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83开始_第八章 返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返家 (第2/3页)

指点点,另有个年轻人破口大骂:“平时人模狗样的,一大把年纪能干出这事来,你就是个犯罪分子!臭流氓!”

  与此同时,院子里还传出一个娇柔的女声,“呜呜呜……你别说了,多丢人啊……呜呜……”

  许非一打听才知道,那老王是个木匠,在附近小有名气,也住大杂院。四十多岁了,没娶过媳妇,据说连女人都没碰过,一直老老实实,颇为本分。

  结果就在刚刚,老实人拿着把剪子溜进对门,把人家小媳妇儿的裤头剪了——小媳妇儿正在炕上睡着呢,裤头也正在屁股上套着呢。

  “奈何老夫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啊!”

  许非特神奇,这种操作简直清新脱俗,妥妥的流氓罪!

  父子俩抻脖看了会热闹,等到警察赶来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他偷瞄了眼院里,衣衫单薄的女子梨花带雨,的确娇俏,而那木匠耷拉着脑袋,始终一言不发。

  他不由暗叹,只能归咎于时代开放,人的本性也在不断放飞。

  其实真要说起来,跟那种裹着风衣在街上乱晃,见着漂亮女生就刷的一下露丁丁的老变态没啥区别。

  都是性压抑的产物。

  …………

  是夜。

  许非躺在外屋的小床上,明明身体很疲惫,却怎么也睡不着。

  来此一个多月,既让他感受到了这个时代的清新质朴,也见识到了这个时代的粗犷野蛮。

  农民,小市民,工人,知识分子,乃至上层领导,都像是一罐被闷久了的苍蝇,好容易见了一丝光亮,既蠢蠢欲动又担惊受怕。

  比如陈小旭,她报名红楼梦或许赌上了一辈子的勇气,她就必须要演上林黛玉。但对自己而言,只是现阶段的一种兴趣尝试。

  倘若他记得不差,红楼梦的筹备工作持续了一年多,要到明年四月份,才会在圆明园开办第一期学习班,九月份正式开拍。

  现在才六月,有近一年的空余时间。

  干点什么呢?

  上班是不可能上班的,走穴是不可能走穴的,他可不想跟着曲艺团东跑西颠,一点技术含量都木有。

  话说改革开放的过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