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公务员_第二十章 殖民者的友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殖民者的友谊 (第1/3页)

  在埋雷这件事上,葡萄牙人远远比法国人可靠,不是说法国人不可靠,而是艾伦威尔逊没有把握忽悠法国人,为了英属印度流血牺牲。

  如果艾伦威尔逊在印度独立这件事有发言权,那么以宗教为基础的印巴分治,当然也有基督徒一份,葡属果阿绝大多数的居民都是天主教徒。

  如果不考虑天主教徒的权利,把就谈不上平等,不过他现在对英属印度的未来没有发言权,如果要是有的话,在果阿这件事上甚至可以和穆盟的领袖阿里真纳好好谈谈。

  他相信阿里真纳处在少数派的地位,并不介意用基督徒的权益给尼赫鲁难看。

  在曼德勒会战开始的几乎同时,欧洲战场上的西线,同盟国军队也开启了攻势,天还没亮盟军对莱茵河的总进攻就正式开始了,加拿大第一军的一千四百门火炮怒吼起来。品尝着摧枯拉朽炮弹滋味的是德第八十四师。

  西线的同盟国指挥层相信,一旦突破莱茵河天险,就会迅速粉碎德国国内的抵抗武装。

  砰!两只酒杯碰撞在一起,艾伦威尔逊熟络的和朱纳加德土邦专员约翰开着玩笑,“我们应该感恩,在这一场对全人类都是巨大损失的世界大战当中,安然无恙。”

  “如果不是我的身体条件不适合当兵,一定参军为了大英帝国奋战到最后一刻。”约翰拿着酒杯信誓旦旦的表态,随后将威士忌一饮而尽赞叹道,“不过和平总是可贵的,不是么?”

  “当然!我绝对相信大英帝国的公民勇敢的进入战争当中。”艾伦威尔逊给了对方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所以张伯伦首相其实争取和平,初衷是可以理解的,可惜首相面对的是一个疯子。”

  这话有些政治不正确,在世界大战之后丘吉尔的抵抗当然会像是政治正确一样被肯定。这是任何英国人都不能犯的错误,只不过后果就是丘吉尔马上会败选这么一个小小的后遗症。

  站在阿里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