青转头朝宋根生眼神示意,宋根生马上跑进屋子,没过多久他便兴冲冲拿着几份泛黄的契书跑来。

  啪的一声,丁大郎再次尝到了熟悉的耳光滋味。

  顾青收回手,甩了甩胳膊,道:“好,最后一个问题,贤伯仲是否愿意将你们房子赠送给我?”

  这次丁大郎终于不负所望,在弟弟之前抢答成功。

  “愿意!……啊?不愿意!”丁大郎奋力睁开青肿的眼瞪着他:“顾青,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不要太过分,我丁家的房子万万不能给你!”

  顾青似乎早料到答案,不慌不忙地从地上拾起那根胳膊粗的门闩,双手握住它,眼睛盯着丁大郎的脑袋,缓缓问道:“我的房子被你叫来的外村人烧了个干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