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得道_第七章 墨染白纸映人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墨染白纸映人心 (第1/3页)

  平地惊雷!

  陈错方才全神贯注、屏息静气的回忆,因此一下子就被吓了一跳,手上的笔落到纸上,墨迹渗透,勾勒出一片墨迹,轮廓狰狞,但随着墨迹扩张,很快消失不见。

  深吸一口气,他顾不得整理桌面,就起身推窗,往外一看,入目的,是华灯初上的景象,抬头看天,朗朗星空,万里无云。

  “怪了,哪来的雷声?”

  陈错正疑惑,门外忽的响起翠菊的声音:“君侯,晚膳已经备好,是否用膳?”

  同样的清脆、同样的好听,但落在陈错耳中,感受却已全然不同。

  他直接道:“我有要事,不得有人打扰,晚些再吃。”

  门外的翠菊闻言,脸上露出几分挣扎之色,想着是否要追问一句,以显殷勤,防止真被君侯记恨,可不等她开口,陈错的话又从屋子里传出——

  “你方才听到雷声了吗?”

  翠菊一怔,摇头回应:“未曾听到。”她抬头看了看天,“今夜也不会有雷雨。”

  没有雷声?

  屋里的陈错怔住了,摸了摸额头,想着莫非是用脑过度,又或是在梦泽中凝神背诵,以至精神恍惚,生了幻觉?

  方才心急,此刻仔细打量自身,他这才猛然发现,自己不光是额头上满是冷汗,后背衣衫也已湿透。

  不知是回忆时透支所致,还是方才被吓了一跳情急所致。

  想让门外人给自己换个衣衫,又记起其人行径,沉吟片刻,陈错干脆就道:“你且退去,不是说了吗,没我的允许,不得随意过来!”

  翠菊一听,心里又凉几分,有心要说两句,又担心火上浇油,只好称是转身,想着等君侯过了气头再补救,只是心里却越发懊悔和忐忑,不顾周边。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在离开的时候,有阵凉风吹来,让翠菊浑身一个激灵,全身冰冷,入坠冰窖。其人一惊,随即回过神来,左右打量,发现一切如常,身上也无寒意,便只当是幻觉,于是幽怨的回头看了一眼屋中,最后离去。

  屋里,陈错则趁着思路清晰、记忆深刻,想着赶紧写下来再说。

  “五天时间并不充裕,我光是挑选和回忆,就到了晚上,是耽搁不起了。”

  一念至此,他重回桌前,点上灯,拿起笔,看了一眼纸上墨迹,暗暗摇头,便揭开这张,扔到一旁,展开一张新纸,开始落笔书写。

  沙沙沙……

  房间寂静,只剩下毛笔划过白纸的声响。

  呼……

  突然,一阵凉风吹来,烛光摇曳,让李怀映在墙上的影子扭曲起来。

  “……”

  与此同时,南康王府。

  “嗯?”

  盘坐静坐的周游子眉头一皱,睁开闭着的双眼,先摸了摸胸口,随后拿出一张符纸,指尖在上面滑动,扔到半空,随后掐指一算,那符纸迅速缩成一团,落到床前,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