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武令_第十一章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第1/3页)

  杨林才不会告诉小姑娘,自己的铁线拳其实是靠着演武令的幻境,在不知不觉之间就练成了。

  完全没经过现实中的打磨,也不知力量气血增长,到底是什么样的机制在起着作用。

  至于小蘑菇练会不会练得小臂跟大腿一样粗?

  他很好奇。

  ……

  两人说笑几句,就听到外院隐约传来一阵喧哗。

  杨林微微一愣,侧耳去听,脸色登时大变。

  他听到“死人”的字眼。

  “走,去看看。”

  主仆两人面色沉重,顶着蒙蒙烟雨,就到了前院。

  一眼就看见,大门敞开着,有一个灰衣佝偻的老人倒伏在石阶之上。

  两个汉子低着脑袋,迎接达叔的唾沫洗礼。

  “有人死在门口,你们都不知道?下雨,下雨就可以偷懒了吗?下雨天你们要不要吃饭?”

  “哪天被人打上门来了,你们可能都不知道……”

  “等等……”

  杨林突然出声,脸色十分难看。

  他紧走两步,蹲了下来。

  在黯淡的天光之下,陈老汉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呈现眼前。

  他死灰色的眼睛圆瞪着,似乎是在控诉这个社会,这个人间。

  从他脸上扭曲着的肌肉,可以看得出,生前曾经受过极致的痛苦。

  事实上,老汉四肢弯折,胸前大片血迹,已经告诉所有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致命伤是脑袋。

  老汉头上破开一个小儿嘴巴大小的豁口,鲜血涸湿石阶,一片腥红。

  ‘他死在这里,那么香莲呢?父女两人不是去上海了吗?’

  ‘谁干的,为何要把陈老汉打死在杨家门前,或者是打得只剩一口气的拖了过来,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示威,还是挑衅,或者说是报复……’

  杨林眼神一冷,脑海中闪过种种念头。

  “三少爷,是熟人?”

  达叔显然也感觉到有些不寻常。

  沉声问道。

  “是在得胜楼认识的,香莲姐姐的父亲。”小蘑菇面色惨然,在一旁插嘴道。

  杨林抬头望向乌蒙蒙的天空,天渐渐黑沉。

  达叔沉吟了一会,低声道:“好好收敛起来吧,这事到此为止,我大概也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了,只不过,没想到他们如此明目张胆。”

  “杭州镇守府不会管吗?”

  杨林其实也知道,这事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可怜父女两人,只是唱个曲,挣点盘缠,也没资格得罪别人。

  最多,就是因为香莲姑娘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