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大唐驸马爷_第二十六章 ?鼓动长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鼓动长安 (第1/3页)

  站在灞桥下游的码头上,杜荷对着站在船头的兄嫂挥手告别,这两个人可以说是自己在大唐最亲近的两个人了,今日一别下次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想想颇为伤感。

  至于说那个新来的三叔,杜荷可以说很了解也可以说不了解。

  了解,是因为他知道杜楚客未来的一切选择和他会走的路;不了解,是因为就算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也仅仅是在稚龄之时与其见过几面,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

  船行渐远,船上的人渐渐变得模糊,杜荷放下手臂。

  身边,李恪拍拍他的肩膀:“别伤感了,你现在无事一身轻,大不了等到除夕,弘文馆放假的时候去一趟好了,没什么了不起。”

  杜荷转身,表情严肃:“李老三,只有不爱学习的人才会想着放假,像我这种文化人是不会休息的。”

  李恪:……

  “杜荷,我现在怎么那么不爱跟你说话呢!”

  “那有可能是自惭形秽吧。”杜荷挤了挤眼睛,再度将李恪气个半死,随后跳上码头边上一个木头箱子,打了声呼哨,将纨绔们注意力吸引过来:“诸位好汉,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等下有一个算一个,统统跟小爷回家,今天中午咱们涮羊肉!”

  “同去同去!”

  “杜二郎,啥是涮羊肉?”

  “杜二哥,这么多人,不会把你给吃穷了吧!”

  纨绔们应者如云,大声叫好,谁也没有理会手足无措,尴尬的站在人堆中间的崔家兄妹。

  此情此景,就算崔子瑜兄妹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这些京中权贵能来给杜构践行,分明就是给杜荷的面子。

  只是他们俩怎么也想不明白,杜荷为什么会如此受欢迎,为什么有如此高的人气。

  杜荷在国子监的时候,崔子瑜虽然于他不是一个圈子,但多多少少也听过一些传言,尤其是近半年,杜如晦病故之后,好像没少被汉王殿下的两个跟班欺负。

  这样的一个窝囊废,怎么可能有这么野的路子,上至天潢贵胄,下至高官显贵个个都给他面子,这怎么可能。

  崔子瑜兄妹虽然想不通,但却不影响他们与杜荷接触的决心,抓住一个机会挤到他的身边,脸上挂着灿烂到虚伪的笑容:“杜二弟,我与妹妹路上耽搁了一会儿,来的晚了,多谢贤弟出面我们才能进来,否则若是与妹夫他妹错过,回去又要被家父训斥了。”

  “举手之劳罢了,都是自家亲戚,算不得什么大事。哦对了,等下小弟请客,贤兄妹若是有空不如一同前往如何?”

  杜荷乐呵呵的,就像得了健忘症,完全忘记了之前崔巧云对自己视而不见,崔子瑜如同呵斥仆役般呵斥自己的事情。

  崔子瑜也像是忘记了之前的一幕,笑着说道:“杜二弟相召,小兄何敢不从,叨扰了,叨扰了。”

  “伪君子……”李怡冷冰冰的声音从边上传来,听上去甚是刺耳。

  崔子瑜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崔巧云脑袋几乎要插进胸腔里面,十七公主,身份贵不可言,别说讽刺他们一句,就算指着他们兄妹的鼻子骂,他们也得笑着听。

  李恪在边上有些看不下,轻轻拉了李怡一下:“十七妹,别这样,好歹是杜家亲戚。”

  “什么亲戚?”李怡先是不屑的看了看崔家兄妹,抬手一指杜荷:“我说的是他。”

  杜荷:……

  针对我干啥,我都没说你是板上钉钉。

  李恪:……

  崔子瑜差点没一下子哭出来。

  十七公主之前的讽刺并未指名道姓,偏生李恪却认为她是指的是自己兄妹,可想而知自己在这位皇子眼中的形象是何等不堪。

  有了这样的印象,将来……,还有什么将来!

  满面惭色的崔家兄妹没脸再继续待下去了,迟疑片刻,崔子瑜对杜荷说道:“杜二弟,为兄突然想起来,家中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那个……就此告辞。”

  “这样啊……,那就不耽误兄长时间了。”

  杜荷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副什么都没听明白的样子,临了还补充了一句:“对了,贤兄妹是坐马车来的吧?若是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