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预报_第五章 乌鸦与圣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乌鸦与圣痕 (第1/3页)

  “啊……日子没法过了啊……”

  槐诗坐在花园上,衣着凌乱,脸色苍白,想到这两天的遭遇,便忍不住仰天长啸,泪流满面。

  这已经不止是快要穷到倒闭的险境了,而是先经历了被人发现去面试做牛郎而一朝清名丧尽,又莫名其妙地碰到了死尸,又被长枪短炮对准带进什么奇怪的机关部门去,最后心灵再惨遭打击……

  从内而外,从精神到钱包,都已经无法支撑如此辛酸痛苦的人生了。

  尤其是那本书上刚刚的记录,槐诗看一次想死一次,偏偏家里穷到连绳子都买不起,天然气都断了半年了。

  寻死无路,求活无门。

  “死球了算了!”

  他把笔记摔到了旁边,无能狂怒,熊猫流泪。狂怒完毕,流泪结束之后,他有乖乖地把笔记捡回来,把上面的土擦干净,然后叹息着继续看着光秃秃的花园发呆。

  总会过去的,槐诗,总会过去的……说不定过一段时间自己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他心中暗自祈祷着,然后又开始头疼去哪里赚接下来的生活费。

  “你真能这么想的话也好。不过算一算时间,那群家伙也应该盯上你了……”

  他听见身旁传来了陌生的声音,像是个女人,沙哑又妩媚,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嘲弄。她说:“小伙汁,你要死了。”

  “你才要死了呢!”

  槐诗没好气地回头瞪过去,然后,愣在原地。

  在他身旁,什么人都没有。

  这里是他家的后院,本来就不会有什么人来,更不要说莫名其妙地跟他搭话了。

  可说话的又是谁?

  他看到篱笆上有一只乌鸦在懒洋洋地梳理着翅膀。

  “别傻愣了,对,就是我。”

  在他懵逼的神情中,乌鸦淡然地开口:“是乌鸦跟你说话了没错,你也不是在做噩梦。”

  说着,她好像还打了个饱嗝。

  “你会说话?”

  槐诗愕然,旋即警醒:“不对,你是什么鬼东西!”

  乌鸦轻声笑起来,语气变得委屈又促狭:“哇,当初天天盯着人家不眨眼的时候当人家是小亲亲,现在叫人家鬼东西吗?”

  “你、你、你……你是那本破书?”

  槐诗反应过来,掀开了笔记的封面,扉页上……那一只乌鸦的剪影已经消失无踪,就好像真得是变成了活物,从书页上飞出来了一样。

  “差不多吧。”

  乌鸦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他怀中的笔记:“虽然同为残骸,但如今的我只是上面的一段记录而已。

  不过,若是将我与’天国’混淆的话,那可就太搞笑了。”

  说着槐诗听不懂的话,她的话锋一转,赤红地眼瞳凝视着槐诗:“不过,这与我是谁没关系,而问题在于——

  ——你真觉得我刚刚是在框你么?”

  她轻声问,“那些人临死之前的记录,你不是都亲身体验过了么?”

  槐诗想到自己昨晚那一夜持续不断的噩梦,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语气变得干涩了起来:“他们真的……都已经死了么?”

  “啊,没错。”

  乌鸦点头:“除了你之外,如今所有见过那个盒子的人,都已经死了。

  那里面真是有不少好东西啊,沉睡了这么多年,难得能够补充到这么多的源质,虽然杂乱了一点,但算一算,也有大概八九百人的分量了吧?”

  她意犹未尽地吧嗒了一下嘴,愉悦地看着槐诗:“看在那些见面礼的份儿上,需要我帮忙吗,少年?”

  .

  .

  “铜40克,银57克,锡12克磨粉……坩埚和煤气炉一套,剩下的铅块人家当白送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