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三十五章 ?李二的毒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李二的毒舌 (第1/3页)

  死掉的大蛇自然有前去屠蛇的官兵处理。

  杜荷一挨到大蛇死了,便跟着苏烈一同回了村子,找到拉着孙子问东问西的马老丈:“老丈,我之前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要不要让二娃跟我一同去长安?”

  自从知道了杜荷的来历,马老太一反之前的态度,拉过二娃:“没问题,二娃,公子既然抬举你,你以后就跟在公子身边吧,好好听话,不要给公子惹麻烦知道吗。”

  本就有些憔悴的二娃红着眼睛点头,看看杜荷,又转头对马老丈说道:“爷爷放心,我去了长安一定好好干,等我出息了,就接你去长安享福。”

  多好的娃,真孝顺,就是有点天真。

  杜荷笑呵呵的站在一边,也不插言。

  娃有梦想是好的,说不定真能混出名堂呢。

  ……

  为了不给村民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杜荷当天晚上并未在村中停留,只等所有人全部汇合之后,踏着夜色,直接启程返回长安。

  二娃自然也在同行之列,小家伙想是知道,这次出来再想回村怕是难了,哭的眼睛红红的,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直到看也看不到村口那星星点点的火把,才算彻底死了心。

  杜荷倒是没说什么,人这一辈子总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离别,区区几十里路的距离算得了什么,待再过几年碎娃就会知道,其实还有一种离别叫‘天人永隔’。

  小白经过前几天发泄似的猛跑变的乖巧了许多,驮着杜荷走的很稳,一点没有撒欢的意思,长孙冲和程处默、秦怀玉等人看的啧啧称奇。

  “二郎,这就是你花了十贯钱买回来的那匹马?这不是挺听话的嘛,你上次是怎么惹到它了,让它发了疯似的猛跑?”

  “我哪儿知道。”杜荷加倍小心的骑在小白身上,不敢有丝毫的多余动作,生怕不小心再次惹毛了这小祖宗,顿了顿说道:“对了,铺子装修的怎么样了?”

  程处默故意松开双手,一边炫耀自己的骑术,一边说道:“不知道,自从听说你把自己弄丢了,谁还有心思关心铺子怎么样。”

  长孙冲从旁接过话头:“你失踪了之后,各家都挺着急,天天在龙首原撒开人马找你,铺子的事情我也没管,不过应该是弄的差不多了。”

  杜荷点头:“那就好,回去之后抓紧时间再去蜀地收一批货,钱款什么的让武家兄弟先垫着,怎么样也要有两、三万斤糖霜的存量,才能开张。”

  两、三万斤存量?

  杜荷身边的几个纨绔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长孙冲迟疑道:“二郎,这么大的存量是不是太大了些?要不……就先用现在那一万斤试试水怎么样?”

  杜荷咂咂嘴:“一万斤不行,甚至三万斤也只是最低标准,要真依着我的看法,其实存量不够五万斤,铺子大门我都不想开。”

  疯子,这就是个疯子。

  长孙冲很难形容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五万斤糖霜,你打算卖给谁,长安城有那么大的消费能力?

  就算一斤糖霜的销售价格已经被降到了五百文,可长安城依旧有九成九的人买不起。

  可别到时候货物堆积如山卖不出去,那特么可就要闹出大笑话了。

  想再劝劝杜荷,结果一扭头,发现这货不见了,四下里瞅瞅,发现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跑去捅咕那个来历不明的道士去了。

  ……

  随着杜荷的回归,混乱了一天一夜的长安城终于消停了。

  杜崇在见到杜荷的第一时间,哭的是老泪纵横,一个唠叨什么对不起老爷,对不起大公子云云,听的杜荷头大如斗,却又不得不好言安慰。

  杜安同样哭的眼泪吧差的,围着杜荷一会儿公子瘦了,一会儿公子受苦了。

  杜荷就不明白,不就是一天两夜的时间么,自己能瘦到什么地方去。

  对待杜安自然不会像对待他爹杜崇那么和气,一脚踹崩过去,将小屁孩的马尿全都踹回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