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田舍郎顾青)_第六百七十五章 卸兵归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五章 卸兵归降 (第2/3页)

方军不得不一退再退,他们的阵列早已乱得不成形状,甚至连站立的空间都被四面八方的盾牌推进挤压。

  盾牌阵如同无法阻挡的铁墙,步步推进,步步挤压着朔方军将士的空间,直到这时,朔方军中终于有人受不了了,在人头攒动的人群里忽然大吼道:“我等究竟为谁而战?”

  远在安西军中军阵的顾青听到了这句话,扬手下令将士暂停进攻,独自策马朝朔方军驰去,韩介正待阻拦,顾青已一骑绝尘而去。

  行至前阵,将士们自觉地让开一条路,韩介和亲卫们将顾青团团围住,警惕地注视四周,随时准备为顾青挡下冷箭。

  顾青却不在乎,只盯着相隔数丈的朔方军将士,缓缓道:“你们需要为之舍生忘死战斗的,不是天子,不是我顾青,而是天下子民。今日休戈止战,天下太平。”

  “放下兵器归降,我仍视尔等为袍泽兄弟,绝不加害一人,大唐健儿的刀剑,只能指向国境之外,而非同室操戈,同根相煎。”

  朔方军将士犹豫,迟疑,面面相觑,仍然无人肯放下兵器。

  顾青等了半晌,见状沉思片刻,忽然大声道:“安西军将士听令,后退三步,收起兵器。”

  轰的一声,将士们令行禁止,纷纷收起兵器,往后退了三步。

  然后所有人静静地看着朔方军将士。

  本来毫无悬念的一场战事,就在安西军的刀剑即将从朔方军将士的脖颈挥落时,他们选择了后退。

  这是安西军对朔方军释放最大的诚意和善意。

  同为军中袍泽,大唐健儿不应战死在同室操戈的战场上。

  两军依旧对峙,只是空气中已没有了剑拔弩张的气氛,那股压抑得令人窒息的杀气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

  沉默地对峙许久,一名朔方军将士忽然将手中的兵器一扔,大声道:“我降了!”

  有人带头,别的将士自然忙不迭跟着效仿。

  一阵清脆的金铁敲击声过后,朔方军将士纷纷将兵器扔在地上,就连打定主意为天子战死的将领们见此情势,不由悲怆地叹了口气,然后也将自己的刀剑扔在地上。

  顾青静静地看着,心底深处也长松了口气。

  不到逼不得已,他不愿屠戮袍泽,大唐健儿的每一条性命都不应该死在袍泽的刀下。

  手中有刀,心中有佛。

  幸好苍天不负,他们为自己挣得了生机,而顾青,也为自己守住了一丝善良。

  “未执兵器者,宫门外列队,等待收编。”顾青下令道。

  朔方军将士老老实实垂头赤手走向宫门。

  还有极少部分不愿放下兵器者,这些人大多是朔方军中将领,尽管麾下将士已纷纷归降,但他们仍不甘心,手中的刀剑始终不曾放下,目光仇恨地盯着顾青。

  “篡位国贼!且看你猖狂到几时!”一名朔方军将领瞋目大吼道。

  顾青笑了笑:“我从未猖狂过,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剩下不愿投降的人,顾青已不必再劝,是非对错,忠奸善恶,分辨这些太复杂,既然铁了心与自己为敌,那么,顾青也不会做白莲圣母。

  “都杀了。”

  顾青说完转身就走,他的身后,无数刀戟朝那些将领身上屠戮而去。

  声声惨叫中,顾青踏着满地鲜血,一步一步走向承香殿。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宦官颤声喝道:“太上皇陛下驾到——”

  话没落音,宦官看到满地的尸首和鲜血,吓得两腿一软,不受控制地瘫倒在地,面如土色浑身哆嗦。

  宦官的身后,高力士搀扶着李隆基蹒跚走来。

  李隆基自然是见过大场面的,对满地尸首和鲜血视而不见,只是见到那些一队队赤手空拳往宫门外走去的朔方军将士时,李隆基的脸色终于变了。

  停下脚步,李隆基绝望地闭上眼,仰天叹息,泪流不止。

  “完了,一切都完了!朕对不起列祖列宗!”李隆基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顾青转过身,目光平静地注视着他。

  这位毁誉参半的帝王,此时哭得像个孩子,那些峥嵘岁月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城府和算计,此刻全然不复,只有发自心底深处的绝望和悲哀。

  顾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