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预报_第二章 正经人谁写日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正经人谁写日记? (第1/3页)

  “姓名。”

  “槐诗。”

  “年龄?”

  “十七……”

  警察局里,正在做笔录的槐诗越发地感觉到这对话太过熟悉,是不是在哪里已经重复了好几遍?

  生怕有什么意外,笔录记完了之后,他还拉着警察的手反复问:“你们这儿不招牛郎吧?”

  “……”

  警察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没想理他,给他倒了杯茶说等会检查完就能走了。

  槐诗坐在椅子上,余悸未消地叹了口气。

  小巷子,死人,小金鱼,铁盒子。

  这么多诡异要素扎堆丢在一块,哪怕是饱经风霜人生跌宕起伏如槐诗,脑子里都有点转不过来。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事儿绝对不正常!

  再联想到刚刚港口的爆炸,怕不是毒贩子内部火拼哦!

  万一盒子里有个二两纯白如雪的面儿怎么办?让警察叔叔逮住了那就好玩了。

  虽然自己是穷到快要吃不起饭没错,可也没必要去牢里找自助餐吧?

  这种情况下,作为一名东夏共和国的公民,不,作为一个稍微有一些常识的人都应该报警没错吧?

  “没错,你做得很好,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向警察求助是最理智的方法。”

  在证物室里,那个把他东西交还过来的警察颔首赞同,“万一里面不是白粉儿是炸弹的话,情况就更糟糕了……”

  “不过那个盒子里究竟是啥?”

  槐诗大感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找过X光,也做过爆炸物探测,里面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但看上去像是个古董,具体是什么,等明天专家来了之后再打开看一下吧。不过这边就没你事儿了,先回家吧。”

  说着,他将筐子放在槐诗的面前,

  因为事涉死亡案件,槐诗所有的随身物品都被拆开检查了一遍,拿到手之后,槐诗第一时间把包里那本随身了好几年的厚重笔记拿出来检查了一遍。

  没有被人乱动过。

  那紧张的样子还被证物室的警察看在眼里,忍不住大笑:“怎么?怕我们看你的日记么?年轻人现在还写日记的,哈哈,放心,没看,没看……”

  槐诗尴尬地笑了笑,将笔记塞进了兜里,拿起手机的时候,又不小心看到了银行的余额短信,心中顿时再次剧痛。

  在反复向警局确认过这种报案没有奖金之后,他沉痛地走出门外,感觉到世界一片凄凉。

  耷拉着脑袋走在路上的时候,路灯就在他身后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晃动的影子之中,好像有乌鸦振翅而起。

  轰!

  夜空中闪过一道雷鸣。

  就好像等着槐诗出门一样,在傍晚稍微停止了一会之后,瓢泼大雨在电闪雷鸣之中呼啸而来。

  等槐诗回到家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

  站在大铁门之前,他叹了口气,掏出钥匙,解开了拴在门上的铁链,在瓢泼大雨都压不住的尖锐声音里奋力将门推开。

  “我回来了……”

  黑暗中,无人回应。

  在手机的闪光灯下,落满了枯叶的古老宅院显露出倾颓而破败的面目。

  一层层爬山虎和藤蔓之下是早已经剥落的墙皮,铁门之后落满枯叶的庭院中满是狼藉,旧疏养护的喷泉池早已经干涸,两侧的石雕残缺不全,看上去古怪又阴冷。

  阴云覆盖的天空之中骤然亮起一道尖锐的电光,便照亮了庭院伸出那一栋古老房屋的狰狞轮廓。

  .

  距离新海市近郊的青秀山脚下,便是槐诗的家。

  在很久以前,被称为’虞园石髓馆’,在当时,这一座历时五年,耗资巨大修建而成的园子可谓极尽奢华,园中四时鲜花不谢,门前青松翠柏长青,楼内的华贵自然不必多说,主人更是华东首屈一指的巨富豪商,每日门前往来车水马龙……

  不过那都是九十年前的事情了。

  世界变化总是太快,短短的九十年,便从旧时代的蒸汽中迈入了电子时代,从电子时代又迈入了新的电子时代;世界从和平到纷乱,再从纷乱再到和平……发生的事情太多,需要铭记的也太多,以至于很多事情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