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83开始_第十六章 教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教导 (第1/3页)

  天气渐渐转凉,严打的热度却丝毫不减,且愈演愈烈。

  混混流氓已经见不着了,女同志也敢走夜路了,小瘪三排着队来跟曾经受欺负的人道歉,因为不道歉就会被举报。学校的宣传栏里满是死刑犯照片,成功播种了孩子们对犯罪行为的恐惧心理……

  许非最近特老实,准时上班,团结同事,在家孝顺父母,帮忙家务,奖励十朵小红花都不够。

  而这会儿,他正端着碗烩茄子上桌,蒸好的土豆茄子在锅里扒拉几下,加蒜加酱,喷香扑鼻。此外还有两个炒青菜,一盆苞米茬子粥。

  许家吃饭讲究,许孝文一定坐上首,而且得先动筷。他也懒得管,这是父辈的观念,他只想吃肉!

  其实许家在鞍城属于较高收入家庭,从屋里摆设就能看出来:最里头是炕,炕上有木板素面的大柜子,窗户底下摆着缝纫机和收音机,甚至还有台电风扇。

  就是没电视,张桂琴一直念叨着买台电视,因为想看春晚。彩电甭想,那是限量商品,平民只能看黑白,但黑白也贵,还要票,买台电视机得费不少劲。

  曲艺团属于文化单位编制,工资按级发放。

  人道洪流之前,单田芳被评为第五级,每月八十四块,最高的是两百多。当时大学名教授的工资是三百,艺人是不能超过三百这条杠的。

  而改革开放之后,单田芳到了最高级,许孝文是一百多点,张桂琴六十多,再加上许非的三十四,共二百出头。

  “现在团里人心都散了,班都不正经上。”

  许孝文夹了口菜,谈兴颇浓,“咱们都组织好了,田芳哥带一队,刘姐带一队,张姐带一队,三芳齐下,基本就把团里包圆了。”

  “想好去哪儿了?”张桂琴问。

  “首站没沟营吧,田芳哥老家在那边,以前也跑过江湖,人熟地熟。他正跟那边单位联系,好几家都有意向,估计年底就能出发……”

  许孝文靠过来,笑道:“哎,你猜演一场能给多少?”

  “多少?”

  “这个数!”他晃了下左手。

  “这么多?”张桂琴吓了一跳。

  “人家大业大,不差这点钱,一年到头就图个乐呵。田芳哥以前跑江湖有经验,知道啥时候最能挣钱,就小非那样的跟过去,一个月也能混个三头五百的。”

  说罢,许孝文照例恨铁不成钢,点着某人道:“你呀,你小子得争气啊!”

  “嗯嗯,争气争气!”

  许非扒着饭,哼哼唧唧的还是想吃肉。

  哎哟,老爹老妈又愁又气,怎么跟块滚刀肉似的?

  “桂琴!”

  “桂琴!”

  正吃着,外面就有人叫喊,进来一个瘦瘦的中年女人,却是陈小旭的母亲。

  “你咋这点来了,来加双筷子。”张桂琴连忙招呼。

  “不用不用,我来找小非。”女人摆手道。

  “出啥事了?”

  “还不是我家丫头,这不高考录取了么,那谁考上了,啥地方的艺术学校……小旭上午去送了,回来就把自己关屋里,饭也不吃,话也不说。”

  女人搭着炕沿坐下,愁道:“她爸也不在家,我就怕出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