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三十四章 ?回长安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回长安喽 (第1/3页)

  道士知道自己失言免不了被打的命运,死皮赖脸的追上杜荷,拉着他的衣襟:“小郎,小郎救我,小郎救我!”

  “我救你大爷,敢惦记老子的马,就要有被揍的觉悟。”杜荷猛的将道士甩开,对着周围已经醒悟过来的村民一挥手:“给我揍他,今天打的爽了明天本公子派人来给你们抓蛇,打的不爽,那就你们自己解决吧。”

  死道友不死贫道,杜荷的一番话让村民意识到之前的行为似乎已经得罪了这位来历不明的小郎君,不想被事后报复,就好按照他的话去做。

  于是,道士很倒霉的被村民好一顿暴打,若不是马老丈怕出人命,估计明年的今天坟头草都能长到三尺高。

  杜荷出过气之后,倒也没去怪村民,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

  叫过二娃,自腰带上摘下熏香球递给他:“你拿着这个去长安打听莱国公府,找一个叫杜崇的人,看过此物之后,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二娃稀里糊涂接过熏香球,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鼻端,试着闻了闻,‘啊欠’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二郎,你这什么东西啊,味道这么难闻!”

  杜荷无语,正想说点什么,冷不丁边上马老丈一个大脖溜子把二娃抽了趔趄:“混帐玩意儿,二郎也是你能叫的,还不叫二爷。”

  边上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的道士更是噗通一声直接坐到地上,如丧考妣指着杜荷,哆嗦着道:“你,你,竟然是莱,莱国公府的双,双绝公子杜荷?!”

  欸?!老子这么出名了吗?

  杜荷看看马老丈,又看看中年道士:“你们都认识我?”

  马老丈苦笑:“不瞒二公子,老汉三十年前曾在府上做过几年长工,当时府上的三老爷也就是您这个年纪,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好吧,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没想到这样都能遇到熟人。

  不过想想也是,杜家原本就是长安的坐地虎,老宅就在芙蓉园南边不远,在民间有些人脉倒也不足为奇。

  马老丈说了自己与杜家的关系,见孙子傻夫夫的还站在那儿,不禁怒道:“个碎娃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照二公子的吩咐去办事,跑快点,耽误了事情,看老子不打死你。”

  被揍了一巴掌的二娃拔跟就往外跑,跑到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马老丈喊道:“爷爷,差辈了。”

  马老丈差点气到原地爆炸,跳着脚骂道:“差你大爷……”

  二娃跑了,速度很快,手里死死握着那颗杜荷交给他的熏香球。

  杜荷再次变的无所事事,看看坐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的道士,蹲到他边上问道:“喂,你说的双绝公子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名号。”

  道士苦笑:“公子诗词冠绝长安,无人能比,民间百姓有好事者,便给您起了双绝公子的绰号。二公子,贫道有眼无珠,不该掂记您的马,您能不能看在没有什么损失的份上,饶过贫道这一回?”

  “饶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以前是干什么的,行骗都这么不专业,第一次入行吧?”杜荷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蹲着,有些好奇的问道。

  说实话,这道士的骗术真的很不专业,或者应该说很拙劣才是。

  按照杜荷的想法,你想行骗,怎么也得有点拿手的绝活对不对。

  比如什么能够自然的符纸或者白日显圣什么的。

  就算没有这些,至少身边也得有个牵驴的吧,要不然单凭红口白牙吹牛·逼,风险也太大了些。

  果然,听到他这么问,道士发出一声喟然长叹:“二公子,实不相瞒,贫道乃是终南山中的炼丹方士,此前一直都在山中修行,直到近些时日……近些时日……。”

  “没钱了,所以出来搞搞副业,打打零工?”杜荷接过话头。

  “嗯!”道士有些黯然的点点头。

  杜荷蹲在一边笑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